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阵营污蔑操纵选举 Dominion索赔13亿能成功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离开白宫近一周,其阵营大力炒作的投票系统舞弊论也逐渐沉寂下来,但该阴谋论的主要受害者、投票系统公司Dominion的复仇之路才刚刚开始。

Dominion于1月8日及1月25日,先后以诽谤罪起诉特朗普团队内推动投票系统舞弊论的两名大将,即个人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和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并分别索偿13亿美元的天价赔款。这一万众瞩目的诽谤案会否成功?

朱利亚尼掀起的阴谋论狂潮

先回顾一下Dominion系统舞弊论的源起。根据美国智库“战略对话协会”(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的复盘分析,在去年11月6日(即大选3天后)之前,特朗普粉丝在社交平台上仅有两百于条关于Dominion系统的零散讨论,大抵是担心该公司与民主党金主索罗斯(George Soros)有关联,不过由于该系统在2016年特朗普胜选年已广泛使用,这一观点未获得热度。

随后在11月6日,密歇根州共和党主席称该州一个仅有2万人口的深红县安特里姆(Antrim)发生计票错误,一度显示拜登大幅领先,并将其归咎于Dominion系统故障。虽然该州马上解释这实际上是“人工错误”,但当时不少特朗普粉丝还无法接受拜登反超获胜的现实,开始质疑投票系统受索罗斯、克林顿基金会等民主党势力操控,故意删除特朗普选票,特朗普本人也于11月12日在Twitter上向Dominion开火。

特朗普去年(2020年)11月12日引用极右翼电视台OANN的报道,指责Dominion删除其270万张选票。(网络)

尽管美国“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去年11月12日发声明澄清没有投票系统删除选票或修改结果的情况,朱利亚尼还是在同日将该阴谋论推进一步,他对福克斯新闻指出,源自加拿大的Dominion公司实际上被另一投票系统公司Smartmatic所有,而后者早因创始人为委内瑞拉移民Antonio Mugica、其系统曾用于委国投票、且公司董事会主席布朗 (Mark Brown)同时也是索罗斯“开放基金会”的董事,而成为许多共和党选民的怀疑对象。

而本在指责中情局使用内部软件“Hammer”和“Scorecard”篡改选举结果的鲍威尔,也开始直指Dominion等公司被已于2013年逝世的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控制,还在11月16日上载了“重磅证据”:一位委内瑞拉前军官的证词截图,其中指控委国在过去十年向全球输出可修改选举结果的投票系统,但这名神秘军官的遣词造句不知为何与鲍威尔的论调如出一辙。此后,在朱利安尼和鲍威尔不遗余力的宣传推广下,该阴谋论开始广为流传。

根据Dominion起诉书,鲍威尔共发表过40多次针对该公司的恶意不实言论,而朱利亚尼则更胜一筹,数量达到逾50次。该公司指这种蓄意制造的谎言使数百万民众信以为真,公司受到了前所未有和无法挽回的伤害。其CEO普罗斯(John Poulos)也称,Dominion本来生意蒸蒸日上,与美国28个州的1,200个辖区签订了合同,“而现在永远都无法彻底摆脱相关污名”。

鲍威尔(右)因其阴谋论过分夸张,特朗普团队一度与其割席,左为朱利亚尼。(美联社)

诽谤罪定罪门槛高

对外行人来说,朱利亚尼和鲍威尔构成诽谤罪似乎是证据确凿,因为两人显然是出于政治动机而持续散播不实指控。但是在美国,由于言论自由受到第一宪法修正案保护,打赢诽谤罪难度较高,尤其是在Dominion公司可能被定义为“公众人物”(public figure)的情况下。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64年著名的《纽约时报》诉苏利文案(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中,就确定了关键的“真实恶意原则”(actual malice),规定如果原告身为公众人物,那么只有在自行举证,并确定被告是“明知言论不实”(with knowledge the statement was false)、抑或是“毫不在意言论是否属实” (with reckless disregard of whether the statement was false or not)的情况下,才能赢得官司。而Dominion作为美国第二大选举系统公司,被认定为“公众人物”的概率很高。

哈佛法学院教授费尔德曼(Noah Feldman)在彭博社上发表的观点文章就指出,Dominion要打赢这场官司并不简单,其起诉书中的指控虽然颇有分量,但缺乏能一击致命的定罪证据。

例如在“明知言论不实”方面,起诉书中只是指出“朱利亚尼明知道证据(即鲍威尔手中的委内瑞拉军官做证书)不可靠”,但“不可靠”并不能和“不实”划等号。

佐治亚州民众1月5日投票决定参议院席位,使用的便是Dominion投票系统。(美联社)

不过,起诉书也注意到,尽管朱利亚尼在公众场合大谈存在全国性的选举舞弊,并将Dominion系统作为其证据,但他在代表特朗普团队打官司时,却小心翼翼避免做出类似指控。他在去年11月19日的宾夕法尼亚州听证会上就承认,“案子并不涉及舞弊”(this is not a fraud case),当时《纽约时报》等纷纷嘲笑其不敢在法院造谣。这似乎间接证明了其对公众蓄意说谎,也算是较有力的证据。

至于在“毫不在意言论是否属实”方面,Dominion的论点就不够完善了。费尔德曼指出,例如其指责鲍威尔清楚他依赖的委内瑞拉军官做证书与鲍威尔言论高度雷同,“几乎是一字一句复述”,但朱利亚尼完全可以声称自己不清楚两者相似度很高。而其他包括匿名证词缺乏可信度、来自反美政权的人士言论不可信等等证据,则更是缺乏说服力。

不过,Dominion这场法律战虽然难度较大,或会持续多年,甚至可能会一路打到保守派占多数的最高法院,无疑命运堪忧。但这场诉讼本身以及其索赔的13亿美元罚款已意义非凡——朱利安尼之流的投机分子以为替特朗普鞍前马后,最后便可捞到提前豁免权,因此毫不顾忌地捏造阴谋论以误导选民、伤害选举体系的信誉,但他最后既没有获得豁免,也必须面对受害公司的事后法律追责,这样的下场无疑能对其他信口开河的公众人物起到警示作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