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富仲为何三度留任 越共人事更替的艰难抉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会程过半之际,此次大会的核心问题,即人事安排问题已经有了具体眉目,1月27日时,越南《越南快报》等主流媒体一度借越共中央委员、越南祖国阵线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候阿令(一作“侯亚令”)之口,披露了现任越共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在越共十三大期间已获推荐,有望第三次“连任”的消息。

候阿令指出,很多已超出年龄限制的委员也得到推荐,这意味着现年67岁的总理阮春福、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主任陈国旺等人,即越南最高级别的“领导骨干”也有望留任。至此,本次大会最大的悬念已于2月1日,即人事问题表决日提前全面揭盅。其背后的人事更替可能更已成为越共这一“老大党”的艰难抉择。

阮富仲留任的三个原因

2021年的越共十三大未能促成越南改朝换代可能有三点原因。首先,阮富仲仍未能依靠反腐全面掌握政局,进而促成其整风大业。他虽在2013年后即开始“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调整越共在此前二十年间体制和作风问题,但这一行动一开始就遭遇前主席张晋创阻拦:后者劝阻其不要对政治局成员进行法律制裁。

在越南民间,阮富仲等人的威望正因为其反腐等活动而得到大大提升,曾被用于专指胡志明的“伯伯”(bac)一词,也被用在阮富仲、阮春福等人身上。图中为1月中旬时在越南社交网络上传播的一首颂扬阮富仲的歌曲《伯伯啊,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Facebook网页截图)

直到2016年末,阮富仲领导的反腐败机构才在丁罗升身上打开突破口,并因其“火炉”等反腐口号在民间赢得支持。可由于越南自胡志明逝世后一直缺少核心型的政治人物,因此,即便陈国旺等人称阮富仲是“党员干部学习的光辉榜样”,阮富仲本人也发表了《在革新的道路上稳步前行》等治国理政的纲领性文件,但这对于越共的转化仍然是有限的。

其次,越共在当下仍缺乏“精通党的理论、路线、方针,又有能力带领党和人民在革新年代开拓进取的优秀候选人”。这不仅仅是越共对于丁罗升、黄忠海两届河内市委书记工作能力、理论水平的失望评价,也是对当下干部团队的不满。随着革新的深入,越共党员干部战斗力不强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在越共六七十岁的高层干部群体中,他们多年集中精力应对战争和民族解放,缺乏社会和经济管理经验。在新上任的中下层干部中,很多人要么受到西方理论和思潮的影响,对于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大打折扣;要么拘于“全家当官”的局限性,对于业务缺少热情。在2017年开始的大规模反腐后,基层干部也人心惶惶,怠工懒政,彼此拉帮结派以寻求相互支撑。这导致越共目前只能通过遴选技术官僚以及定期召开整训班等方式解决人员问题。

河内的领导骨干包括阮春福、陈国旺等至少9人,点击看大图

+5
+4
+3

再者,阮富仲、阮春福为首的一系列要人继续位居前列,可能也是越共党内各派系较量未能做出妥协,不得不维持现状,选择最大公约数的结果。

阮富仲的反腐行动一方面净化了越共的肌体,但这种做法也同样把越共内部的斗争尤其是最高层的矛盾斗争公开扩大化了。此举虽然打破了原有的“红种子”(即太子党)、教育、石油、交通、银行、公安、通信等裙带、利益集团,但在越共高层清查专案、深化反腐的过程中,原有的集团又在避险之后重新聚合,内部斗争有增无减。其中最突出的例子莫过于2019年10月下旬,越南教育部副部长黎海安在调查越南北方四省高考舞弊期间“坠楼身亡”的风波,直到2021年,越南警方仍未能公布其调查结果。

河内的无奈

其实,对越南的自由派及“改革”人士来说,越共十三大并不值得多加观望,从2018年5月的越共十二届七中全会开始,河内方面开始“把主要议题放在集中讨论战略干部即高级后备干部的培养和选拔机制上”,这让外界早早认定,越共十三大的“高素质的领导班子”应该颇难敲定。

1月28日,越南公安部长苏林首次强调越南的三大挑战,其中排在第一位的为“反动阴谋”,“敌对力量越来越危险”

到2019年后,随着越南各地怠工懒政案件频发,尤其是河内同心乡血案、河内日强公司案、白梅医院感染事件、岘港医院感染事件等风波的发生,越南基层的懈怠表现越来越突出。到2020年9月后,阮富仲及其团队留任就已经成为河内高层传闻中的共识。而今,来自官方的消息只能让观察家们故作惊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河内方面对于干部作风问题可能是早有想法,早有认识,但苦无解决方案的。这其中最突出的例子莫过于越南最高检察院监制的长达80集,要求公检法人员每天观看学习的反腐电视剧《生死》。该电视剧以越南近年来多起大案为线索,讲述了在南部新设的“越清省”中的省级干部腐败与内斗等问题。

在《生死》中,越南观众惊喜地发现“越清省”的案件影射了岘港案,其反派之一,大商人梅洪武与岘港贪污窝案的核心,即商人潘文英武(铝武)有颇多相似之处。另一重要反派,即省长之子、越清省规划与投资部副主任陈清拔,也影射了在广南省发生的一起官员家庭贪污案件。

《生死》(Sinh Tu)是越南第一部反腐题材电视剧,在海报中,除位于左三的越清省省委书记文清仁是正面人物,其他角色大多存在贪腐、权斗等负面因素。譬如海报左一的青年官员陈清拔、左二的商人梅洪武相互勾结,海报左四的越清省主席陈义亦正亦邪。(越南国家电视台一台网页截图)

在全剧80集的故事里,该省官场、公检法系统随剧情进展,因反腐为之一空,省长陈义的家人也先后涉案。可在大结局中,看似充满嫌疑的省长陈义却能在辞职后全身而退,这种荒诞却又现实的安排也成了越南“反腐”的无奈写照。

从越南权力结构的谱系来看,阮富仲的管制可能从2018年才刚刚开始。其正本清源,进一步维护越共领导,加强越共对国家的领导权的进程仍需时日,其越共总书记的身份也只是在2016年后有所加强:这个曾经的“四驾马车”在“革新开放”的三十五年间有过二十年的削弱史。

考虑到此前两任掌握大权的总理,即潘文凯,阮晋勇都掌权10年左右,控制政权尚未超过三年的阮富仲可能吃了制度的亏,他本人也难以在两三年内轻易扭转越共在此前二三十年间遗留的各种问题。河内如果因此引述“强大的领导人要引领国家走向富强,必须有适当的任期时间”等语,以确保其“发展规划的长期性、政策执行的稳定性和干部队伍的纯洁性”,想来也在情理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