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人员回忆埃塞俄比亚的亲身见闻:救援工作挑战重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去年(2020年)11月初,埃塞俄比亚北部爆发暴力事件,自始已有约6万人逃往苏丹避难,北部边境的提格雷州(Tigray)更有数十万人流离失所。联合国人道事务秘书长洛科克(Mark Lowcock)2月3日更在安理会会议中警告称,埃塞俄比亚北部的严峻的人道主义处境将会进一步恶化。而联合国由于缺乏畅通无阻的访问权,无法完整地评估当地形势。

国际人道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MSF)在提格雷中部、南部和西北部各地派出多支队伍,以提供医疗服务。除了在提格雷工作,组织还支援阿姆哈拉地区边境的医疗设施,为数千名流离失所者提供医疗服务,并在苏丹边境应对埃塞俄比亚难民的需求。

20多年来,比尼亚斯(Albert Viñas)参与了无国界医生接近50次紧急行动,最近他刚完成第六次在埃塞俄比亚的救援工作。他在这次任务负责协助医疗队进入提格雷东部和中部地区,以支援受危机影响的人。以下是比尼亚斯在当地的亲身见闻。

撰文:无国界医生

“于去年12月16日,即暴力事件发生后超过一个月,我们在多番尝试后终可带著首支无国界医生队伍进入提格雷首府马凯勒(Mekele)。市内一片寂静,虽然有电力供应,但没有基本物资。当地医院只能维持30%至40%的运作,也缺乏药物。有一个现象特别引起我们注意,就是当地几乎没有病人,这代表情况非常恶劣。我们评估了医院状况,并计划尽快将病人从位于北面120公里外的阿迪格拉特(Adigrat)转送到这里就诊。

去年12月19日,我们抵达阿迪格拉特,提格雷人口第二多的城市。当时局势非常紧张,医院状况极为恶劣,有些因外伤入院的病人患上营养不良,但大部分医护人员却已经离开。医院几乎没有任何药物、食物、清水和金钱。

20多年来,比尼亚斯(Albert Viñas)参与了无国界医生接近50次紧急行动,最近他刚完成第六次在埃塞俄比亚的救援工作。他在这次任务负责协助医疗队进入提格雷(Tigray)东部和中部地区,以支援受危机影响的人。(无国界医生)

我们为医院提供药物,并在仍然营业的市场中购买应急粮食。我们和留下来的医院工作人员一起打扫医院,并收集废物。我们逐步修复医院,使医院可以成为另一间转诊中心。

去年12月27日,我们进入提格雷中部,前往阿迪格拉特以西的阿杜瓦(Adwa)和阿克苏姆(Axum)两个城镇。我们发现当地情况和其他地方相似,都是没有电力和食水供应。阿杜瓦综合医院内的药物全被盗去,医院的家具和设备也遭到损毁。幸好在阿杜瓦的慈幼会已经将诊所改成一间设有小型手术室的急诊医院。在阿克苏姆,大学医院有200张床位,

虽然医院没有受到攻击,但也只能维持原来10%的运作。我们用卡车为医院运送食物、药品和氧气,并开始为基本医疗设施提供协助,例如提供手术室、妇产科和急诊室服务,并把危急的病人转介到其他地方就医。

在提格雷阿迪格拉特市,病人正在无国界医生流动诊所外等候应诊。(无国界医生)

医疗中心遇抢掠 无法运作

我们亦前往马凯勒和阿克苏姆的医疗中心视察情况,当中约80%至90%的设施都因缺乏人手或遭到抢掠而无法运作。如果没有基本医疗服务,病人便无法求医或被转介到医院。危机爆发前,阿迪格拉特医院每天都会进行两次阑尾炎手术,但是在过去两个月内,他们一次都做不了。我们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遇到一些‘来得太迟’的病人。有孕妇分娩7天但仍无法成功产子,我们把她送到马凯勒才能保住她的性命;有人要用踏单车把病人从30 公里外的家送来医院,他们都是少数有幸能赶到医院的病人……

如果难产孕妇、危重病人、阑尾炎病人和外伤伤者无法前往医院,你可以想像后果能有多严重。目前不少人正受苦难煎熬,一定会造成死亡。阿迪格拉特的医院服务100多万人,阿克苏姆的医院则要服务300多万人。如果医院不能正常运作,病人无法就医,便会在家中死去。一旦医疗系统瘫痪,疫苗接种、疾病检测和营养计划便不能发挥作用。近三个月来,当地都没有进行疫苗接种计划,所以我们担心很快会爆发流行病。

在最近几个星期,我们的流动医疗队也前往主要城市以外的地区工作,并重新开放一些医疗中心。一些民众见到我们出现,终于感到安心一点,亦开始有医疗人员复工。在阿杜瓦医院,我们召开首次会议只有5人参加,第二次就有15人,而第三次更有40多人。医疗工作以外,大家都觉得自己为人们带来一些希望:过去两个月来都没有甚么好消息,而现在觉得情况终于得到一点改善。

位于提格雷的阿杜瓦综合医院被洗劫一空,病房内只剩几张床架。(无国界医生)

恐惧、轮候和基本服务缺乏

提格雷并未设有大型流离失所者定居点,大多数人都在亲戚朋友的家里避难,所以现在许多房子都住了20 至25人。街上的建筑物和汽车上满布弹孔,足见暴力事件的影响。最初人们都把自己反锁在家里,惶恐度日。当地的电话和电讯服务中断,人人都把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交给我们,要我们代为向家人报平安或传口讯,他们甚至不知道亲人和爱人是否安好……

在阿迪格拉特,500人在一辆水车旁边排队轮候食水,每家最多只可以取水20 公升。就在几天前,电话线路逐渐恢复,情况渐见起色,但我们越往西走,总会发现相同的情况,就是服务和运输越来越少……

我们非常担心农村可能发生的情况。很多地方路况仍然恶劣,情况未见安全,加上难以取得进入的许可,所以我们无法前往,但是我们从部落长老和组织得知这些地方的情况都非常恶劣。

提格雷的大片地区都是山地,道路蜿蜒曲折,地势从海拔2,000米上升至3,000米。发生暴力事件后,据闻有人逃到这些偏远地区避难。

后勤挑战 反应迟缓

我们的医疗、财务、后勤和人力资源团队都竭尽所能工作。当地没有电话和互联网,因此挑战非常艰巨。起初并没有航班飞往马凯勒,所以我们只好沿著陆路,从约1,000 公里外的埃塞俄比亚首都阿迪斯阿贝巴运送所有物品。当地银行都停止营业,所以无法汇款,但是行动最后也能顺利展开。

冲突发生至今接近三个月,其他组织也逐渐在一些地区展开工作。当地人口稠密,但是一直以来,要接触需要帮助的人却如此困难,我感到相当震惊。目前我们尚未完全认识危机的影响程度,但我们仍须努力,力求尽快掌握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