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被扣押|军方政变真正目标并非夺取政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月1日,缅甸仰光,人们为了应对军方宣布的紧急状态而储备大米。(AP)

2月1日,缅甸军方突然将昂山素季等人扣押。之后,缅甸军方宣布接管国家政权,并规定国家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副总统敏瑞就任代总统。此次军事政变因何而起?为何在短短不到12小时的时间里,缅甸军方就能轻易进行一场军事政变?这次大选对中缅关系和新上台的拜登来说会造成何种影响?多维新闻对此进行分析和解读。

缅甸突如其来的政变受到全球舆论关注。已经接管国家权力的缅甸军方2月1日晚间通过电视发表声明,宣布对缅甸现政府进行大规模改组,政府部门中有11个部长被替换,24个副部长被解除职务。

根据媒体2月2日的消息,此前被扣押的缅甸各省邦首席部长和议员将于当天获释,但是所有获释人员将被要求留在家中。而此前有消息称,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总统温敏被军方软禁在首都内比都家。昂山素季1日向公众喊话“不要接受政变”。

缅甸军方在接管权力后的表态,似乎体现出了相对克制的意味:在实施紧急状态的一年之内,将改革联邦选举委员会,一年之后会重新举行大选,届时将把权力交给获胜政党。不过依然有不少国际观察者认为,缅甸自2010年开始的民主化进程被这次政变“终结”了。

对此,缅甸问题专家、美国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中国项目主任孙韵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宣布缅甸民主化进程就此结束为时尚早,缅甸军方的目标不是作为政府去执掌国家政权、行使治理国家职能,否则2011年就没有必要交出权力。2008年制定的缅甸宪法重点保障了缅军的政治利益、地位和特权,但也规定了国家要有民主选举,执行繁荣而有纪律的民主。

因此她认为,军方最终的目标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当军方认为自己利益受到危害的时候,才会“铤而走险”,接管权力,但是执政并不是缅甸军方的最终目标。

早在去年11月大选前,缅甸就有发生动荡的危险,点击大图观看⇩

+9
+8
+7

至于缅甸军方的利益受到了何种威胁,有观点认为,应该与去年11月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缅甸联邦议会选举中大胜有关。根据缅甸法律,任何一党如能在上院(民族院,共224席)、下院(人民院,共440席)一共取得超过322席,即可取得执政党地位。民盟在此次选举中取得上院138席,下院256席,一共396席,比2015年首次胜选时还要略高,在具体的得票率上更是高达83%。

这或许让军方产生了威胁感。从去年11月底开始,军方开始频繁质疑选举中存在舞弊现象。在某种程度上,军方未必是真的质疑议会选举的合法性,而是期望民盟能做出某种妥协姿态,保证未来不会侵犯军方利益,让军方“安心”。而民盟和联邦选举委员会的回应是,选举合法合规,又有国际观察员在场,不存在舞弊现象。

真正让军方不满的,恐怕是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尤其是民盟曾于2020年试图修宪,目标直指军方在议会中四分之一的天然席位,只是未能达到宪法规定的通过门槛(在议会投票中取得四分之三以上赞同票)。如果民盟带着更高的选民支持率开启下一个五年任期,势必会在修宪问题上有更多的尝试。

也就是说,此次政变实际上是缅甸多年来未曾解决的军政关系在不断的矛盾和摩擦中的一次爆发。

不过孙韵指出,从军方宣布的内容来看,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结束后要再次进行大选,然后还政于获胜党派,军方的诉求不过是自己的利益要得到保留、得到保护。她强调,缅甸政治的发展不是线性前进的,不能因为政治生活出现后退就断定民主化进程结束了。

但现实的问题在于,在军方能够兑现一年后重新大选的承诺的前提下,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还能继续在议会中拿下多数席位吗?或者说,民盟届时还有继续同军方博弈的政治资本吗?

孙韵认为,从现在的局势看来,民盟届时能否参选尚未可知。比如军方可以宣布民盟在去年11月的大选中违宪,从而追究民盟的责任,甚至宣布其非法。就算民盟一年后还能继续参选,届时的大选环境也不一定能做到公正平等,民众的选票也会受到多种政治因素的影响。缅甸本身就不是充满信任的社会。回溯过往,在军政府主持下的选举,民盟的主要在野对手巩固发展党在2010年的大选中表现尚可。

至于民盟与军方的博弈,孙韵表示,即使是此次选举,军方的目标也不是让民盟下台,而是允许民盟获胜,但不能动军方的“奶酪”。如果民盟在未来的选举中再次参选并获胜,可想而知军方会在选举过程和结果上平衡民盟的影响力。

昂山素季(中)领导的民盟未来政治前景难以预料。(AP)

缅甸政变发生后,多国对此做出表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将缅甸军方的举动称为“对民主改革的沉重打击”。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谴责政变和对昂山素季的“非法监禁”。欧盟领导人也发出了类似谴责。澳大利亚方面呼吁缅甸军方要遵守法治,透过合法的途径解决争议。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更是呼吁国际社会向缅甸军方施压,并警告称可能重新制裁缅甸。

不过孙韵认为,西方的反应会有一个升级的过程,如果一开始就把所有的筹码(比如制裁)都加上,那么未来再想约束、影响缅甸军方的行为,就没有说服力了。西方如果要对缅甸制裁,应该会等政变尘埃落定以后才会增加,在此之前还有外交、政治、联合国等多条渠道。

缅甸政变的另一看点是缅甸与周边重点国家的关系,尤其是中国。2021年1月,中国外长王毅出访缅甸,当时曾分别会见昂山素季与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2月1日的例行记者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针对缅甸局势的提问,表示“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孙韵表示,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是绝对的,这一点并不取决于谁执政,因为无论谁执政,缅甸都不可能抛开中国独立发展。

但她也认为,缅甸军人再次掌权,会给中国外交带来新的压力,由于中国的不干涉内政原则和不介入态势,必然要为缅甸军人政权在政治外交上承担一些压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07年中国为了向缅甸军政府提供支持,在联合国安理会行使否决权,阻止安理会关于缅甸的提案。

经济方面,孙韵表示缅甸政变后经济发展和外部投资会再次陷入不确定状态,虽然不一定直接影响中国已经建成的项目,但是新的项目难免会面临推迟等等波折。

国际舆论中亦有评论者提到,中缅经济走廊是近年来中国与缅甸最重要的合作规划,其承载着中国获取印度洋出海口的战略目标,也是中国通向南亚和东南亚互联互通的枢纽,如今缅甸政局生变,中缅经济走廊面临的风险或许也会增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