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散户战胜华尔街了吗 赢家终归是资本主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底美股散户通过Reedit网站论坛集结,以大量买入被作空的游戏驿站(GameStop)股票炮打金融巨鳄的大战,至今仍硝烟未熄。这场美国小民对抗华尔街巨兽的斗争,被视为“占领华尔街2.0”,甚至有论者主张这正是“金融民主化”的展现,乐观地以为资本家们自此以后便不能再为所欲为。

美国“游戏驿站”(GameStop)商店股价遭对冲基金作空,因而被散户于2021年1月锁定为狙击金融寡头的目标,由此引发了散户与华尔街巨鳄间的大战。(Getty)

然而现实真如此进展吗?显然是否定的,这从大战初起时,罗宾汉(Robinhood)、盈透证券(Interactive Brokers)、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等券商祭出限制游戏驿站股票交易的骇人举措就可窥知,连美国白宫都表态要调查该股票交易的情况。而除了金融公司利用制度优势打击散户外,媒体与分析师们也相继发出各种隐含恐吓的声明。

譬如对冲基金巨头利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公然向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指责散户道:“人们坐在家中,收到政府寄来的支票,这种公平分享的概念是扯淡,这只是一种用来攻击富人的方法,我认为这是不妥的”,结果引起滔天骂声。毕竟,不管散户们用来购买股票的资金是否来自政府救济,要如何动支都是其个人自由,岂能因为他们的买入令资本寡头利益受损就批评呢?库珀曼的发言,无疑显尽资本家的贪婪。

种种风声,都透露着美国资本家与政客们正利用体制与媒体机器,无所不用其极地削弱散户在此事上的进攻力度与道德高地,彷佛金融巨鳄的疯狂投机就不算投机,平民百姓们的大举买入就十恶不赦、该好好管教一番。因此长远来看,美国散户们的号角声,终究难以触及资本寡头的奶酪,这主要是两点因素使然:一是散户仍旧是在美国的资本游戏规则内反扑,纵有几棍挥出,也跳脱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也因此才会遭资本家们吓阻。何况资本家们掌握了制定规则与违反规则的特权,也能承担暂时性损失的风险,散户们焉有长期抗战的本钱?

二是美国散户们缺乏组织与纪律。虽然网络平台抹平了地理与时差限制,令众多论坛用户互通声气发起攻势,但网络终究只是个工具,如若没有更坚强的组织与法纪,难以动员所有人在最有利的时刻发起最有利的打击,更没法惩戒半途而废或通风报信导致功亏一篑的散户,因此热潮发起得快、消退得自然也快,散户们以投机对抗投机,绝非替自己谋福的正道。

归根究柢,美国散户发出怒吼的对象错了,因为出问题的正是他们用来反击资本家的工具、正是他们依旧信赖的资本主义,是资本市场与整套建构于其上的制度机器都隐藏着剜割大多数平民的肿瘤,才令平民们失血痛苦不已。而在过去,美国并非没有人反思资本主义的不公,也并非没有人想发起推翻资产阶级政府的运动或组织,可惜全归失败。从美国政府出动军警血腥屠杀罢工工人,以及允许企业雇佣打手与间谍肃反工人,再到今日美国企业仍盛行借助反工会咨询产业的风气,都令底层百姓想从制度面或武力面回击资本家的努力铩羽而归。

美国劳工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并不总是与劳工站在同一阵线反抗资本家的剥削,如1912年马萨诸塞州劳伦斯爆发纺织工罢工,马州出动国民警卫队镇压,但美国劳工联合会竟因对手世界产业工人联合会(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协助罢工者,而不愿承认劳伦斯纺织工的罢工权益。(Library of Congress)

连本应向资本家们争权益的工会,也往往沦为巩固资本体制的从犯。1886年成立的“美国劳工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其主席龚帕斯(Samuel Gompers,1850─1924年)主张工会“纯粹而简单,是工资劳动者的自然组织,目标是确保当下的和现实的改善以及争取最终的解放”,但最后竟只在意争取提高工资、缩减工时等待遇的“纯粹简单”问题,“最终的解放”则被抛到九霄云外。故此,美国共产党主席福斯特(William Zebulon Foster,1881─1961年)就痛批过美国工会领袖根本是“工人阶级队伍里们的资本家的劳工助手”、“美国工会上层领袖希望能从支持帝国主义征服世界得到的最大报酬是分肥”。话虽严苛,但离事实亦不远矣。

对于美国作为资本发达的工业国家、却未相应发展出蓬勃的工农运动与社会主义的现象,马克思、恩格斯、桑巴特(Werner Sombart,1863─1941年)以及许多学者都百思不得其解。部分学者甚至以此提出经济版的“美国例外论”,认为美国公民政治的成熟、资本主义的利益更多、以及更活跃的社会流动性消解了社会主义的反抗空间,从而声称美国体制的完美性。但血泪斑斑的史实证明,美国底层大众的反抗从未消失,也并非没有心仪过社会主义,只是在冰冷的枪炮、严酷的法律、以及冷战的反共思潮下,美国人民几乎丧失了彻底声讨与推翻资本主义的锐牙,仅剩满腔怒火无从发泄而已。

近两百年来,美国资本寡头与政治菁英的紧密结合,大肆剿灭胆敢质疑自身的人群与思潮,致使美国人民只能用极为直观的方式抗争,甚至误以为自称“社会主义者”、实质上依旧拥抱资本主义的桑德斯(Bernard Sanders)真是个社会主义信徒,以为借由选票就可以教训白宫与华尔街的赌徒们。殊不知,只要美国人民无法洞穿资本体制本质上的弊端,无法凝聚成有力的组织、通过组织制订纲领与实现长期性与全国性的抗争,那就永远只能在两党制的分赃结构下残喘、永远在资本游戏的规则中遭榨取,更看不出几位美国议员表态抨击券商的言论、不过只是争取选民认同的鳄鱼眼泪罢了。

最荒谬的是,Reedit论坛创始人罗戈津斯基(Jaime Rogozinski)将自身故事卖给好莱坞电影制作公司,表示这场散户大战华尔街的经过将来也许会拍成电影后再赚个盆满钵满,这更凸显资本主义的荒谬:人们对资本主义的愤懑,最后竟成了资本主义的养料,结果还可能使观众在掏钱观影之后获得胜利的快感,却不知获利的仍旧是制片商等资本家。所以美国人民倘使再无法抛弃对资本主义的幻想、对美国现有制度的迷梦,那么无论在体制内反抗多少回,能笑到最后的,依然是罪恶又血腥的政商寡头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