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对话哈佛学者:美国政坛不要再出现另一个特朗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入主白宫第一天便连签17道行政令,以期逆转特朗普时期的部分政策。(AP)

美国总统终于完成了正式权力交接,新任总统拜登(Joe Biden)泪别故乡后宣誓就职入主白宫,此历史性时刻并未发生令外界担忧的暴力冲突。不过自从2021年1月6日,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者冲入国会破坏大选确认程序之后,宾州大道的紧张气氛一直没有散去,一直到拜登上任。这或许也是本次美国大选的主色调,混乱、撕裂。但无论如何,拜登已然是美国的合法总统,他承诺要弥合裂痕。但是动荡不断上演,外界不禁疑虑,美国还是人们想像中的“民主灯塔”吗?究竟是什么动摇了美国民主制度的稳定?随著特朗普被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封杀,包括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内的美国政治学者早前担忧——如何从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拯救民主,成为愈发紧迫的问题。围绕这些问题,本刊专访了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波士顿大学政治学教授陆伯彬(Robert Ross),他是美国的中美问题专家,研究兴趣主要在于中美关系,因此被认为是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

国会暴动为拜登开路

多维: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正在进行的选举人票确认程序,被突然闯入的特朗普支持者打断,由此成为美国选举历史上最混乱的一天。在几乎不大可能推翻选举结果的情况下,是什么促使特朗普上演“最后的疯狂”?

陆伯彬:正如很多观点所认为的那样,特朗普此举表明他的确还不想放弃。他想保证自己在未来美国政坛中不被踢出局,就必然需要依靠基本盘,他本人继续成为“川粉”的领袖,而这要求他必须表示对选举结果的强烈拒绝。

其次,特朗普讨厌失败,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失败。

第三,我们需要认识清楚的一点是,特朗普从未致力于公共事业,在成为美国总统之前,也从未有过公职身份,从这个意义上看,共和党身份,也只是他成为总统的工具而已。

他没有承诺要为共和党的利益奋斗,也不会捍卫美国宪法。我甚至怀疑,他可能都没有读过宪法。

特朗普只在乎获得个人权力,实现和追求自己的利益和政治前途。这些起点,都让他将美国乃至美国人民的利益抛诸脑后。

国会暴力冲击事件现场↓

+3
+2

多维:总统政权的和平交接一直以来是民主政治的传统,此次国会暴动,不免让外界唏嘘,常常发生在第三世界的政治乱象竟然在美国上演,有媒体甚至将其形容为由在任总统煽动的“未遂政变”,如何看待这次事件对于美国政治的影响?

陆伯彬:我认为,“政变”一词过于严重,目前并不知道国会暴力事件背后有多少组织,他们的目的是推翻选举结果,阻止国会进行大选结果的确认程序,削弱挑战特朗普的势力,让特朗普继续掌权。但并不清晰的是,背后是不是有精细的谋划,显然,这是领导人想推翻选举结果引发的事件,所以,用“政变”来描述此次事件,有些不妥当。

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冲入国会的人群显然是受到了特朗普的鼓动,我认为将此次暴力事件称为“暴动”(insurrection)更合适。

第二,国会发生暴动一事说明,我们低估了美国社会的分裂,低估了右翼极端分子和“白人至上”主义力量对美国社会稳定和选举系统的威胁。

第三,这次动乱也意味著,美国要加强对激进组织的关注,投入更多的金钱和精力来找到并起诉他们,恢复一个能够反映主流美国人的美国,如此才能帮助维护政治体系的稳定和宪法不容挑战的地位。

第四,讽刺的是,国会发生这样的暴力事件,让拜登上任之后推动国内议程会相对容易一些,因为人们看到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特朗普和拜登的强烈对比——看上去比起特朗普,作为总统拜登更有责任心,领导力也强得多。

目前,特朗普在美国非常不受欢迎,人们期待拜登能够稳定大局,所以,总的来说,对于拜登,未来的局面反而更顺利了。

第五,美国国会正在推进的弹劾以及对特朗普可能的定罪,对未来提出了警示,这表明,美国的政治系统不会容忍挑战宪法。人们会高度警惕,美国政坛不要再出现另一个唐纳德·特朗普。

拜登出席在国会暴乱事件中丧生的警官纪念仪式↓

民主的韧性仍在

多维:西方世界领导人在美国国会骚乱发生之后纷纷发声,呼吁“停止对美国民主的践踏”。美国一直以来是民主世界的灯塔,民主被认为是稳定的政治体制。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民主党的精英们和主流媒体都谴责特朗普煽动暴力,在你看来,问题出在哪里?该如何用民主解释这一切?

陆伯彬:确实,对于这件事情的解读有很多角度,毫无疑问,发生在华盛顿的暴力事件动摇了人们对于美国政治体制的信任,再加上对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糟糕应对,以及特朗普政府对于盟友的打击,都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以上都是事实。

但我们更应该将目光放长远,首先,美国政治体制依然在抵抗特朗普的破坏,人们依旧可以看到,美国体制中有一种力量,当美国的领导人试图破坏政治体制的时候,却遭遇了失败。也就是说,我们有一个不好的领导人时,美国体制有能力在四年之后让他出局,这是美国体制的优势,2020年大选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相对来说,四年是一个较短的时期,美国恢复公信力需要时间,美国体制的韧性可以帮助做到这一点。当然,关键并不仅仅是白宫换了新主人,美国的军事和经济更需要进行相关改革来确保美国的全球领导力。

多维:正如你所提到的,关键不仅仅在于白宫换人,同样,将国会暴乱仅仅归罪于特朗普就能解释一切吗?也有观点认为,特朗普之所以能煽动这么多人,与美国社会原有的撕裂脱不开关系,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的支持者之所以选择“追随”特朗普,也是为了发泄对传统政治精英以及社会贫富差距过大的不满。

陆伯彬:要说社会的不平等程度,我认同你的观点,但要知道,全世界不平等程度最突出的两个国家分别是美国和中国,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抵抗不平等的声音,主要是因为美国不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美国允许人们说出不满。

但我们并不知道,中国人民在这个问题上有多少抱怨。是的,美国社会不平等是事实,也带来了政治分裂,出台减少不公平的政策也是拜登上台之后的优先事项之一。

值得指出的另一个关键在于,美国过去一二十年,民主的内涵不断扩大,非洲裔、西班牙裔以及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但相对应的,白人越来越不满,因为他们在美国政治体制中的主导地位被削弱了。

美国社会正经历的阵痛是对所有美国人的威胁,要推动某个议题,必然会触碰到一些人的利益,会有很多人因此感到愤怒,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美国社会也必须要直面这些愤怒。

这被有些人称之为“文化战争”,因为很多人不认同美国文化发生的变化,也就是少数族裔以及LGBT群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科技公司坐大 民主的代价

多维:暴乱发生之后,脸书、推特等主流社交平台纷纷宣布封禁特朗普账号,但这一举动引发了新的争议。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就提出,这些举动可能危及言论自由。虽然我们也认为,将这一问题归于言论自由,可能有点过于表面化了。毕竟言论自由从来都是有边界的,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如此。人们的真正担忧在于,“封号”背后,这些科技公司展露出了在信息时代可以控制公众舆论的能力,你对此怎么看?

陆伯彬:首先,我认为默克尔说这些话的时候应该更谨慎一些,因为德国的社交媒体也会封禁一些内容。其次,我们应该知道,脸书和推特都是私人公司,他们有权利决定做什么和不做什么。

第三,推特会“太大”了吗?人们很自然就流向了这些社交平台,这些平台很受欢迎。只有在私人企业对市场和经济有过大影响力的时候,美国政府才会出手干预,而不是因为他们太受欢迎就要打击他们。现在,脸书或者推特似乎并没有伤害美国经济,或者对用户开高价。

第四,数字信息技术时代,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等同于20世纪的报纸,报纸要为刊登在版面上的暴力广告负责,所以报纸本身有权对自己的内容进行筛查,所以,我们应该赋予推特和脸书筛选内容的权利。

第五,美国社会一直有争论,即推特和脸书是否要对平台上呈现的内容负责。如果平台出现了暴力和种族歧视的内容,很多人认为平台应该被问责,所以,如果要让平台对内容负责,就要给予平台对某些内容说不的权利。

多维:尽管这些平台由私人公司运营,但也有观点认为,用户遵循的规则需要由法律制定,而不是公司制定。在信息时代,传统的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掌握信息的科技巨头公司在某种意义上拥有了巨大的权力。福山早在美国大选前就担忧,如何从科技公司手中拯救民主,在他看来,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谷歌(Google)脸书和推特,在新冠病毒(SARS-CoV-2)大流行之前就已经相当强大了。而在疫情期间,由于很多日常生活都在网上进行,它们变得更加强大。尽管它们的技术十分便捷,但对于这种主导性企业的出现,我们应该感到警惕——不仅因为它们掌握著如此强大的经济力量,还因为它们对政治传播拥有如此强大的控制力。这些庞然大物现在支配了资讯的传播和对政治动员的协调。这对运作良好的民主制度构成了独一无二的威胁。

陆伯彬:民主国家强调有限政府,这也是我们为民主付出的代价。在非民主国家,政府可以要求企业做什么和不做什么,但民主国家不会,企业可以自己做决定。

民主体制允许说话,私人公司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这就是民主运行的方式。

【上文最早刊发于第66期《多维CN》(2021年2月4日),封面故事栏目文章《对话哈佛学者:美国政坛不要再出现另一个特朗普》。如欲阅读更多内容,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