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太空厮杀 马斯克贝佐斯隔空交火的难言之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为了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投入使用的柯伊伯(亚马逊旗下)卫星系统,现在阻碍星链网络(Space X旗下)的后续部署并不符合公众利益。”——1月26日,在联邦通信委员会于国会山举行的听证会上,面对老冤家亚马逊创始人兼CEO贝佐斯(Jeff Bezos)的“逼宫之举”,刚刚力压贝佐斯跻身全球首富的马斯克(Elon Musk)毫不客气地揭下了前者的“伪善面具”。

导致贝佐斯如此不顾商场颜面发难的直接导火索在于去年12月初Space X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以下简称FCC)那里拿到的为期10年,总计10亿美元的“美国乡村数字化基金”——该基金旨在为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乡村或边远地区家庭建造高速卫星网络系统。在此,Space X经营多年,且颇有成效的星链计划成为说服FCC的杀手锏。

对于以亚马逊为代表的卫星通信领域“后起之秀”来说,FCC这块关键蛋糕的旁落无疑是当头棒喝。如此看来,贝佐斯的“国会山发难”自在情理之中。

+2

行文至此,这似乎只是两大私人资本之间在航天领域的互掐。但如果把观察视角拉长拉大的话,则会发现一幅颇为复杂的航天产业图景。其中,私人资本、国家队乃至外部强权交相缠绕,难解难分。

去年6月Space X的载人龙飞船首试成功之时,外界舆论对私人资本在航天领域的强势崛起惊呼不已。必须承认,这种惊叹是有现实依据的,因为彼时Space X在航天领域的异军突起已经让该领域内某些老字号国家队坐卧不宁了。

面对龙飞船单名宇航员5,800万美元的“最优报价”,自2011年美国全面停飞航天飞机以来,长期承接NASA载人航天业务的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坐不住了。

俄联邦分管科技工业的副总理兼国家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Dmitry Rogozin)在试射成功的次日即表示,俄方正在考虑把载人发射单价从之前的8,600万美元降至7,000万美元以下,以便与以Space X竞争。

2018年4月1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副总理罗戈津的陪同下,参观在莫斯科举行的,由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主办的航天产业展。(Getty Images)

在载人航天之外,Space X在常规火箭发射领域同样有着不俗成绩。今年1月24日,就在马斯克与贝佐斯互怼的两天前,SpaceX顺利完成其“小卫星搭便车”计划的第一次任务。

猎鹰9号火箭一次将143颗卫星送入轨道,发射了包含政府和私人客户的133颗卫星以及SpaceX的10颗星链卫星。此次发射不仅开启了全新的太空拼车时代,还创造了单次发射卫星数量的新纪录。

从上述成就来看,以Space X为代表的私人资本集团在航天领域似乎已然拥有某种与国家队平起平坐乃至在条件合适之时叫板后者的力量。

然而,如果细究新千年以来的航天产业发展历程,尤其是当中国家队与私人资本之间的微妙互动关系时却不难发现:迄今为止,私人资本在航天产业内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国家队的辅助性角色,虽然这一“副手”角色有着愈发明显的走强之势。

更为重要的是,私人资本在航天产业的壮大通常是国家队受制于种种因素,而有意放手培养的结果。

以航天第一强国美国为例,2003年2月发生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坠毁事件让彼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以下简称NASA)的业界声望与公众信誉都遭到沉重打击。

在事故发生的次年,当时的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就宣布NASA旗下的所有航天飞机将在完成国际空间站建设任务后全部退役,同时按比例削减NASA的科研项目和财政预算。

受到官方与主流舆论双重夹击的NASA为全力挽回声誉及损失,不得不在2005年首次向私人资本开放此前完全为国家队垄断的航天产业,其中载人航天的“公私合营”计划受到了NASA高层的重点关注。

从2005年至今的16年间,NASA拣选出一系列被其专业评估认为有潜力或资质的私人控股科技公司,从人才、资金及技术层面出发,进行了全方位的帮扶与培养。

最终脱颖而出的两大幸运儿是Space X和波音集团,考虑到波音集团长期以来与五角大楼的特殊关系,这里面“货真价实”的私人资本只有Space X一家。得益于NASA言传身教般地全力扶持,加上初创型高科技企业的迅猛冲劲,Space X乘势崛起。

+3
+2

不仅在载人航天领域成为独树一帜的新秀,还将这一红利“外溢”到航天产业的其他环节:由马斯克策划,Space X一手打造的星链计划就是这一新晋玩家在载人航天之外的最为引人瞩目的闪光点所在。

不过,在Space X风光无限的背后,反映出的仍然是当下航天产业中国家队主导,私人资本陪跑的基本格局——文章开头马斯克与贝佐斯之间围绕国家队主导的航天项目所展开的激情互怼即是这一格局的生动写照。

更为残酷的现实是,从当前情况来看,培养出像Space X那样在航天产业中共挑大梁的私人资本,或许只有第一航天强国美国才能做到——这是以其自冷战时代以来令其他强权望尘莫及的天量资金投入为前提的。

在美国之外,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之后在航天产业上一落千丈,在普京(Vladimir Putin)当政之后才勉强接续着苏联的老本。欧洲空间局(ESA)的预算投入只有NASA的零头,中国虽然在航天产业上紧追慢赶,但目前尚不具备培育出Space X量级民营航天排头兵的条件。

因此,毫不夸张地说,让私人资本在航天产业中共挑大梁的场景,当下只可能是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才消耗得起的“奢侈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