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中非共和国:内战宗教矿物与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木材和牛与非洲心脏地带正在发生的内战有什么关系?

在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叛乱组织正在包围由联合国、俄罗斯和卢旺达军队保卫的首都班吉(Bangui)。这场由去年(2020年)12月底有争议选举引发的冲突至今已造成数十万人流离失所。这场中非内战看似是一次政治事件,却与该国的地理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威胁政府的叛军已经围结在最近从流亡中返回的前总统博齐泽(Francois Bozizé)周围。博齐泽抗议中非宪法法院排除他参加最近选举的决定,并否认1月4日现任总统图瓦德拉(Faustin-Archange Touadera)再次当选的结果。

2014年4月,中非的“反巴拉卡”武装组织成员在距首都340公里的一个村庄(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叛军目前控制了这国家的大部分地区,并经常阻断通往邻国喀麦隆(Cameroon)的主要公路的通行,而这道路是向中非这个内陆国家输送经济和人道主义资源的主轴。

1月29日,联合国难民机构(UNHCR)表示,由于内战,已有超过2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约有一半,即9.2万名难民逃往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1.3万多人越境进入喀麦隆、乍得(Chad)和刚果共和国(Republic of Congo)。其余难民则在国内流离失所。

十年内战

这不是反叛分子第一次威胁中央政府,而是近20年前冲突的延续。2003年,当时还是将军的博齐泽推翻了中非第一位民选总统,自掌总统权力,于翌年引发了第一次内战,被称为“中非共和国丛林战争”(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Bush War)。

2007年至2011年期间,双方慢慢谈成和平,但2012年,名为“塞雷卡”(Séléka)的武装组织新联盟指责政府不尊重和平协议,迫使博齐泽逃离国家。总统离任后,种族和宗教分歧雪上加霜,引发了第二次内战。

以穆斯林为主的塞雷卡联盟上台后,使该国占多数的基督教徒感到担忧。这促使基督教民兵成立了名为“反巴拉卡”(anti-balaka)的反对塞雷卡的武装组织。而塞雷卡联盟掌权后不久就分崩离析,破碎成一个软弱的国家政府和不同广大地区的各种“前塞雷卡”(ex-Séléka)派别。

2013年和2014年前后,不同宗教之间的斗争达到了顶峰,联合国和法国都警告指,该国正在“走近种族屠杀”。此后,战斗有所降温,但并未消失。除了宗教差异,前塞雷卡各派之间的种族差异也将冲突进一步加深了。

中非不同群体的生活方式之间的对立也加剧了紧张局势:许多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是定居、农耕,而许多穆斯林则是游牧,争夺土地成为另一个争斗的理由。如今,不同武装组织控制着全国三分之二左右的土地,政府主要控制着首都和西南部的一些周边地区。

然而,这些族裔和宗教分歧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在这些分歧的背后,是对中非共和国自然资源控制权的争夺。

中非的“资源诅咒”

中非共和国经常被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视为“资源诅咒”的极端例子:指的是一个国家拥有大量的某种不可再生的天然资源,却反而形成工业化低落、产业难以转型、过度依赖单一经济结构的窘境。

中非共和国位于非洲腹地,是世界最低度开发的国家之一,经济以农业为主。全国有67%人口每日生活费低于1美元(约7.8港元),无法满足儿童的温饱需求,更别提医疗和教育。(视觉中国)

中非共和国拥有丰富的矿藏,如铀储量、原油、黄金、钻石和钴。中非共和国还拥有丰富的木材、水电资源和可耕地。尽管如此,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它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十个国家之一,也是人类发展指数最低的国家之一。

“资源诅咒”可以为中非不断发生的战事提供了另一种解释。今年1月发表的一项最新整合研究分析了46项研究的数据,发现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可掠夺资源(如石油、黄金或木材)越多,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越高。而且,2014年的另一项研究曾发现,1997年至2010年期间矿产价格的上涨导致非洲国家的暴力事件平均增加高达21%。

中非共和国丰富的自然资源让国家各地出现了“武装企业家”,他们利用教派分歧划分出个人领地,从非法矿产和木材贸易中敛财。这些资源不仅刺激了各派别自相残杀,而且使控制资源开采的人能够购买武器和资助他们的战斗,从而使冲突能无限期延长。

资源的供应也破坏了国家的治理和经济活力。短期收益的承诺往往导致地方和国家领导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售原材料,对国家的基本基础设施、教育和安全投资不足。

外国势力

中非的资源和位于非洲大陆中心地带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地理位置,吸引了著名邻国的注意,使这些邻国在冲突中发挥作用。

北面与中非接壤的乍得,与中非的武装组织有着长期的联系,其中乍得与穆斯林塞雷卡组织的联系早有充足记录证明。然而,乍得对中非的兴趣与其说是宗教,不如说是地理:许多乍得政治精英对牧牛行业有大量投资,并希望能进入中非的大牧场放牧。中非的领土主要由热带草原组成,可以维持大量的牛群。

当然,中非的矿藏也没有被邻国忽视。2019年10月,卢旺达与中非共和国签署了防务和经济协议,使其能够进入该国的采矿业,以换取军事支持。作为联合国驻中非维和特派团的一部分,卢旺达派出了1,800名维和人员,并应总统图瓦德拉的要求,在12月选举前又派出了数百名士兵。

在非洲地区之外,国际大国也试图在中非共和国获得影响力。作为前殖民大国,法国自1960年中非独立以来与该国关系密切,譬如法国资助了并推翻该国短暂的“皇帝”、独裁者博卡萨(Jean-Bédel Bokassa)。然而,近年来,结束内战已被证明是难以实现的,法国的军事存在也有所减少:法国在中非的最近一次任务于2016年已正式终止。

这使得不太传统的合作伙伴得以介入。自2016年图阿德拉首次当选以来,俄罗斯一直在培养这位领导人作为亲密盟友。俄国通过提供军事装备和专业知识来实现这一目标,主要是通过俄罗斯政治上有关系的保安公司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Группа Вагнера)实现的。图阿德拉上台后,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兵一直在训练中非部队,并为总统的私人卫队配备人员。图阿德拉自己的国家安全顾问就是个曾是情报官员的俄罗斯国民。

联合国维和部队在中非共和国执行职务。(GettyImages)

这个合作方式也让莫斯科获得经济收益:2018年8月,两国签署了一项军事合作协议,该协议授予莫斯科以前都由法国享有的权利。不过,除了经济利益以外,安全专家也认为,这是俄罗斯以低成本试图在中非地区提升影响力的举措。

如果俄罗斯介入中非并取得成功,即使其成绩有限,也可能会导致其他非洲国家向莫斯科寻求军事合作。因此,这种军事技术合作是进入其他国家的战略舞台和自然资源的一条道路,特别是附近更大、资源更丰富的喀麦隆和刚果共和国。

目前,中非总统和首都仍然受到政府武装部队、联合国维和特派团以及卢旺达和俄罗斯的军事的保护。

然而,分裂国家的宗教、种族、经济和政治分歧意味着冲突任何一方都不太可能迅速占据主导地位。联合国和法国过去提供的军事支持一直被批评为没有给中非带来持久的安全,只是在叛军和政府之间维持了无休止的冲突。

如今,中非人希望新盟友,尤其是俄罗斯的支持,能够帮助改变现状。不过,如果俄罗斯想避免成为“另一个外国势力”,就需要吸取该国前盟友没有吸取的教训:仅靠军事力量无法解决基于历史和地理的分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