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垮台为拜登修正对华政策扫清道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第59届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于2021年1月20日在华盛顿国会山举行,拜登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AP)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自毁式自恋随着其政治运动的戏剧性垮台达到顶点,并在共和党内部造成了严重的分裂。再加上参议院的控制权向民主党转移,这意味着,新总统拜登(Joe Biden)如今可以放弃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外交政策,恢复历届美国政府长期以来对建立和平、合作和基于规则的多边国际体系的承诺。

拜登在他反复提及与美国盟友重建关系的方案时表达了这一点。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这些盟友通常更多被看成是对手。虽然拜登也宣称,他打算对中国、俄罗斯和其他被认为是美国对手的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但从美国全球企业的商业利益出发,他更有可能重回“一切照旧”。比如,拜登很可能放弃特朗普违反WTO规则、利用特别关税来欺凌朋友和敌人的做法。

这也许为美中贸易关系的改善扫清道路,使两国通过谈判,结束特朗普的贸易战。特朗普并没有让北京做出有意义的让步,因为与大多数强国一样,中国不希望向单边要求这一压力屈服。另外,中国最近与欧盟和美国的谈判立场表明,它有意做出让步,但希望得到一些回报。

在与特朗普政府连续几轮的谈判中,中国针对特朗普的单边要求提出了自己的反制方案,这是贸易谈判中的正常做法。持久协议的达成通常是因为双方都受益。尽管缺少私底下谈判的细节,但有迹象表明,特朗普习惯性地无视中国的关切,只简单重申自己的要求。这通常是不会或不可能让中国让步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的许多提议都涉及重回美国自己在二战期间和战后帮助创建的基于规则的体系,在特朗普之前,华盛顿一直是支持这个体系的。然而,特朗普政策的一大主旨就是反对全球贸易体系的制度性基础设施,支持单边要求。许多人认为特朗普的做法是“交易性的”,而非依法办事,但这种说法太过宽厚,这一点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显。他对制定规则约束美国或约束作为总统的自己毫无兴趣,所谓“交易”不过是“无法无天”的委婉同义词。他不想有新的规则、程序或机构,只想人们默许他的单方面要求。

中国与欧盟最近的谈判表明,北京方面愿意做出重大让步,进一步向外国企业开放中国经济,但前提是建立相互约束的规则,而不是对单边要求做出让步。欧盟和中国在一些长期困扰美中谈判的关键问题上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包括对外国金融机构进一步开放,以及允许外商在华设全资制造子公司。根据现行法规,在华外资企业通常要有一个中国本地的合资伙伴,这令外国企业更难保护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如版权和专利。似乎是为了让这些可能性吸引美国公司,中国政府在2020年6月批准摩根大通在中国成立首家外资全资控股的金融期货公司。

+23
+22
+21

不过,中国不太可能给美国提供类似的协议,除非谈判桌上有胡萝卜,而不只是特朗普的特别关税大棒。拜登政府是知道这一点的,据《泰晤士报》报道,拜登团队曾谨慎地要求欧盟谈判代表在拜登上台之前拖延与中国敲定协议,以便美国能与欧盟和日本、韩国等其他主要盟国就采取统一对华立场进行协调。如果中国真正打算更紧密地融入全球经济的话,它就应当欢迎这种多边努力,进而达成一项全面的贸易协议,回归被特朗普抛弃的基于规则的体系。

有些人也许怀疑特朗普时代是否真的终结了。特朗普的个性和无法无天使他注定要自我毁灭,而不是有尊严地卸任。主流媒体对被特朗普煽动起来的狂热追随者一直心存畏惧,但是,它们对最初助力特朗普成为总统候选人的社会挫折感和焦虑感缺乏真正的理解,后来它们又走上错误的反方向,以为特朗普有神秘的超能力控制他那些被施了魔法的选民。

现实却是平常无奇得多。特朗普不过推动了共和党内部长期存在的激进倾向。他没有用更隐晦的“狗哨”指责是外国人、少数族裔和移民造成了美国的经济困境,而是夸大其词,罔顾事实与真相,他令许多共和党选民欣喜若狂,因为特朗普自诩是他们的斗士,他要反抗与企业金主沆瀣一气的华盛顿腐败政客,反对闹哄哄的非白人选民毁掉了大部分中产白人的未来,让他们在经济上没有安全感,在文化上受东西两岸精英的鄙视。

特朗普家族几代人都无所顾忌地从腐败的房地产行为中获利,这使他对无法无天不存任何尴尬。他可以公开炫耀自己的任性,从而打动他那些心怀不满的选民,以为他可以赋予他们同样的特殊力量,这种力量一直以来使他得以避开戏弄法律的不利后果。如果这个体制已经烂透,那为什么不佩服那些敢于抓住自己应得东西的人呢?有预见的电影制作人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e)说,很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都把他看成是他们投向整个腐朽体制的“手雷”。

然而谎言的问题在于它会越讲越多,直到把说谎者禁锢在自己编织的网里。早在2016年我就明显看出,特朗普不明白一个称职的政治战略家要区分开两种谎言,一种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一种是自毁到令说谎者对现实的把握不足以让他认清自己的最大利益。这是特朗普的致命缺点。

1月6日,特朗普号召他的乌合之众向自己的国会开战,这一天是按照宪法确认拜登获胜的日子。这次攻击毫无意义,只是为了安抚特朗普受伤的自尊心。它没有成功的机会。美国的集体军事领导部门——参谋长联席会议在一份声明中明确表示,他们忠于的是合宪的继任,而非忠于他们不光彩的总司令。按照美国的宪政传统,他们只服从“法律命令”。与特朗普许多可笑的计划一样,他让自己成为暴民的神王,而这对那些受苦、受骗甚至葬送了性命的人来说,不过是一场悲剧,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共和党会因为追随特朗普这场虚荣的鲁莽闹剧而四分五裂。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美聚焦”,作者詹姆斯·诺尔特[James Nolt]为纽约大学客座教授,世界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