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利康疫苗难以抵御南非变种意味着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阿斯利康疫苗因价格低廉深受中低收入国家青睐,但它可能难以抵御南非变种。(美联社)

南非于2月1日热烈欢迎了第一批100万剂印制阿斯利康疫苗,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前往机场迎接疫苗时,欣喜地宣称这是该国抗击疫情的里程碑。但不到一周后,南非2月7日临时叫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因为临床试验发现该疫苗对肆虐该国的变种病毒效用不明。虽然该国次日又重启接种,但这只是当局在手头仅有阿斯利康疫苗的情况下,再次测试疫苗究竟是否能抵御中重症疾病,而非给该疫苗投下信任一票。

中轻症保护率恐低至10%

正当南非紧密锣鼓为医护人员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之际,该国临床实验传出不利消息。《纽约时报》指出,根据南非金山大学(Witwatersrand University)2月7日发表的数据,在748人的实验组中,有19人在注射完两剂阿斯利康疫苗的两周后(即免疫效果达到最佳)仍感染南非变种病毒并出现中轻度症状,而注射安慰剂的714人对照组中有20人感染,这意味阿斯利康疫苗对南非变种的中轻症保护率仅为10%左右。

另外,尽管实验参与者无人住院或死亡,但由于参与者整体较为年轻(中位数为31岁)且无重大健康问题,本身发展到重症的概率较低,因此尚不能推算出疫苗对重症或死亡的整体保护率。

考虑到南非变种病毒已占到该国新增病例九成,这一结果似乎表明大规模接种阿斯利康是徒劳无功的。虽然该实验的领头人、金山大学医学院院长迈赫迪(Shabir Madhi)提醒道,实验规模并不算大,无法就此下定论。但这一超低保护率还是给外界敲响了警钟,即现有疫苗对于变种疫苗的保护度可能比想象中得更低。

此前,根据美国强生和Novavax的数据,这两种疫苗在南非临床实验时对中重症的保护率虽有所下降,但也分别达到57%和49%,且Novavax的实验组还包括了HIV阳性患者这类免疫力低下的群体。美国辉瑞(Pfizer)和莫德纳(Moderna)虽未在南非进行试验,但也表示疫苗效果仅会稍打折扣。中国国药也表示其疫苗对南非变种仍维持一定效力。因此,在专门针对南非变种的疫苗实验数据出炉之前,外界尚未意识到该变种的威力如此之大。

而更让人担心的是,现有疫苗或自然感染引发的抗体之所以无法有效中和南非变种,是因为该病毒表面的棘突蛋白演化出E484K突变。这种突变在巴西变种病毒上也有出现,就连此前被认为不存在该种突变、因此疫苗依然效率颇高的英国变种,也被发现正有E484K突变,英国公共卫生部就指在21.4万英国变种样本中发现了其中11例已进化出这一突变。因此,南非面临的疫苗保护力不足的难题,今后可能也会在巴西、英国乃至全球各国上演,这就需要各大药厂与时间赛跑,早日生产出针对变种的新型疫苗。

给非洲及全球敲响警钟

但在各大药厂研发出新型疫苗、并扩大现已似乎到临界点的产能之前,南非必须处理迫在眉睫的难题,即如何重新制定疫苗接种计划。该国虽然在2月7日一度中止后又重启接种项目,但也只是抱持实验态度,疫情顾问委员会共同主席卡里姆(Salim Abdool Karim)指出:“使用阿斯利康疫苗时需要同时评估疫苗是否能减少重症和住院率,在我们施打了10万剂疫苗后,得出确切答案后,才能决定是否推进疫苗接种。”

南非一共订下15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其中100万剂已在月初抵达,今年4月就会过期。同时,世卫组织“疫苗公平分配计划”(COVAX)预计在4至6月向南非交付的1,200万剂疫苗,也几乎全是阿斯利康疫苗。COVAX网站2月4日的公告指出,只会给非洲四个国家运输32万剂辉瑞疫苗,由南非、突尼斯、卢旺达和佛得角平分。

因此,一旦阿斯利康疫苗无法有效降低感染南非变种患者的重症率,那么南非整个疫苗接种计划都必须做出重大调整。好在该国还自行订购预定了900万剂强生疫苗以及2,000万剂辉瑞疫苗。该国卫生部长姆基泽(Zweli Mkhize)表示下周就可能收到原定6月交付的强生疫苗。这可能因为该疫苗尚未通过任何监管机构批准,这也意味南非需要迅速为强生开绿灯。至于产能跟不上订单的辉瑞则分身乏力,可能仍按原计划5月交付。

南非官方数据显示共有4.6万人死于新冠疫情,其中超过一半人是在南非变种去年11月中旬爆发之后病殁,图为南非公墓。(美联社)

不过,尽管南非有能力调整疫苗计划,但其他依赖COVAX机制并大概率收到阿斯利康疫苗的非洲国家,就可能缺乏应对手段。而南非变种已经开始在整片大陆上蔓延,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和赞比亚等国都因此病例数大涨,只能赶紧祭出封城令,这意味它们可能需要向COVAX争取不同种类的疫苗。

而世卫组织可能也需要主动调整供货计划,该国首轮供货3.372亿剂疫苗中,有3.36亿剂为阿斯利康疫苗。世卫组织坚持指出,该疫苗仍是抗击全球疫情的重要工具,并批评南非一度暂停疫苗接种的决定为时尚早。但该疫苗难以防御南非变种的可能,以及因缺少相关数据而被多个欧洲国家不推荐给长者使用的现实,都意味世卫需在疫苗篮子中及时纳入更多品种,例如中俄疫苗。当然,阿斯利康疫苗的低廉价格和印度工厂的巨大产量,都让该疫苗成为世卫分配计划的优先选择,但在变种病毒的威胁面前,世卫可能需要多做几手准备。

各国也需意识到,若在疫苗接种之时放松了警惕、若不尽力帮助各国推广疫苗遏制疫情,便可能不断面临更多威力极强的变种病毒威胁,可能使抢先开展的疫苗接种效用大打折扣,例如正在演化出E484K突变的英国变种就可能让该国领先的接种率化为乌有。而一旦新冠病毒因源源不断的突变成为一场无法摆脱的持久战,后续就更需要国际社会更多配合协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