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利维坦浮出水面 科技巨头在吞噬民主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白宫送走了“麻烦制造者”,但美国在各领域面临的麻烦远未结束。发生在1月初的美国国会暴乱,以及随之而来的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与相关科技公司连手封杀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社交媒体账号,让舆论开始关注“民主的危机”:特朗普让美国多年来形成的政治规则失效,而科技巨头手握信息与数据形成的巨大权力似乎成了另一个“利维坦”。对此,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袁征。此为系列采访第二篇(共两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痛定才能思痛 或有更严重的危机等着美国

推特公司在美国国会暴乱事件后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的个人账户,理由是“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行为的风险”。

多维:国会暴乱事件之后,几乎所有的美国主流社交平台与科技公司封禁特朗普社交媒体账号的举动,让舆论对于“美国民主危机”的讨论上升到了另一个维度。特朗普被封号固然有咎由自取的成分,但同时也让人们看到了科技巨头对于信息的垄断和控制力,以及以自己的主观意愿为公共讨论划定界限的“信息霸权地位”。欧盟委员会负责内部市场的委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专门就此事发表的评论文章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想法: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在国会骚乱之前未能有效阻止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的传播,事件发生之后又在没有民主监督的情况下独自决定封禁特朗普账号,不受外部监管的社交媒体显然对民主制度形成了威胁。更有评论者认为,掌控大数据的科技公司似乎更像是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1984》中所描写的“老大哥”。

袁征:任何一个国家,精英阶层,或者你说的科技巨头,他们都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和社会影响力,这是一个客观现实。

按照谁家的平台谁负责的逻辑,科技巨头当然对自己的平台有管理责任,他当然他应该有一个价值的判断,尤其涉及到像特朗普这样不断的煽风点火、混淆是非,影响又这么大,如果这些企业或者公司不采取措施的话,大家一定会说你为什么不管?这是你的责任。但问题是,完全只靠科技公司自己的价值判断去管理这些平台,可能也有很多的问题。这种状态比较矛盾,什么都不做事没尽到责任,但好像类似封禁特朗普账号的做法又很有争议。

但这个问题相对于美国现在面临的各种难题来讲,我觉得更容易解决,只要通过立法,或者相关的执法机构进行约束管理,明晰高科技公司的责任和义务就行了,我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多维:但在美国高科技公司已经具有强大游说能力的背景下,立法的过程会不会变得特别漫长?

袁征:关键要看大家是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要得到重视,(立法过程)就不会很漫长。即便法条在相对快速地通过之后,在实施的过程中发现一些问题或漏洞,也一样可以修正,法律从来都是这样的。

美国社会讲究“法无禁止即可为”,在现行法律没有做具体规定的情况下,高科技公司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价值判断来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当然,这里面存在有争议的灰色地带,比如高科技公司只保留自己认可的一些言论,不认可的就可以封号,这有点像言论筛查了,西方的价值理念肯定是不认同的。我相信,如果美国人认为这真的是很大的问题,未来一定会对这些方面做出法律上的规定,而且法律条文会更为严格和细致一点。但是其中对于高科技公司责任与义务的规定,包括对它们的限制,我觉得应该寻求一种平衡。

这其中有很多可以探讨的余地,我不是法学家,但是我觉得从法律精神来讲,既然出现了问题,如果认为应该立法,就应该听取正反两方面的声音,让各个领域的人来参与讨论,在讨论的基础上通过出台法律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相对来讲比较简单,并不是很复杂。

+7
+6
+5

多维:其实很多人对于科技巨头的担忧在于,在如今的信息社会,信息与数据已经成为一种生产要素,一如当年的石油与钢铁,当科技巨头全面掌握这一要素的时候,它们也就掌握了巨大的权力。凭借手中的大数据与算法,科技公司几乎可以决定人们每天看什么、不看什么,想什么、不想什么,以及怎么去想。这也是美国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等人于2020年11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如何从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拯救民主》一文的出发点:科技巨头对于言论和舆论深度的影响,是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政治实践所未曾碰到过的局面。人们需要警惕的是科技巨头手中过大的权力,而且这种权力从目前看上去缺乏有效地监督。

袁征:我相信这种讨论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但我想强调的是,科技公司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必然是在某个领域处于领先,其拥有更大的影响力是自然的,这个东西没法解决。就好像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你对他说“你不应该拥有那样大的影响力”,这话有意义吗?没有意义。你只能对他的言行做出约束。同样的,对于科技公司可能给社会带来的风险,也只能是明晰界定它的责任与义务,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

何况从另一个角度讲,你还要不断鼓励这些科技公司能够不断地改革创新,不能只谈风险的那一面。就像那些社交媒体平台,是不是让大家的生活更为便利,让信息流动更为流畅,这些是不是民主所需要的?这是不是对民主制度做出的贡献?

我的意思是,看问题不能只看到一个切面。这也是为什么我很欣赏美国的听证会制度,这种形式能广泛听取各方的意见、各种利益群体的诉求,其实中国也在做这样的尝试和努力,尽管有些时候还不太规范。你所提到的问题不光是美国的问题,不光是西方民主国家的问题,今天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面临这样的问题,这里面甚至还涉及到全球治理,应该对此进行讨论,应该对科技公司加以规范,但是如果你只想着要刻意限制它,首先你做不到,其次对社会也没什么好处,为什么?比如苹果公司在全球有那么多用户,它所掌握的数据到底会怎么使用,大家其实心里也发怵,但你不可能不允许老百姓使用苹果手机了,这种想法即没有意义,又做不到。何况把高科技公司的积极性都打压下去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发展动力是什么?

所以需要完善的是一套规则、一套法律制度、一套机制,来对科技公司进行约束,而且还要避免打击它们的积极性。这一整套体系的完善不可能一步到位,因为科技每天都在发展,很多我们想不到的漏洞会不断出现。因为一些潜在风险就轻易把原创性的东西都封杀掉,有点杀鸡取卵的味道。

相对于贫富差距加大等社会问题,我不认为科技公司给民主带来的风险是很要命的问题,只要遵循法治的思路就可以解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