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未成突访苏格兰 约翰逊遇二次公投之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受到变种新冠病毒重创的英国本月疫情虽有所缓解,但单日确诊数字仍处高位,英国全国更是在最早2月22日前都将处于封锁中。抗疫未成之时约翰逊却急忙赶赴苏格兰,探望忙于建立疫苗接种中心的军队、参观进行血清检测的实验室,究竟所为何事?

近期苏格兰势头愈发猛烈的独立呼声显然惊动了约翰逊:苏格兰民族党(SNP)目前在民调上呈现压倒性领先;独立公投成为民族党核心竞选议题;民调上自去年中以来支持独立成为多数并持续上升;再加上民族党在近期发布“实现公投的11步路线图” ——。种种迹象对于约翰逊和统一派而言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他表示:“我们为了打败这个病毒团结一致。疫情期间英国全国上下的通力合作便是苏格兰人民所期望的,这也恰恰是我一直以来所集中(投入的事)。”

与此同时,支持独立的活动分子更在苏格兰法院提起诉讼,试图通过法院为公投提供合法性。相关法律程序目前正在进行中。如果苏格兰真的从英国独立开去,英国将会失去其三分之一的陆地面积以及十分之一的人口,这无疑给遭受着疫情和脱欧双重打击的英国雪上加霜 。

二次公投:施雅晴与约翰逊的角力

自2016年脱欧公投以来,眼见苏格兰民众大比数支持留欧,民族党领袖施雅晴就趁机积极的推动苏格兰第二次独立公投议程。前有特蕾莎·梅以“时机未到”为借口推脱,后有约翰逊坚称公投为“一代人一次的”(once in a generation)机会,而2014年苏格兰民众已经做出了“留英”的选择;如欲进行二次公投,只有等几十年以后。

不过,去年6月以来民调上支持独立公投的比重突然反超且持续上升。其成因似乎是约翰逊本人对疫情的处置不力、而身为苏格兰首席部长的施雅晴相比之下却以负责任的态度则将前者比下去,显出了苏格兰政府也许比英格兰政府更具治理能力,使民众更愿意支持独立。

对约翰逊在全国封锁政策下前往苏格兰,施雅晴批评此行为“非必要出行”,突显约翰逊治理疫情不负责任。适逢此刻约翰逊在苏格兰民众间的支持率跌入低谷,施雅晴的批评无疑给已经有所不满的民情再添一把火。

民族党近期发布的“实现公投的11步路线图”,指如果约翰逊政府继续坚持反对苏格兰举办公投,而疫情结束后,苏格兰的议会经五月选举果真形成支持独立的多数的话,民族党则会立法推动公投。问题是,苏格兰议会在法律上只能授权举行“建议性公投”(advisory referendum),其结果没有法律效力。施雅晴此策,实际上是为向约翰逊政府施压,迫使其不得不按《苏格兰法案》(Scotland Act)第30条允许苏格兰进行有法律约束力的公投。如果民调中支持独立的比重持续占大多数,那么举办公投的呼声将很难直接忽视。

至于目前正在法庭审理中的举办公投权限案件,实际上是独立派的活动分子不满施雅晴的手段而独立采取的行动而出现的插曲。施雅晴本人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她知道即使最高法院判定公投合法,其结果却未必有法律效力。毕竟, 2014年在苏格兰议会通过之下举办的公投,若不是有与当时卡梅伦(David Cameron)政府据《苏格兰法令》第三十条签订的《爱丁堡协议》(Edinburgh Agreement)在前,也不会有法律效力。

换句话说,无论是在法庭上诉,还是苏格兰议会自行立法,最终还是要过西敏寺这一关。因此,施雅晴的策略乍眼看上去显得保守,但却是对目前的约翰逊政府和西敏寺最有效的一条路径。

加泰隆尼亚噩梦再现?

约翰逊此次爱丁堡之行,大体采取在疫情之中人们更应团结一心的语调,但他或许可以尝试另一种策略:向苏格兰民众证明,强行进行公投独立的“悲惨后果”。

尽管加泰隆尼亚的公投与苏格兰的公投仍存在根本上的不同——西班牙1978年宪法强调国家不可被分裂,禁止任何试图分裂国家的行动,但苏格兰法令却给了政府认可之下举办独立公投的空间,也就是说,加泰2017年上演的西班牙警察阻止投票、与选民冲突的混乱场面不会在苏格兰出现——不过,其先例仍然对苏格兰独立公投有警示作用。

2017年9月,加泰议会虽然通过了举办公投的决定,且规定投票不对最低投票率做限制。最终90%选民投了赞成票,但投票率却只有43%。此后该数字被西班牙政府及外界援引作为投票结果缺乏正当性的证明。此外,在西班牙派出的执法人员的干预下,内政部表示有70个票站被关闭,加泰方面则称仍有超过70%的票站正常运转,但投票用的电脑系统也遭受攻击。

对于苏格兰而言,一个不那么戏剧化、但实际结果类似的情况亦可能上演。苏格兰保守党(Scottish Conservative Party)领袖罗斯(Douglas Ross)在本周表示,如果苏格兰民族党无法取得西敏寺的同意,保守党将不会参与公投的拉票活动。另一位统一派的议员则警告民族党称:“如果你想继续推进(公投),那么就那样做然后让自己出丑吧,去办一场99%赞成票但投票率却几乎为零的公投。”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民族党在苏格兰32个地方政府中并不掌握多数控制权,也就意味着负责操办投票的地方政府有可能选择不配合SNP。

+4
+3
+2

最重要的是,施雅晴推动独立公投的一个核心目标便是让苏格兰回到欧盟的怀抱,但如此“粗暴公投”所带来的后果则是彻底关上欧盟的大门。加泰独立后,欧盟方面表示加泰议会的独立声明是对西班牙宪法以及《加泰隆尼亚自治条例》(Statute of Autonomy of Catalonia)的侵犯,且欧盟不会有任何一方认可加泰的宣言。

2016年的脱欧公投中,苏格兰和北爱尔兰都赞成留在欧盟,此后几年的脱欧议程则显然是违背了苏格兰民众的意愿进行的,事件本身被视为一定程度上助长苏格兰民众独立意向的重要因素。苏格兰知名经济研究机构 Fraser of Allander Institute认为,脱欧给苏格兰带来“相当大的挑战”,且已经给经济产值带来了达30亿英镑的损失。

多数民众对公投的支持、加上苏格兰民族党预计在五月的议会选举中大胜,这将约翰逊置于一个需要小心应付的处境,如果对公投问题态度强硬地予以否决,则是完全忽视苏格兰民众的合理诉求,反倒给独立派更多把柄、导致独立的势头更猛;但在独立势头高涨的时刻达成公投协议,则很有可能使约翰逊成为导致苏格兰被分裂出英国的罪魁祸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