中美关系 | 拜登对华“战略耐心”的三种决策困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1月25日回答记者有关拜登(Joe Biden)政府对华关系提问时,提到要以“战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的手法处理对华关系。熟悉国际关系的人都明白,民主党政府最喜欢利用各种华丽的政治名词或外交辞令,包装自己尚未成型的方案和政策。“战略耐心”就是其中之一。

从民主党政府过去执政经历来看,“战略耐心”的策略其实并不奏效,尤其体现在应对朝鲜半岛问题方面。它实际上就是美国一种低成本的等待和不作为策略,手法上只注重施压和管控,而不是解决实际问题和关切。可以说,这种策略是失败的。

拜登曾和中国领导层交往密切,对华关系认识也在发生变化。点击查看大图:

+5
+4
+3

普萨基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就担任过政府发言人,面对记者围绕中美关系的连番提问,她至少三次提到“耐心”。从这种回应姿态来看,拜登新政府外交团队还在磨合,尚未制定出可行、有效的对华战略。

如果更好地理解这一“战略耐心”,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解读。

第一,须对中美关系降噪降温,回归传统稳定地博弈路线。

过去四年,特朗普(Donald Trump)右翼政府执政,给对华关系带来的大的转变,相关决策也过于急躁。拜登上台后就是要改变这种急躁,让美国决策冷静下来,回到坎贝尔(Kurt Campbell)所说的和中国“稳定竞争”的状态。这也是拜登外交团队智囊设计和完善对华战略的一个基本前提。

如果进一步解读普萨基的话,现在的白宫需要一个全面战略,更加系统地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而且,这种战略是跨部门、跨党派且和盟友协商过的战略,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也要保持一些耐心。

第二,不得不延续特朗普时期部分政策或策略。

基于特朗普时期对中美关系带来的伤害,以及当前华府两党对华强硬的舆论氛围,拜登政府重新审视前政府对华政策的同时,也要考虑延续部分奏效的策略。比如,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关税会保留一段时间;拜登上台后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对知识产权侵害等问题针对中国发起的“337调查”,基本上延续了特朗普时期对华“301调查”的做法。

拜登政府淡化或否定脱钩路线的同时,也不得不保留部分脱钩的策略。

2021年1月21日,拜登宣誓就职后对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陈设风格进行初步的调整。他外交政策的调整方向也备受外界关注。(AP)

而对于特朗普限制中国企业上市或对美投资的行政令,白宫要进行跨部门、甚至跨政府沟通,重新审视其中利弊。这个审视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耐心。但从这种“耐心”来看,拜登对于废除一些特朗普时期对华行政令是持开放态度的。

第三,中国并非紧要的优先议题,对华关系从“管控”开始。

以内政抗疫和刺激经济为先的拜登新政府,中国议题绝非其当前优先事务。任何对华决策都要服务于美国内政利益。但为了成功调整四年来的对华关系,拜登就需要重新校准美国利益所在,管控彼此分歧,把握好对华接触与竞争之间的平衡。这样也有助于和特朗普时期政策划清界限。

而且,拜登政府和中国政府互相都很了解对方,在这个时候双方任何一方出手,都要把握好时机和分寸。尤其对于拜登政府,为了降低决策的“可预测性”,他们也不可能继续像奥巴马时期那样决策。但无论是稳定的竞争,还是务实的合作,美国对华关系决策都要首先做好对双边分歧的“管控”。

所以,白宫整体上还在评估对华政策,保持“战略耐心”也是出于谨慎,是回应外界有关中美关系疑问的权宜之计。

尤其是面对国会两党对华强硬的政治诉求,白宫在出台有效对华政策前,可以借“战略耐心”的提法,缓冲来自两党在香港、台湾和新疆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议题上的施压。这也有助于白宫在延续特朗普时期对华强硬姿态的同时,回归传统外交做法,最大限度地降低对华决策风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