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变|30年前熟悉一幕再现 历史重演的三个原因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2月1日的缅甸政变引发全球关注,缅甸军方在这场政变中角色依旧醒目。不乏有人将此次政变与30多年前缅甸划时代意义的“8888民主运动”和1990年大选后的动荡相对比,认为在经历了过去十多年内由巩固与发展党(USDP)和全国民主联盟(NLD)的渐进转型后,此次军方发起的政变会令缅甸民主化进程严重受损。

对缅甸民众来说,政变其实是早有知觉的事情,点击查看解说:

+2

可是细究历史和现实,人们或许未必需要这么悲观。

“8888民主运动”

1962年3月,缅国防军总参谋长奈温发动政变,推翻吴努政府,成立革命委员会,从此开始了缅甸长达49年的军方统治。虽在奈温统治下缅社会相对平静,但军政府和民众之间的紧张关系没有实质性的缓解,军民矛盾始终存在。

期间自1985年11月开始,为了纪念奈温生日以及迎合他的吉祥数字9,缅甸军政府在后续两年的时间里无预警地先后作废多种面额纸币,并发行面额与9有关的新纸币,自此大量面值不能被9整除的钞票全部作废,如100缅元、75缅元、35缅元和25缅元全部废除,只留下45缅元和90缅元面值的钞票流通。

此次的“货币改革”之后,首先被点燃怒火的是学生,因为他们为学费而储存的钱一夜之间变成废纸,仰光理工学院的学生率先在校园举行抗议活动,罢课示威。1988年3月,抗议队伍不断壮大,数以万计学生走上街头游行,部分学生与警察产生冲突并遭枪击,政府暴行彻底激怒了广大民众,并爆发全国范围内的游行示威,持续数月之久。

缅甸国内的抗议时常爆发,这是有历史原因的,点击大图浏览:

+3
+2

7月,奈温迫于政治压力辞职,被称为“仰光屠夫”的盛伦在7月26日接任纲领党主席并成为新总统。盛伦上台后局势并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他采取了更加强硬的姿态,实行军事管制。这些做法不断激化军民矛盾。各地游行示威活动进入8月后进一步加强。缅甸全国学联决定在8月8日举行全国大游行,全国各地除学生、农民和工人之外,政府职员、僧侣、教师、医护人员、甚至部分空军和海军的军人也参加游行,无视政府禁令涌向街头。抗议活动达到空前高潮,也成为后来对缅甸产生深远意义的“8888民主运动”。

缅甸军政府鉴于抗议形势,在1988年8月3日宣布从晚上20时至凌晨4时之间实施戒严,并禁止5人以上的群体聚集在一起。待得8月12日,失控的局势迫使盛伦辞职。为了缓和局势,纲领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推举唯一的文官貌貌出任总统,并宣布同意在缅甸实行多党制,同时解除军事管制,并下令部队撤离市中心。

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局势,但民众想要的民主远不止于此,他们要求立即结束纲领党的独裁统治,成立临时政府,并再次爆发全国示威浪潮。

昂山素季就是这场民主运动的见证者和民主先锋。作为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她的加入为运动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动力,而她本人很快就成为反专制、促民主的代表人物。8月26日,她在仰光向50万民众发表演讲,支持人民争取民主和人权,并在此后成立全民盟。随着前总理吴努和退役将军昂基等政界元老的加入,“8888民主运动”被再一次推向高潮。

不过即便社会亢奋如此,也未能改变「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历史定律。1988年9月18日,缅甸军队突然接管国家政权,宣布废除宪法,改国名为“缅甸联邦”。同时废除一党制,实行多党民主制。以苏貌将军为主席的“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实行军事管制,强硬镇压抗议者。军队开进全国各主要城市,乃至出现对示威者无区别射击之情况。到9月21日,军政府重新控制了全国局势。这场被称为1948年缅甸独立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运动在军政府的镇压维稳之下结束。各方估计死亡人数在数百乃至数千人之多。

1990年大选:军方手中的“缰绳”

铁腕镇压局面的军队随即采取后续行动,一方面肃清党政军人马,加强军队规模,另一方面尝试开启政治改革。不过,对军政府而言,改革只能是“渐进”的。

1990年5月27日,缅甸举行首次多党制大选,有93个政党参加竞选。其中,1988年成立的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对于这种一面倒的选举结果,时任军政府拒不承认,并继续维持军人执政模式,民主大选结果也就此被推翻。反对党领袖、全国民主联盟秘书长昂山素季其后遭到军政府多次长期软禁长达数十年,直至2010年11月才获释。

昂山素季在缅甸国内外享有非常高的声望,点击图集浏览:

进入21世纪,缅甸军政权因应国际大环境的变化,乃至国内持续孕育的民意,一面继续使用更加专制的统治模式,为准备下一次选举而开始审慎起草新宪法;另一方面也开始尝试政治改革。譬如在2010年将政权交付于亲军方的巩发党手中,乃至在2015年允许进一步放开民主选举,令昂山素季和全民盟掌政,都可谓是“扶上马,送一程”的尝试。

不过,很显然的是,缅甸军方一直认为改革应在可控范围之内,军方也一直“手持缰绳”,一旦出现“脱缰”的情况乃至迹象,便会再次收紧控制。

1990政变的延续,2021政变的必然

过去数年间,昂山素季的情况是令人感慨的。从外部望去,她游弋于中美印三个大国之间,从各方得利。但从内部观之,她一方面因为认识到军方的权势,是以更多采取与之共生的合作方式,更多与缅族的利益靠近,致使全民盟逐步失去了少数族裔的支持,而这些群体本是她和全民盟最主要的支持者,且“民族弥合”也是她和全民盟赖以立身的政治口号;另一方面,全民盟虽然有所减速,但也在持续进行,从缅族和军方既得利益者的角度望去,她所推动的进程又太快了。

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向多维新闻表示,缅甸的民主政治,或者说议会政治还不够成熟,重要的不是“胜选者说什么”,而是看“败选者服不服”,如果主要反对党及其他的小党都不接受大选结果,那么将大概率带来动荡,军方也就有必要采取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全民盟在2020年11月大选期间取得与1990年选举一样的压倒性结果后,军方所做第一件事便是站在反对派和其他少数党一边,质疑联邦选举委员会的问题,让其做出澄清,更准确地讲是做出“某种妥协”。而当全民盟认为选举没有问题,便迎来了军方“收紧缰绳”,依据宪法接管国家权力的时刻。

回望缅甸社会的历史和现实,前后两次政变似乎有三个不可避免的必然性。

在2020年大选前,缅甸国内即有动荡隐患,点击看解说

+2

第一,严重的健康和贫困危机、不完善的教育体系,以及因财富、种族和宗教等各方因素而持续的社会分裂,都使得其议会政治将长期充满撕裂和分歧。面对分裂的社会,军政府认为必须在选举之余,借协商和妥协寻求共识,否则便只有高压统治才能确保国家统一安定。

第二,同样类似于三十年前的情况是,纵然军方高层展现出“扶上马,送一程”的意愿,诸如昂山素季和全民盟在执政过程中,也必须认识到旧有利益体系的影响力。即便军方形成了“必须逐步让利”的共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倘若做得过激,“民主改革”过快,也必然引起反弹。

第三,依旧和三十年前相似的是,关乎军方仅宣布紧急状况维持一年,且于第二天释放各省各邦领导人和议员等情况,以及这历次“既掌权,又放权”的情况,都可以判断,军方此次发起政变的目的并非“夺回政权”,而是“强迫昂山素季和全民盟让利”。缅甸的民主化进程,也不会因此而停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