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内官场的缩影 电视剧揭开越共反腐另一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2月中旬,随着越共十三大提前结束,新冠威胁下的河内当局突然一反其拖延常态,转而喊出“神速防疫”等口号,立下军令状,力争“10天内遏制疫情”;此前拖延三年,10次延期的河内轻轨2A线,也被要求在2021年3月底前必须开放。

河内官场风气的改变可能只是越南国内连续多年大规模反腐后的自然成果之一。这种局面的形成,一方面与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为首的“中央反腐败指导委员会”大举扫荡不法行为分不开;另一方面也和河内从2018年后开始加大相关教育有关,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越南建国以来的第一部反腐电视剧《生死》,这部越南高层深度介入,具备政治意义的电视剧也给了外界一个认识越南国内政治生态的罕见舞台。

权力的生死抉择

对越南来说,播放反腐电视剧是高层推动反腐进程的必备步骤。在阮晋勇担任总理的前两年,就曾从中国引进包括《黑洞》、《忠诚》、《最高利益》、《省委书记》、《生死抉择》在内的一批反腐电影、电视剧,其中越方还以3亿越南盾的价格购买了《生死抉择》的版权。

《生死》不仅包含了《生死抉择》的元素,也包含了同期其他中国反腐剧的细节,点击大图看解说

+4
+3
+2

当阮富仲从2017年开始加大力度,从上到下全面整顿吏治,严查专案时,越南再度掀起反腐电视剧的潮流也在情理之中。

很快,越南电影电视中心就从2019年开始制作一部题为《生死》的电视剧,越南最高检察院专门负责其剧情、台词等。该剧编剧,越南著名作家范玉进还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该剧剧本曾“删改十年”,原计划只打算拍30集,但上级要求拍70集,此后,该剧又被临时加到80集。

对越南观众来说,每集只有30分钟的《生死》的剧情走向相当明快,其核心案件为越清省矿难、征地纠纷、购厂纠纷三起案件,夹杂部分官场斗争,剧情中也存在一些影射内容。

潘文英武作为越南岘港、胡志明市、公安部等窝案的重要线索,目前仍被河内羁押。(卫星网越南语频道截图)

该剧以越南南方新建的“越清省”发生了矿难事件为发端。该省警方、检查部门在省主席陈义、省委书记范清仁指示下调查矿难责任人,他们不仅发现了矿主黎黄以重金收买普通人顶罪,贿赂警察、检查机构的证据,还发现了矿场规划图“失踪”,相关文件不翼而飞的局面,“规划图失踪”这一说辞很容易让外界联想到2018年胡志明市首添新区征地风波期间“征地图纸失踪”的相似案件。

随着警方对案件顺藤摸瓜展开调查,逐渐从市级干部形成的利益集团摸排到了在该省颇有势力的大商人梅洪武。由于梅洪武在剧中结交越清省主席陈义之子,该省计划与投资部副主任陈清拔,这一细节让越南观众联想到岘港窝案中,结交岘港高层,近乎手演通天的大商人潘文英武与越南“太子党”的代表人物,前岘港市委书记阮春英的交情。考虑到陈清拔的职务,这个角色也和2015年时轰动越南的“最年轻部长”,即广南省主席、书记黎福清之子黎福怀宝形成了对应。

河内在2017年后反腐的起点是胡志明市市委书记丁罗升开始的,他在越南官僚体系中其实是一名不多得的能吏,但他牵涉进了多起窝案,导致最终身陷囹圄。(新华社)

虽然黎黄在梅洪武安排下潜逃到了老挝,矿难一案的相关涉案人也基本遭到制裁,但《生死》的核心问题才刚刚开始。很快,梅洪武旗下公司卷入了一起因购买农民土地而引发的大规模纠纷。由于这一案件的核心在于“农业用地被转卖”,参与请愿的农民还扣押了前去交涉的当地领导,最后导致越清省最高领导全部前往过问。

在观众看来,这一案情已成为2017年的河内同心乡反征地案与2018年胡志明市首添新区征地案的重叠。范清仁亲自前往基层,与基层干部的既得利益集团舌战的内容,也获得了观众的好评。

河内同心案的主脑黎廷鲸(白衣持话筒者)身为抗法、抗美老战士,又长期担任书记,在村民中颇有人望,他在2017年曾组织抓扣前往强制执行的当地干部和警员,并名噪一时。同心乡血案在《生死》播放期间的爆发,也让越南各界有所震惊。(越南《越民报》截图)

到剧情中后期,越南观众也略有些失望地发现,由于此剧的矛盾早已展开,于是更多内容停留在梅洪武集团强行购地、劫杀知情人、行贿、以及梅洪武与陈清拔结交等具体细节上。随着警方在后期收网,一举破获了梅洪武与陈清拔为首,涉案金额达“数万亿越南盾”的贪腐窝案,两人均被判处死刑。该剧便在陈义痛悔家教不严,递交辞职报告后戛然而止。

一线反腐的现实

对越南观众来说,《生死》反映的官场环境是新奇的,它反映了越南普通人最熟悉也最陌生的一面。在该剧前10集播放时,其在各大视频网站的综合评分超过8.0。

虽然在越南坊间,该剧因为“道具简陋”、“扮演公安领导的演员过于年轻”、“扮演记者的演员不专业”、“省委书记的妻子不会劝丈夫激流勇退”等问题而遭遇一些非议,幸而更多观众也同样觉得该片的几位主演演出了省长、书记该有的样子,甚至比一些现役官员还要专业些。该片也因此赢得了越南2020年度的国家电视金奖。越南最高检察院也对该剧嘉许有加。

越南检查系统对《生死》一剧透入力量相当大,他们参与了全剧的审查和勘误等工作。(越南检查在线网截图)

在《生死》全剧中,越清省至少处理了四名省部级领导,另有两名县级领导入狱,涉案人员中,有两人被判处死刑,涉案被告刑期超过125年,这一处置较之越南近年来的贪腐窝案最高不涉死刑的判决,可算量刑较重。但很多观众仍然对该剧破获了梅洪武、陈清拔一案后戛然而止感到不满。而这一点可能也与越南“反腐”的实态有关。

很多越南观众都觉得陈义最后应该被查或被逮,这不仅与扮演他的演员,越南“功勋演员”黄勇经常扮演黑帮、浪子等角色有关,也与越南官场的实态有关:譬如提拔“最年轻部长”的黎富清此后就被查办了。

但在电视剧中,卷入裙带关系,给梅洪武集团营商提供便利的的陈义从一开始就站稳立场,斥责梅洪武不应指令黎黄掩盖矿难证据,此后,陈义又力排众议,反对其儿子从副职升为正职。甚至到中后期也和梅洪武等保持距离,这使得这位虚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也显示了越南官场的某种困境:如何在发展经济时避免腐败滋生,这是个长期且艰巨的问题。

这或许正如该片导演所言:陈义代表的干部为越清省的发展立下了赫赫功劳,这很像越南的一些基层领导,他们渴望招商引资,改变家乡,但如果不够警惕,就很容易陷入利益集团的陷阱。该片主演黄勇也指出,越南社会中有很多“陈义”这样的人,他们会通过这部电视剧学到些东西。这种借电视剧提醒越南官员注意“家风”的做法,也算对正在革除“全家当官”弊政的越共提供了一些帮助。

在越南,高层干部很少真正被判处死刑,此前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案件,曾被建议判处死刑的越南原信息传媒部部长阮北山就逃过一劫。(越通社网页截图)

当下,反腐可能是河内方面近年来难得能体现效率和速度的领域。越方近年来最突出的问题莫过于经济犯罪,这使得越方检查、调查机构可以通过没收、冻结财产来体现工作效率。河内在此后倾注的重点可能仍在以反腐、吏治为中心的内政治理上。这也是河内的最重大问题。虽然《生死》一片展示的只是越南在反腐进程中的常规姿态,但他也同样展示了河内在反腐问题上的一些独立思考,这对于外界继续观测越共十三大之后的政治、社会、经济走向是有价值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