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民主的未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如果时空倒转,让一百多年前写下美国民主研究开山之作《论美国的民主》的法国著名思想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来到今天的世界,他的内心大概率会五味杂陈。当年他所预言的“民主即将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可避免地和普遍地到来”,至少在价值、理念层面成为现实,他所忧虑的多数人暴政和自私封闭的个人主义等问题正在不幸上演,其严重和复杂程度甚至已然超过他的想像。

以托克维尔当年看好的美国民主为例,作为全球最强大、最先进的民主国家,美国竟然会在四年前选择一名从未有过任何执政经验、经常撒谎、施政能力和个人品行备受质疑的地产商人特朗普(Donald Trump)来担任总统。

过去四年的施政表现足以说明特朗普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政治家,四年多前他能在美国选举民主制度下成为总统,只能说明美国民主存在有待填补的漏洞。(AP)

四年来,特朗普的任性、自私、民粹、反智和自以为是给美国制度、人民生命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重伤害,政治内耗和社会撕裂空前加剧,深层问题积重难返,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全面失控。

但令人诧异的是,在他给美国带来那么严重的灾难和分裂,让整个国家陷入危机的背景下,居然还有7,400多万选民支持他连任;在他的败选事实已非常显而易见的情况下,在他缺乏实据的指控和鼓动下,居然有相当数量的民众近乎狂热和偏执地随他起舞乃至铤而走险,酿成通常在政治溃败的社会才可能发生的国会骚乱。

放在更大范围来审视,在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所描述的全球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建立起来的民主体制,不论是传统西方体制,还是诸如印度、韩国、台湾地区在内的后起民主体制,普遍存在治理不彰的困境。

那些被选上去的政治人物,起初大多被寄予厚望,可往往严重缺乏与解决问题相匹配的责任担当、手腕、智慧和品行,根本难以急人民之所急,只能任由社会痼疾和深层次弊病如“温水煮青蛙”般不断生长,让选民的希望一再落空,由失望变为愤怒。在应对重大危机时,比如疫情,民选政府容易缺乏领导力,要么自私无能,政策谬误百出,要么被民粹裹挟,瞻前顾后,进退失据,白白耽搁时机,加重危机。

让人不得不追问的是,民主怎么了?为何世界范围内的民主接连遭遇困境?首先,民主制度本来只是复杂的国家治理的重要一环和构成,不是全部,甚至不是主要构成,民主的效用是有限的,但许多时候在许多地方,民主制度总是被神圣化和意识形态化。其次,现有民主形式的内在缺陷正在某种程度上毁掉民主的未来。

某种意义上讲,政治是人民与共同体结成的契约。人类结群而居,组建共同体,本质上是为了生活更美好。民主旨在提升政治的文明程度,但亦是为了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服务于政治、让人民生活变得更美好的契约。如果民主体制不能满足人民的期待,不能实实在在解决问题,终究是不牢靠的不正当的。而在此过程中不去祛魅民主,不去卸下附加在民主身上的意识形态包袱,不去检视和改革选举民主,只空泛地喊着民主价值,那不是拯救民主,而是捧杀民主。点击订阅 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6期《多维CN》(2021年2月4日)封面故事栏目文章《民主的未来》。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