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在新德里三线筑垒 示威激活政治潜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2月3日,新德里警方已在德里城区北部的辛胡(Singhu)、东部的加兹普尔(Ghazipur)和西部的提克里(Tikiri)三处主要关口修建壁垒,阻止曾于1月26日后随数万辆拖拉机前来,一举冲进德里红堡,在城头升起农民组织旗帜的十万名农民大军在2月6日再度闯入。

其中,印度军警在加兹普尔一线修建的街垒最为壮观,这组埋设了双层铁钉破胎链,布置了13层栅栏和铁丝网以及四层混凝土路障的“要塞”不仅展示了新德里与示威力量对抗到底的决心,要塞化的新德里街头也暗示了莫迪(Narendra Modi)当局与近几个月来因所谓“农民示威”而聚合起来的各反对派势力的冲突,可能也逐渐上升到了近乎于“内战”的层面。其战线更有可能延伸到2023年的下一轮大选。

图为1月26日示威后印度军警的三处筑垒地区,这三地也是1月26日时拖拉机示威农民的集结地。(谷歌地图截图)

印度当局或已无意妥协

从11月26日开始的“向德里进军”(Dilli Chalo)已陷入僵局。“农民组织”与新德里当局的第九次会谈仍然无果而终,莫迪当局只承诺延缓推行有损大地主利益的三项农业法,这使谈判各方不欢而散:示威者继续在城外坚守,当局也继续静观其变。

图为12月1日后农民示威者冲击入城的重点地区,不难发现,在长达两个多月的对峙后,示威者逐渐集中在了上图的三个关口,这也与本图中的分布基本接近。与之相对的是示威总人数也较之此前号称的三十万回落到了十万左右。(谷歌地图截图)

但这种平衡在1月26日,即印度国庆日之一的“共和国日”被打破了。随着一名示威农民疑似中枪身亡,示威者旋即愤而突破路障,其中的锡克教示威者拿起随身什物,与装备电棍、催泪瓦斯的军警展开大战。这一冲突捣毁了30辆警车,打伤了394名军警。

到当天稍晚时候,示威者冲入德里的标志性建筑,代表印度独立的“红堡”,并在红堡上升起农民组织的旗帜。以此为标志,沉寂了两个月的“农民示威”突然展示了其暴戾的一面。

2月前后,印度军警在清场时开始使用大型金属警棍痛殴示威者,这种赫赫武功让包括《今日印度》资深军事记者巴拉(Abhishek Bhalla)在内的很多人颇为侧目,巴拉认为印度军警拿起了解放军似的冷兵器,却把矛头对准自己人。(Abhishekbhalla7@twitter)

此后的一周内,一些自称“德里周边居民”的活动家以“示威者不爱国”、“侮辱国旗”等口号袭击示威农民的营地,示威农民在同期手持锐器袭击军警营地。印度军警因此挥舞起金属警棍、催泪瓦斯痛殴前两者。新德里当局还在此期间切断了部分冲突地区的移动网络。

驻守在辛胡、加兹普尔和提克里三处检查站,此前被农民的拖拉机大军突破防御的军警也开始趁机把防御工事修得水泄不通,新德里电视台(NDTV)等媒体甚至称其为“ fortresses”(要塞)。印度军警还在1月27日后大举抓捕前往红堡的“拖拉机游行”示威者,这种积极“备战”、秋后算账的态势正在让印度各派人士怀疑莫迪及印度人民党(BJP)当局是否还有继续和示威者接洽的心思。

风波之下的潜流

事实上,自从发现印度军警从1月28日开始大举修筑工事,竭力以铁钉、水泥墙、铁丝网和拒马的混合路障阻止示威者再度进入新德里,这种“展示力量”的行为很快就成了印度各大主流反对党团围剿莫迪的突破口。印度政界就突然呈现了某种近乎于内战的激烈气氛。

加兹普尔一线是印度军警倾注力量较多的地区,点击看印方如何筑垒

2月2日,包括国大党、议会左翼党团、草根国大党、达罗比荼进步联盟(DMK)、全国人民党(RJD)等主要反对党团已两次要求议会休会,商讨此番冲突。

作为印度议会第一大反对党团,国大党旗帜鲜明地提出了“莫迪正在向印度农民发动战争”的口号。其首脑甘地兄妹、即拉胡尔(Rahul Gandhi)和普利扬卡(Priyanka Gandhi Vadra)先后批评莫迪当局以高压钳制言论,应“多造桥、少修墙”。湿婆神军党、印度社会党以及新德里的地方执政党“平民党”(AAP)也先后响应了甘地兄妹的发言,其中AAP发言人还把中国在藏南的建设与莫迪在首都的筑垒展开了一番对比。

也就在前一天,在旁遮普地区和莫迪麾下印度人民党长期合作的传统“友党”,锡克人党团“最高阿卡利党”(SAD)宣布退出莫迪当局。虽然SAD在印度上院、下院共5席,在旁遮普地方议会也只有14席,但它与BJP的反目仍是有价值的:至此,BJP在2019年胜选时组建的21党联盟,目前只剩11党跟随。

辛胡关口也是此次印度农民示威遭遇封锁的一个缩影

+4
+3
+2

到2月3日,马哈拉施特拉邦等地的反莫迪党派也开始了活动,该邦执政党联盟第二大党“民族主义国大党”(NCP)发言人马利克(Nawab Malik)批评莫迪不应内残外忍,如“热衷展示自己的力量”,“应该向中国展示”,而非“与该国农民展开战争”。考虑到BJP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身为第一大党,却被联合起来的国大党、湿婆神军党和NCP夺取了统治权,当印度的各大野党因本次风波开始串联时,BJP和莫迪就有必要当心两年后的大选中是否会发生类似的一幕。

不可否认,本次印度“农民示威”的风波可能终究会走向有利于莫迪当局和大资本的结局。莫迪当局即便取消或架空“特定农产品最低保证价格”(MSP)制度,只要占据多数土地的地主和富农与农业资本家之间形成利益妥协,此番规模盛大的“示威”就有可能在合适的时机告一段落。但它同样也是抛开BJP、国大党之间粗俗攻讦与尖刻言辞,有效观察印度政治环境的时刻。比起当下的热闹局面,外界或许可以开始推测莫迪麾下的BJP当局在2023年4月新一轮大选前的命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