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的无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疫苗的研发速度创下历史记录证明了人类现代科学卓越的能力,但是疫苗研制成功仅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目前全球的疫苗生产能力仅能满足小部分人口需求,人类是否能够战胜新冠病毒(SARS-CoV-2)还要考验各国的政治意愿和对世界负责的道德承诺。

令人遗憾的是,近来疫苗民族主义趋势愈演愈烈,因疫苗产能问题导致各主权国家之间拦截、争抢疫苗的事件屡见不鲜,甚至引发了多起外交风波。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已经囤积了全球疫苗总产能60%的疫苗,可这些地区的人口仅为全球人口的16%。这种短视和自私自利的行为使“疫苗公平”成为了遥不可及的目标,而疫苗公平又是减轻新冠病毒对世界伤害的重要途径。

WHO所做的努力

作为联合国(UN)系统内国际卫生问题的指导与协调机构,WHO正在竭尽全力的阻止这种自私行为。为了加速新冠疫苗的开发和生产并保证世界上每个国家都能公平合理地获得疫苗,WHO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 The Vaccine Alliance)以及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The 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共同领导了获取新冠肺炎工具加速计划的疫苗项目——COVAX。

COVAX是一个开创性全球合作项目,旨在加速开发、生产和公平获取新冠检测试剂盒、治疗用药和疫苗。COVAX作为全球合作平台,将支持所有参与国研发的疫苗,并参与定价过程。而且,得益于WHO“预先市场承诺”(Advance Market Commitment)的筹资机制,疫苗一旦研制成功,无论参与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如何,都将取得平等获取这些疫苗的权利。

根据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的统计,目前全球正在研发的不同技术路径的新冠疫苗约有170款。根据以往的疫苗开发情况,疫苗临床前的试验阶段仅有7%的成功率,进入临床阶段后,也仅有20%的成功率。也就是说,目前在研发的新冠疫苗中,绝大部分都会失败。

但是WHO的设想非常巧妙,COVAX以一种保险单的形式,整合了172个参与国的疫苗购买力,分担了疫苗恶性竞价的压力,并投资在疫苗研发生产环节。通过集中各国的资源可以从本质上提高全球人口接种疫苗的机会、分担研发失败的风险。WHO的专家组也一直与各生物医药公司合作,在疫苗研发阶段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创造全球最多样化的疫苗组合,尽全力提高疫苗研发成功的可能性。

WHO设定的目标是在2021年底获得20亿剂疫苗。如果WHO不介入,低收入水平国家本无法负担新冠疫苗,COVAX给这些国家的国民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而对于高收入水平国家来说,COVAX的出现也间接保障了他们的安全。

“疫苗公平”的现实困境

但是COVAX的设想过于理想化,由于研发成功的疫苗产能不足,目前参与COVAX的172个国家无法按照约定获得足够的疫苗。与此同时,COVAX需要至少筹集280亿美元的资金才能确保疫苗计划的顺利实施,这在全球经济遭受重创的背景下,几乎无法实现。世界卫生组织负责COVAX项目的团队不得不持续高强度工作,寻找任何有可能的刺激融资的方法、贷款以及债券来填补资金缺口。

WHO的无奈一方面是COVAX资金受限,一方面因为发达国家自私自利,使疫苗分配成为了“零和博弈”。囤积疫苗仅仅是发达国家自私的表层现象,不开放生产疫苗的技术也是一种狭隘的利己主义。目前上市的大多数疫苗生产限制都在发达国家的供应商手中,贫困国家的生物制药公司无权获得相关技术。如果西方制药公司愿意更广泛地与发展中国家合作,转让相关生产技术,将大大增加疫苗产能,缓解疫苗不平等的现象。

但是WHO鼓励各国制药企业自愿分享知识产权和疫苗生产技术,以提高疫苗产能的努力换来的是美国辉瑞制药公司首席执行官伯拉(Albert Bouria)“无稽之谈”的回应。迄今为止尚没有任何一家大型制药公司向WHO为抗击疫情而建立的COVAX技术库提供任何贡献。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知识产权本就是资本主义市场机制的驱动之一。但是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看,仅凭市场机制订购疫苗无法实现彻底消灭新冠肺炎疫情的目标。人类浪费在抢夺疫苗上的时间越长,病毒变异产生变异的风险就越大,病毒对疫苗抗药性的可能性就越高,意味着更多可挽救生命的消逝。

从经济角度来看,疫苗民族主义非但无法保证发达国家从新冠肺炎疫情中全身而退,还会对富裕国家产生反噬效应。全球经济发展牵一发而动全身,无数个现在尚无法察觉到的蝴蝶效应将对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产生决定性影响。国际商会(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的研究数据表示,假设发达国家的人口实现全免疫,但放弃向贫困国家提供疫苗,会最终导致发达国家损失4.5万亿美元。因此这种自欺欺人囤积疫苗的行为,无论从道义、医学还是经济角度上都没有正当性可言。

虽然COVAX被寄予众望,但它也有不可承受之重。因为国际组织并没有权力要求主权国家立刻停止囤积疫苗的行为,现行的国际秩序是在威斯特伐利亚主权体系(Westphalian sovereignty)的基础上建立的,在某种程度上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状态(Anarchy)。加之各国发展程度严重不均衡,在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下,弱势国家的利益势必被妥协。WHO无法在国际法律的框架下扭转这种现象,只能从道义的层面上谴责不公平现象,并开创国际合作项目,力保公平。

分担WHO的不可承受之重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全球攻坚战,作为国际组织,WHO从协助各国做好防疫准备、提供准确信息、破除谣言、保障前线医疗工作者的物资,到培训卫生工作人员、创立国际疫苗合作平台、协助解决技术难题,再到确保疫苗分配的公平公正,已经在其权限范围内,尽全力履行了应尽的职责。

但是WHO受困于国际社会的无政府状态,仍有很多事项,心有余而力不足。可病毒并不会按照现行国际秩序而传播,疫情何时结束也不由发达国家决定。因此各国政府和生物科技公司必须齐心协力,克服人为壁垒。各国政府需突破传统思维限制,即便做不到大公无私,也至少要授人以渔,向拉丁美洲、非洲等贫困地区公开分享疫苗生产技术并建立疫苗生产基地,全力扩展全球范围内的疫苗产能。

去年10月,印度和南非已经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共同发起了一项提案,呼吁WTO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暂时停止《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该提案已经得到了包括肯尼亚、巴基斯坦、莫桑比克等在内的10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如果该提案得以最终批准,贫困国家将不用等到2024年后才开始为其国民接种新冠疫苗,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时间也将大幅缩减。

令人欣慰的是,美国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已经授权非洲的Aspen医药公司来生产其新冠疫苗;英国的阿斯利康制药(AstraZeneca)也开始与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签订协议,为技术授权做准备。呼吁西方国家暂时放弃知识产权并不是为侵犯知识产权辩护,而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办法。人类每自私自利一秒,社会和经济就离崩溃的临界点更近一步。尽快结束全球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这不是一场非赢即输的零和游戏,也不是一场国家针对国家的战争,而是一个只要有一个国家未到达终点,就无法完成的比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