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在缅律师:缅甸因政变陷内外交困 中国态度或成关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2月1日,缅甸发生军事政变,昂山素季被软禁在家。( AP )

缅甸军队因不满大选结果于2月1日发动政变,扣押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总统温敏及一些民盟高级官员,当前局势仍在变化之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缅甸军方喊话施压,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当天援引昂山素季发表的一份声明,“军方的行为将这个国家重新置于独裁统治之下”。未来局势将如何演变,缅甸人民怎么看待国家的政局突变,围绕以上问题,多维新闻采访了在缅甸多年的律师曾勤博。

多维:缅甸自军队发动政变以来,局势变化非常快,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出现了断网、通讯中断的情况,很多公共服务停摆。目前为止,你所在地的情况如何?你如何看待此次政变?

曾勤博:很多人被突然的断网吓了一跳,1日当天只能看到军方的电视频道,很多人在商场抢购,我自己也是其中一个,但街上大体正常。我认为局势还在发展中,可能后续一到两周才会是事件的高峰。

政变之后的缅甸↓

+7
+6
+5

缅甸国内的族群构成比较复杂,这次事件背后有各方博弈的复杂因素,国内的、国际的还有夹在中间的地方势力等等。目前来看,局势还在发展中,军方政变使得国家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但能否一年内维持正常社会运转?一年后能否顺利举行选举?之后军方是不是还要面对巨大的内外部压力?这些都存在不确定性。

多维: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先后发表声明批评缅甸军方的行动,其中美国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警告,如果缅甸军方不撤回行动,将会“采取行动”。从您在缅甸感受的氛围,当地是否会担忧来自外界的制裁?

曾勤博:外部压力,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这是拜登(Joe Biden)政府的第一个较为重要的国际突发事件。这次事件中,缅甸被推上了冲突的前沿,美国不会坐视不理,如果美国没有处理好这件事,会影响美国政府在国际上的信誉。所以美国肯定会继续对缅甸军方施加压力,现在白宫方面的声明符合这一立场,今后几天白宫应该还会拉着盟友一起施压。

中方目前只有外交部发言人就此事表态,发言人表示,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不久前中国外长王毅访问缅甸,与昂山素季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都有过交流,敏昂莱也与王毅提了认为选举舞弊的事情。

从目前来看,中方的意见很关键,甚至比美国更重要。中方未来的表态及行动,都非常关键。

多维: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当天援引昂山素季发表的一份声明称,“军方的行为将这个国家重新置于独裁统治之下”, “我敦促人们不要接受这个(政变),要做出反应,全心全意地抗议这个军方发起的政变。”如何看待这番表态?这样的呼吁民众“抗议”军方的声明,会不会引发缅甸社会层面的冲突与对抗?

曾勤博:首先我不能确定这个声明的真实性如何(民盟主席吴温腾(U Win Htein)确认了其真实性),她现在的处境到底还能不能发声。因为理论上她被控制了,没有网络,也不知道这个声明是基于什么样的目的,昂山素季想要人民怎么回应这件事,我们目前都无法确定。

昂山素季在缅甸国内的声望还是很高的,我相信选举结果已经说明了一切,无论选举有没有误差,但至少大方向是没有错的,因为你不可能把50分伪造成80分。所以,就她个人形象而言,仍然是某种精神象征。

多维:目前局面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再加上疫情还在持续,缅甸内政的稳定性不容乐观,接下来还要面对制裁的可能,在这种多重压力之下,最糟糕的局面会是什么?

曾勤博:缅甸人民和缅甸军方对于糟糕的定义肯定是不一样的,两者指代不同的事情。如果军方顺利控制整个国家,可能就和泰国一样,一年又一年的控制下去,这是可以预见的(虽然08年宪法对延长紧急状态是有时限的(第425条):得延长二次、每次六个月)。

我认为,军方的预期是回到2011-2016登盛主政的时代,但是最糟糕的局面可能是回到1988-2011(SLORC / SPDC),缅甸将会重回闭关锁国,不与外界互动,欧美重新制裁缅甸,只有少数国家如中国、日本和新加坡会给缅甸开一个口子。

对于军队而言,肯定评估过最坏的局面,再差也不过如此,就算没有人制裁,受疫情影响,今年的经济民生也不会好,还不如放手一搏。

当然,背后还有很多原因,总之,被选举结果逼到墙角的军方,会有此一举。

此前,军方与民盟的主要争执点在于修宪,敏昂莱早些时候放话,“如果大家都不遵守宪法,那宪法可以废弃。”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民盟过去五年的主要诉求就是修宪,已经出了很多修宪的提案,这次选举结果出来,修宪肯定要继续往前推进,一旦修宪成功,军方再也无法维持现在的优势。

所以,被触动利益的军方必须绝地反攻,评估了对经济的影响之后发现,也不过如此,就算不政变人民也不会过得更好。从外部环境看,中美缠斗,西方世界现在深陷疫情也是自顾不暇,最多出来说几句,不会有实质性的动作。

就连一直被诟病的罗兴亚难民问题,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西方没办法顾及。再加上疫情又提供了掩护,在历史上,出现任何动荡,人们都会涌上街头,但是现在的疫情又提供了掩护,他们大可说,不能聚集。

所以,综合了所有因素之后,军方利用这个机会就政变了。

多维:军方承诺,在国家紧急状态结束后,缅甸将会重新举行大选,国家权力也将移交给新当选的政党。军方在一年紧急状态结束之后履行承诺的可能性多大?

曾勤博:现在这个阶段这样说,是给民众传递信息,军队掌权只是暂时的,最多就一年时间(08年宪法第417条)。

但是,这一年,军方能要到吗?我觉得现在下定论还太早,另外,就算要到了,一年之后的选举会是什么情况?自上世纪90年代民盟设立以来,只要选举,就是一面倒的大赢。这一点和泰国类似,只要开放选举,他信的阵营都会赢。

缅甸这种情况更突出,因为泰国选民分布的区别是城乡差距或者阶级差距,而缅甸是军人与非军人的差距,军人才多少人?所以人数上就是悬殊的,民盟怎么选都会赢。

多维:历史地看,基于缅甸“双政府体制”,也就是当选政府和军人共享权力的体制,所以注定很难避免类似今天这样的对抗局面。

曾勤博:是。把时间拉得更长一点看,缅甸独立没多久,1962年就发生了政变,整个国家处于军事统治之下的时间要长于民选政府,如果要比较人民对于民选政府和军政府的认可程度,显然人民会认为民选政府不会比军政府差,所以这次选举民意还是站到了民选政府一边,给了民盟机会。

你说的必然性,主要在于枪杆子。这也是民盟政府过去五年失败的地方,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当然,也有可能是力有未逮,也可能是大意,在政治上不够周全,认为有民意就有一切的政治家是犯了幼稚病,从现在这个情况看,选民递过来的选票,可以在军权面前一夕瓦解。

多维:在你看来,民间有可能爆发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吗?

曾勤博:可能性很大。这也是我认为敏昂莱甚至这一年的稳定都可能要不到。其中的关键就在取得大国的支持,这样军方怎么都能拖够这一年,不然,在西方的压力之下,很快就会垮掉。

1988 – 2011的经验显示,只要还有透气口,它们就还能生存。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赌博,缅甸一不小心就很可能把自己推向大国冲突的前沿。

多维:中方在这个过程中能扮演什么角色?因为中国的立场一直很清晰,不干涉他国内政,而且目前来看,中国和民盟及缅甸军方的关系都不错。

曾勤博:对,中国的基本国策是和平共处,不干涉内政,这一点没错。不过在开放的议题上,中国可以积极斡旋,这也是敢于亮剑的一种表现,换句话说,中国可以在外交上表现得更加积极。

为什么中方有可能在缅甸问题上表现得更积极?是因为缅甸很重要,对于中国而言,缅甸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无论是缅甸消极地作为一个对中国比较友善的缓冲地,还是中国积极走向印度洋的桥头堡,或者说充当平衡印度的力量,无论怎么看,缅甸都很重要。

中国在处理周边问题上,与以前的想法不一样,中国在周边投射力量,主要是为了保护核心地方的安全,维持对于外部的一定影响力,对中国而言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缅甸刚好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

多维:从你在缅甸了解的情况来看,此次政变会对外资企业,尤其是中资企业将带来哪些影响?

曾勤博:首先中国企业在大多分布在能源、基建等行业,现在中国想要做的一个大项目就是中缅铁路。2020年是比较诡异的一年,先是受疫情影响,后来又发生政变,很多外资担忧,还要不要继续在这里做生意。

无论是中方的投资还是非中方的投资,今年大都没有落地。对于缅甸来说,现在正面临内外交困的时刻。当然,若政局快速稳定下来,一些项目还是能落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