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然单挑中国 澳大利亚“亚洲世纪”政策出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形容,在2020年,中澳两国的双边关系已经跌至1972年建交以来的“新低点”。不过,有中澳问题专家认为2021年对澳大利亚来说或许“只有更差”。中美两大强国经历去年新冠疫情后,中国以较佳形势迈入新一年,澳大利亚此际与中国公然对立,是否意味该国长期奉行的“亚洲世纪”(Asian Century)政策出了什么差错?

中澳风波实非一日之寒,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早于2017年警告,北京试图影响坎培拉的决策,中国商人向当地政界人士捐款也遭曝光。同年底,澳大利亚时任总理特恩布尔(Malcom Turnbull)宣布推出旨在遏制外国干预的法例,北京以停止外交访问来回应。2018年,澳大利亚再以国家安全为由,成为首个公开禁止中国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的国家。去年(2020年),澳大利亚再就新疆和香港人权、《港区国安法》等议题表达关注和担忧,放宽港人移民政策。

真正的导火线是,澳大利亚去年4月呼吁对新冠病毒疫情起源进行调查,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于6月授权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以国安名义审查外国投资,连番触怒中方。

除要求调查新冠肺炎起源外,封杀华为也是中澳风波的原因之一。(Getty)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1月初发表评论文章指,中国进入2021年将更为强大,并拥有更大的影响力,澳大利亚承受的压力之大也许前所未有。他预期坎培拉与北京的关系持续恶化,今年难见转机。罗震指出,中国认为澳大利亚领导人违反了先前的承诺,与美国组成安全联盟,针对中国。

同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预测显示,到2021年底,中国的经济规模将从美国的三分之二跃升至四分之三。当考虑到成本差异,并以各自的购买力来衡量时,中国的GDP实际上比美国高出一成,这可能令澳大利亚来年的处境更为不妙。

历史上,澳大利亚本土曾经有三次直接遭受外来威胁,分别是一战德国大海军策略、太平洋战争日军轰炸北部城市达尔文,以及共产国际于东南亚扩张,使得澳大利亚对北方国家有所警惕。而且,由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难以防守,该国十分依赖大型盟国的驰援。从澳大利亚的角度来看,基于跟亚洲文化有显著差异,如同亚太地区的孤儿,因此,由过去的印尼,到现在的中国等亚洲大国皆成为假想敌。

中国近年崛起,令澳大利亚在亚洲地区日渐感到威胁。(Getty)

另一方面,东南亚则是澳大利亚及其盟国连结的枢纽,过去十年澳大利亚和亚洲的贸易的海运量有逾六成集中在这片区域,可说是澳大利亚经济的重心。鉴于西方国家在区内的影响力日渐衰弱,加上全球政经中心东移的影响,长期防卫澳大利亚的西方保护罩似乎逐渐瓦解。过去十年,中国的崛起与亚洲的高速发展,颠覆了上世纪以来初西方霸权的光景,这使得澳大利亚这个距离亚洲最近的西方国家,危机感加剧。

经贸关系渐趋紧密 冀安然脱欧入亚

澳大利亚当局曾预测, 到了2025年,盟友美国跟中、印两个地区大国关系将决定澳大利亚在亚洲的利益。2012年,澳大利亚时任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曾发表《亚洲世纪白皮书》,在五大范畴提出了25个目标,涉及经贸投资、政治外交、文化教育等多个领域。如何安然地“脱欧入亚”,仿佛成为澳大利亚政治人物最热门的显学。

该白皮书建议澳大利亚借助崛起的亚洲来发展,并改变以往侧重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为首的发展方向,重建区内平衡,包括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惟依旧与盟友美国保持非常紧密的关系。过去十年,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占其出口近三成,超过向美国、日本、韩国和印度出口的总和,其出口贸易额更年年递增,2012至2019年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激增56%。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双边贸易主要货品是铁矿及煤炭。(Reuters)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2019年的数字,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达到新高的2,080亿澳元(约1.25万亿港元)水平,较2017年的1,946亿澳元(约1.17万亿港元)增长6.9%,主要货品是铁矿石和煤炭。进口方面,来自中国的货品同样增长,从中国进口占澳大利亚进口总数的25.36%,也是纪录新高。

中国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游客和留学生来源国。越来愈多中国人喜欢到澳大利亚旅行,2018年有逾130万人,期间合共消费113亿澳元(约678亿港元),占旅客消费市场的四分之一,相当于美国、英国、新西兰和日本的总和。

2019年,前往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有逾26万人。澳大利亚的教育产业有324亿澳元的价值来自国际留学生,占全国出口总额的8%。这反映在中澳风波发生前过去几年,中澳经贸关系变得越来愈密切,而且早已超过澳大利亚与美国和日本贸易的总和。因此,当前中澳关系导致坎培拉内部有所分裂。澳大利亚不少政商学界人士均对现届政府对华政策过于强硬表示不满。

2018年有逾130万中国游客到访澳大利亚,期间消费达113亿澳元,占旅客消费市场的四分之一。(Reuters)

对华态度过于强硬 宜借鉴亚洲邻国

去年12月20日是《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生效五周年,该协定使双边贸易额每年增长1,000亿澳元(约6,000亿港元),但中澳风波令双边贸易蒙上阴影。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外交政策上经常可达致这跨党派共识的澳大利亚,近期却出现分裂,在野党与商界对莫里森处理对华关系的方式“感到不安”,甚至有大公司高层抱怨,澳大利亚外交战略是“业余”,导致国家贸易陷入困境。

澳大利亚国内有意见认为,现届政府对华过于强硬。(Getty)

悉尼大学历史系教授James Curran认为,澳大利亚关注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没错,但外交政策的实施却很失败。他举例指在缺乏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磋商的情况下,澳大利亚要求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调查,而且直指中国应该负责,当中存在程序上的错误。对澳大利亚最有利的外交政策应该是在中美之间取得平衡,而非倒向任何一方,他解释:“拿我们最受影响的出口市场来说,美国会帮助澳大利亚吗?答案是不会,因为他们也要卖东西给中国。”

其实,坎培拉可以向邻国学习如何应对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挑战。环顾整个地区,日本、越南、菲律宾以至印尼,皆在其他问题上和中国有过争执。印尼经济和澳大利亚一样严重依赖中国,向中国的每年出口收入高达500亿美元(约3,857亿港元),该国同样对中国于地区的政治影响和扩张野心深表关注,包括南海主权和非法捕鱼等,而且其国内也存在反华情绪。

但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一直小心谨慎,没有激化这些棘手问题,虽与中国持续有分歧,却保持双边稳固的投资和商贸关系。其主要分别在于,印尼并没有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较懂得处理和表达两国间的分歧。

新西兰和中国日前扩大双边贸易,升级自贸协定。(Getty)

新西兰虽和澳大利亚面对同样情况,但其对华政策的方向和结果也大不同。阿德恩(Jacinda Ardern)政府同样决定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但和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理由不同,新西兰强调没有禁止任何电讯供应商,只要通过国家“电讯拦截能力与安全法案”(TICSA)的检测便可。此外,新西兰同样是要求对新冠病毒进行独立调查的130个国家之一,并且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作观察员,只是其做法更为审慎,等到数十个国家支持调查后才作出表态。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政策中心主任姜云(Yun Jiang)认同,澳大利亚本可有不一样的应对方法,表达自身对中国在国际体系的关注。她说:“我们可先尝试让更多志同道合的国家参与,确保我们不会单独推动疫情起源的独立调查。”或许,正正因澳大利亚不如邻国般谨慎,导致当前的中澳风波,诚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Hugh White所说:“为短期掌声而抛弃与中国贸易这一最重要的关系,既是坏政治,也是坏政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