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退出澳大利亚 谷歌试探互联网霸权的边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月4日,美国数字巨头谷歌公司因澳大利亚推行“新闻媒体议价法”而引发的矛盾仍在继续。面对澳大利亚发布的全球首个要求谷歌为新闻内容付费的法案,该公司以“退出澳大利亚”、“关停搜索服务”相挟,美国助理贸易代表巴哈尔(Daniel Bahar)和埃勒斯(Karl Ehlers)亦知会澳方应“进一步研究市场,酌情制定非强制性法规”。

美国总统行政办公室也在2月4日发布文件,称澳方新法案恐“引起外界对澳大利亚国际贸易义务的担忧”。至此,这场发生在“五眼联盟”国家之间的争执开始将两国当局卷入其中。逐渐升级的风波似乎也在展示谷歌等垄断巨头在互联网环境下霸权的边界。

早有苗头的大战

谷歌和澳大利亚当局之间的这场风波早有苗头。2019年3月,传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旗下“新闻集团”澳大利亚公司就呼吁该国竞争监管机构应拆分谷歌公司在澳大利亚业务。“新闻集团”认为,谷歌在网络搜索和广告投放方面的主导地位在损害消费者、广告商尤其是新闻出版商的利益。

近期,澳大利亚在贸易等问题上频遭顿挫,除与谷歌的纠纷外,其主要产品也大多出现输出问题,点击看解说

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在2018年12月称,谷歌在澳大利亚互联网搜索市场处于“近乎垄断”的地位。在澳大利亚,每100澳元(约合76.32美元)的数字广告开支中,就有47%落入谷歌手中。到2020年,这一比例已上升到了53%。

在澳大利亚传统媒体看来,谷歌、脸谱等平台通过抓取或转载新闻,不仅将传统媒体记者或编辑的创作转化为自身流量,还能通过抓取内容和新闻读者的大数据形成精确定向的广告,但谷歌和脸谱却没有为传统媒体提供的内容付出相应报酬。这种抱怨情绪最终让澳大利亚当局从2019年11月开始与谷歌、脸谱等巨头接触并商议相关事宜。

传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在美国翻云覆雨,但很少有人知道,澳大利亚也是他旗下新闻集团的一块重要根据地。(Getty)

资料显示,澳大利亚财政部等机构原计划与谷歌、脸谱等巨头协商,达成一份有关购买澳大利亚媒体内容的非强制性法规,但该国财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与相关巨头之间的谈判最终以失败告终。这使澳方最终在2020年4月拿定主意,转而起草一份有关“数据共享”、“大数据透明化”以及新闻收益共享的强制性法案。该法草案在7月提交,后于12月通过。

根据澳方的这一法案,谷歌和脸谱等巨头应在法案通过三个月后,与其可能抓取并转载内容的澳大利亚媒体及新闻机构达成新闻内容使用及收入的分享协议,如协议双方谈判破裂,则澳方将派出独立仲裁员,并下达具备法律强制性的分成协议。此外,谷歌、脸谱等企业还将为违规行为支付1,000万澳元(约合763.2万美元)的罚金,以及相当于被侵权新闻媒体当地营业额10%的追加罚款。

釜底抽薪的打击

面对这一局面,脸谱已在2020年9月宣布,如果法案通过,将禁止澳大利亚用户在其平台和及旗下照片墙(Instagram)等平台上传播新闻。谷歌则呈现了更为强硬的对抗姿态,他们先在2021年1月发布公开信,称遵守澳大利亚法律将导致其“用户数据被提交给大型新闻机构”,以致“免费服务受到威胁”,到1月22日又威胁在澳大利亚关停搜索服务。

从欧洲到亚洲,社交媒体的威力正在考验政治家和普通人,点击看解说

+2

问题也随之而来,也就在谷歌威胁退出澳大利亚的前一天,谷歌公司也与由近300家法国新闻出版机构组成的法国新闻总联盟(APIG)达成协议,确认谷歌将根据对政治新闻和综合新闻的“贡献”、每日发布的信息量和每月点击量等标准向每家签订协议的新闻出版机构付费。

对此,有些分析人士会认为谷歌欺软怕硬,不惧广告收入43亿澳元(约合32.8亿美元)的澳大利亚小市场,却为总人口4亿人的欧盟市场而折腰。

实则不然,谷歌与法国媒体之间达成的版权报酬是基于谷歌2020年10月斥资10亿美元建立的聚合性新闻平台“新闻陈列”(news showcase)而来,法国新闻媒体获得的版权报酬来自于在“新闻陈列”上展示的内容摘要。谷歌对入驻该平台发布信息的各大媒体都采取了相应的资金“激励”,他与300家法国媒体的协议实际上只是为自己的新产品引流。

其实,谷歌也在学习Tik Tok代表的头条系相关经验

不可否认,谷歌在澳大利亚的遭遇可能只是暂时的,由于澳大利亚主要传统媒体大多隶属于传媒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澳政府力推新法案让美国科技巨头向澳出版机构付费,实为让默多克的传媒帝国从中受益。因此,在美国政府出面干预后,此次风波也有望告一段落。但在分析人士看来,澳大利亚当局可能也已经针对谷歌盈利的核心,以及其构建垄断地位的关键,即搜索引擎机制拿出了有威胁的武器。

谷歌至今没有就其搜索引擎抓取机制付出额外代价。而澳大利亚出台的“新闻媒体议价法”恰恰是针对整个谷歌搜索引擎,他意味着用户一旦通过搜索发现某个新闻链接,谷歌就需要向相关媒体给予报酬。这对于依赖搜索引擎构建大数据,根据搜索内容建立广告竞价系统的谷歌来说无疑是严重的打击:谷歌至少将在澳大利亚为每一条搜索热词背后的新闻付版权费。

近年来,尤其是2019、2020年度,谷歌收入的八成以上都来自于广告,这种损害其核心利益的协议,无疑是谷歌所反对的。如果澳大利亚的新法被世界其他各国所效仿,这将从根本上伤害谷歌依托数据库,借广告盈利的商业模式。谷歌在与澳大利亚当局的瞠目相见中,似乎也暂时触摸到了其依托技术形成的互联网霸权的边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