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不见金正恩 贺锦丽有必要接触金与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Joe Biden)政府如何重启美朝对话、推进无核化进程引发外界关注。拜登曾表示他不会和金正恩会晤。那么,贺锦丽和金与正见面能否促进无核化进程发展?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副部长金与正举行会晤,被认为是推动朝鲜无核化进程的重要举措。(左:AP;右:视觉中国)

对于朝鲜领导层来说,核武器就是“万能宝剑”,它不仅能减少超级大国美国的对朝“军事选项”,还能让其在与韩国的军备竞赛中占据优势,对内也能引导朝鲜干部和民众增强对体制的忠诚。因此,实现朝鲜无核化的任务正如实现印度、巴基斯坦及以色列无核化一样艰巨。

在最近举行的朝鲜劳动党第八次全国大会上,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工作报告中提出“完成国家核武器建设大业”是2016年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在“党和革命、祖国及人民面前、在后代人民面前树立的最有历史意义的民族历史功绩”。金正恩还提出,今后要继续进行战术核武器开发和超大型核弹头生产的目标。他还称,新的核潜艇设计研究已经结束,处于最终审查阶段,军事侦查卫星的设计也已完成。

但朝鲜因国际社会的超强制裁,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制约,因此不能排除与美国重启谈判的可能性。金正恩的胞妹、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曾在2020年7月10日发表谈话并就此事称,“我们绝不是说不实现无核化,而是明确表示现阶段不能实现。想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就必须和我们一起行动,各方实现多项变化,即同时采取不可逆的重大措施”。这一点值得注意。

为了实现无核化这一近乎不可能的目标,拜登在就任总统后应委任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负责对朝协商,并与朝鲜实际的“二号人物”金与正进行谈判,其理由如下。

第一,贺锦丽是与总管朝鲜对美政策的金与正打交道的最合适人选。韩国国家情报院曾指出,金与正地位相当于实际的“二把手”,其公共活动及谈话也能佐证这一点。

第二,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美朝首脑会谈和实务级会谈的教训迫使拜登政府做出改变。2019年2月河内美朝首脑会谈举行前夕,朝方代表在实务会谈中坚称只有金正恩才能讨论无核化问题。最终,双方在实务会谈中无法就朝鲜无核化及美国的相应措施达成一致意见,特朗普和金正恩的首脑会谈也以“无协议”告终。此后,特朗普和金正恩于2019年6月末在板门店再次会晤,并达成重启实务会谈的协议,但在当年10月召开的斯德哥尔摩实务会谈中,双方仍然没能缩小分歧。因此,拜登政府应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接触方式中寻求平衡点,并采取新方式推进美国正式的“二号人物”及朝鲜实际上的“二号人物”间的会谈,在就朝鲜无核化及国际社会的相应措施进行密切协商的基础上,举行首脑会谈并发表协议。

朝鲜录播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细节,金与正位置显眼:

+16
+15
+14

第三,考虑到目前朝鲜领导层中负责核及导弹开发的负责人手握重权、外务省官员地位较低的局面,美国国务院想要通过与几乎无实权的外务省协商取得实质性成果是很困难的。朝鲜负责核及导弹开发的李秉哲现在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及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在正式排名中位居第四。而朝鲜外务相李善权的正式排名仅在第30位,比军部核心干部低很多。河内美朝首脑会谈后,朝方立场代言人、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最近举行的劳动党第八次全国大会上未能当选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而是被降为候补委员。因此,即使外务省干部再次参与美朝谈判,也不太可能忽略反对弃核的军需工业部及军方的立场并和美方积极讨论无核化问题。为了在与朝鲜的无核化谈判中获得实质性进展,美国有必要让金与正出现在谈判桌上,因其随时可以与金正恩直接对话。

第四,贺锦丽若能全权负责对朝政策,美国政府内部将更容易协调各种立场。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由于对朝政策未能充分协调,美国总统、副总统、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就朝鲜问题各持己见。这也引起了朝鲜对美国协商意图的质疑,也成为谈判很难取得进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拜登政府有必要传递出一个信号,那就是主要官员在朝鲜问题上的意见是相互统一的。

第五,若贺锦丽全权负责对朝谈判,可以最大减少因美国政权更替而出现的对朝政策空白。由于副总统是由选举产生的,因此不需要像国务卿那样举行人事确认听证会。因此,在等待内阁成员正式上任的过程中,美国仍可以与韩国就对朝政策方向进行密切协商。

第六,若贺锦丽全权负责美国的无核化谈判,可以消除韩方的担忧,即拜登政府有可能会把朝核问题从其对外政策优先选项中排除。虽然特朗普和金正恩的首脑会谈未能促使朝鲜削减核能力,但由于朝鲜停止核试验及导弹试射、废弃核试验场并缓解了美朝间的紧张局势,韩国政府高度评价美朝首脑会谈的作用。韩国统一研究院于2020年11月10日至12月3日实施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73%的韩国民众期待拜登政府上台后重启美朝首脑会谈。但拜登曾在竞选总统时强烈批评了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间的首脑会谈,韩国民众担心在拜登政府上台后,美朝对话是否会降格为实务级水平。

第七,若贺锦丽全权负责美国的对朝政策,朝鲜也会认为拜登政府重视与朝方的协商。这也能阻止朝鲜继续推进核试验或试射导弹等军事挑衅行动,对拜登政府稳定朝鲜半岛局势也有利。

拜登曾称金正恩为“暴徒”,他将如何处理朝鲜无核化问题引发外界关注。图为2021年1月27日,拜登在白宫签署行政命令。(AP)

第八,若贺锦丽能与金与正会面并就朝鲜削弱核能力及国际社会相应措施进行协商,并事先达成协议,那么拜登和金正恩绝不会举行毫无成果的首脑会谈。即使贺锦丽与金与正不能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达成协议,也不会像美朝首脑会谈破裂那样给朝鲜领导层造成巨大打击。这样一来,朝鲜不会因谈判失败产生太大压力,更容易接受贺锦丽与金与正举行会谈的提议。

为推动美朝谈判取得成功,两国谈判代表获得重大授权非常重要。引导朝鲜无核化的“意志”固然重要,具有现实性的“战略”同样不可忽视。为此,拜登政府有必要通过与韩国、中国政府的密切协商,制定包含朝鲜可接受的阶段性无核化(削弱核能力)方案及国际社会采取的同步相应措施等总体构想在内的对朝战略新报告(《贺锦丽报告》)。

原标题:《为实现无核化,贺锦丽和金与正有必要举行高级别会谈的八个理由》

作者:美国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研究员、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郑成长

译者:多维新闻 许嘉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