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337调查 拜登延续贸易对峙势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月26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消息,批评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在其新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发起针对中国企业的“337调查”。

北京反对美方“滥用权利,打压正常商业竞争的霸凌行为”。这是拜登当局首次因“霸凌行为”遭遇中方抗议。

特朗普时期的贸易战风波在拜登的时代仍存隐患

不可否认,拜登当局刚刚确立一周,USITC发起的也只是针对个别产业相关产品的专利、设计和版权,让大部分应诉企业交付专利费,以“和解方式”结案的“337调查”。它与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以干涉当事国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的“301调查”是不同的。

此外,“337调查”也是和反倾销、反补贴一样的美国常规贸易救济措施,它与牵涉当事国立法的“301调查”这种非常规贸易救济措施也有差异。但就保护知识产权这一具体诉求来说,特朗普与拜登可能区别不大,美国在这一点上呈现了延续性。 

特朗普及其侧近认为,中国的法规、政策和行为“可能损害美国的知识产权、创新或者技术发展”,称中方通过“强制性的技术转让要求”,提出“歧视性的技术许可要求”,进而以“策略性的海外投资并购”等手段“不正当获取商业秘密”。

中国科学家近年来虽然在第三类存储技术等领域有所突破,但目前半导体技术的很多基础研究及相关专利仍在美国一侧。美方的公告中限定了限制华为公司获取“美国软件和技术”,这种限制其实事出有因。(新华社)

拜登也在2020年12月2日接受采访时吐露了类似意向。他表示要遏制中国“窃取知识产权、企业倾销产品、向企业提供非法补贴,以及迫使美国企业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等行为。

随着两人先后咬定中国“窃取知识产权”,拜登当局在对华贸易问题上继承前政府政策,形成“连贯的战略”将成为较大概率的事件。 

当然,相对于交替使用极限施压和贸易霸凌,试图借此勒索的特朗普当局,拜登团队可能要圆滑一些。

美国对华为公司痛下杀手,也与它在近年来不止一次赢得337调查有关

在拜登的幕僚中,希望中美妥协、各退一步的政界、财经界人士不在少数。以坎贝尔(Kurt Cambell)为首的新一批美国政要还在1月4日指出,拜登治下的美国需要酝酿一种“竞争与和平共存”的对华环境。华盛顿亦会一改此前挤压中国生存空间的做法,转向“勒索买路钱”。 

遗憾的是,中美之间的经济问题终究不以高层态度为转移。环顾中美近年来的337调查内容,以往美国非实体企业以专利问题勒索中国企业或中国巨头的局面正在逐渐消失。美国产业巨头针对中国企业展开“同业竞争”的局面已成为337调查的主要申请主体。

在2019年时,中国TCL公司曾与美国半导体巨头,世界第三大半导体企业格芯 (Global Foundries)公司就半导体技术专利达成了和解,可这一和解是以双方专利的“交互授权”为代价的。 

到2021年,发起调查的美国企业甚至直接请求“排除令和禁止令”,想把中国企业罚出场外。因此,即便拜登当局在国际分工、价值观等问题上都容忍中国,希望淡化此前的激烈斗争,这种妥协终究存在隐患,中国的发展亦不会因勒索而停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