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习近平 默克尔是在拒绝拜登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1月26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演讲中表示:“我非常希望避免(世界)形成对立阵营。比如说一边是美国、一边是中国,我们必须要支持其中一边,我觉得这对许多社会并不公平。这也不是我理解的事情应有的发展方向。”她还称:“中国领导人昨天发表了讲话,他和我都同意这一点。我们都注意到对多边主义存在需求。”

默克尔如此公开谈在中美选边站的问题可以看成是对拜登(Joe Biden)新政府的一种回应。按照拜登政府透露的信息,联合盟友是应对中国的一种策略。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1月2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要用“耐心的方式”来处理与中国的关系,这需要美国与盟友、民主党和共和党进行磋商。默克尔表明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这是不是对拜登政府的婉拒?

拜登上台前,默克尔力推欧盟与中国达成投资协定,在达沃斯演讲中,默克尔称对此协议“非常满意”,点击大图浏览:

+3
+2

在拜登政府就职(1月20日)次日,默克尔就略显悲观地称:“虽然与拜登总统达成政治协议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但我们也不能指望在所有事情上都能达成政治协议。”

此前,德国总统施泰因麦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祝贺拜登就任时也提醒,不能忘记导致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的民粹主义。

2020年11月17日,法国和德国外交部长联合发表题为《鉴于动荡正在重塑世界,重新思考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文章,提出“今天,欧洲不再只问自己美国能为他们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们要问自己做什么来捍卫我们自己的安全,建立更加平衡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

欧洲对拜登的上台既期待也悲观,期待两国能修复特朗普造成的伤害,同时也深知拜登时代,美欧关系回不到特朗普上台之前。全球格局正在变化,美欧之间诸如贸易、对俄罗斯北溪天然气项目等需要长时间的拉锯。

从特朗普与默克尔的肢体语言(捂脸、拒绝握手等)也可以窥见美欧关系的下滑,点击大图浏览:

+6
+5
+4

更何况,欧洲内部越来越认识到“自主”的重要性,它并不希望再像冷战时期一味地追随某一方,成为大国的附庸,成为大国较量的牺牲品。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此次达沃斯峰会期间再次呼吁欧盟要“战略自主”。更早的2018年11月,马克龙呼吁强化欧洲主权,提议法德联手让欧洲在全球扮演更强大和更有信心的角色。2020年2月,他在法国军事学院讲演时提出,面对未来可能在欧洲出现的常规甚至是核军备竞赛,欧洲应成为国防和可能的核领域中的自主角色。

全球格局处于激烈的变革之中,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的欧盟不会对美国无条件地支持。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欧盟会完全站队中国,价值观、意识形态等使得它对中国一直持有警惕的姿态,比如默克尔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到,欧盟与中国双方在人权等问题上存在“紧张关系”。

欧盟对美国的依赖不是一天就能消失的,德国防长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美国投票日前一天发表“欧洲仍然需要美国”的署名文章,表示欧洲未来短期内仍然需要依附于美国的军事保护,应强化跨大西洋关系。意大利国防部长瓜里尼(Lorenzo Guerini)1月11日在美国国防新闻周刊(Defense News)发表署名文章表示,欧洲防务的未来必须有美国的参与。欧盟内部既有主张独立自主的一方,也有继续支持巩固与美国关系的一方。欧盟站队中美任何一方都可能遭遇阻力。

此次达沃斯论坛应该是默克尔作为德国总理最后一次出席,2021年9月,她将退休。在执政的后几个月里,她对于全球局势、中美关系乃至欧洲内部的看法都可能随着她的任期结束而去。接下来,德国内部是否会有统一的中美政策还不得而知。但至少,默克尔在执政末期对欧盟在中美之间的定位是有见地的,也是有着长远眼光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