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审视中美关系】北京和拜登政府小心翼翼地相互试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四年尤其是2020年中美关系的恶化,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广泛关注和讨论。许多人都对中美关系的走向表示疑虑,担心中美之间会否陷入新冷战。最近随着美国政府更替,对中美关系保持谨慎乐观的声音有所增加,但长期来看,中美关系依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当下中美关系处于何种状态?未来何去何从?决定中美关系的基本现实是什么?中美两国政府如何才能超越新冷战陷阱,为人类提供更多可能性?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多维新闻刊出文章《站在历史的风陵渡口重新审视中美关系》,在现实和历史的双重视野下解读中美关系,共分为三篇,本文为第一篇。

第二篇:【重新审视中美关系】决定北京和拜登政府互动的两个现实

最近,中国媒体《环球时报》刊载了不久前离世的美国哈佛大学荣休教授傅高义(Ezra Feivel Vogel)的生前最后倡议《走向美中关系的优化管理》。作为美国著名知华派学者,傅高义近年来多次表达出对于中美关系的忧虑,并身体力行推动改善中美关系。在这篇生前最后倡议中,他警告“2020年,美中关系跌到了自两国于1970年代初期重新接触以来的谷底”,“两国间发生灾难性冲突的可能性已经上升”。他认为,“两国其实是能够避免这一导致两败俱伤、制裁不断升级的恶性循环的”,随着拜登(Joe Biden)政府在2021年1月上台,中美“获得了调整双边关系的管理方式、降低冲突风险、增进合作并追求共同利益的机会”。

美国哈佛大学荣休教授傅高义,生前非常关心中美关系,并一直在努力帮助美国人认识中国。图为2015年9月2日,他在家中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新华社)

正如傅高义以及众多学者、媒体所预判的,美国政府更替后中美关系确实迎来了重新审视和调整的机会。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美两国政府均在进行试探,频频释放信号。只不过因为特朗普(Donald Trump)四年任期给中美关系造成的创伤难以逆转,两国关系上空乌云密布,双方都有阴影和包袱,最近的试探显得小心翼翼。

早在拜登上任之前,考虑到拜登的传统建制精英出身,性格温和,立场理性,富有对华外交经验,多年前担任副总统时曾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有过长时间会谈,以及他所青睐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Antony Blinken)、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皆是主张美国与中国竞争共存,中国方面进行了一轮寄予期待的喊话。

像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在《纽约时报》刊文认为中美构建合作——竞争关系是可能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接受采访时呼吁“美国新政府重拾理性,重开对话,两国关系重回正轨,重启合作”,“只要美方及时汲取教训,真正同中方相向而行,中美完全可以通过对话化解矛盾分歧”,所传递的和解信号再明显不过了。

不过,由于经过特朗普四年任期后,对华强硬已成美国民主党、共和党某种政治正确和共识,中国政府并未对拜登政府抱以过多期待,而是在释放和解信号的同时为中美关系划定红线。1月20日拜登就职后,中国一方面通过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之口喊话“中美关系中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另一方面又宣布对包括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内的特朗普政府28名前高官进行制裁,以警示拜登政府任何损害中国利益和破坏中美关系的美国官员都可能付出代价。

2021年1月20日,拜登宣誓就任美国总统。(Reuters)

中国政府这一既期冀中美关系改善又保持审慎的态度,可以说贯穿拜登上任迄今。1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达沃斯论坛讲话,既重申了一直以来的“坚持协商合作,不搞冲突对抗”的合作共赢理念,更明确批评了“脱钩、断供、制裁”的单边主义。1月27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发言批评美国政界关于联合盟友制衡中国的观点的同时,相信“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把中美两国人民推回封闭隔绝的时代”,呼吁中美要互信、要对话、要合作、要交流。

次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又发表关于中美关系的演讲,提出“只要中美下决心合作,一切皆有可能”。2月2日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就中美关系发表讲话,频繁提到合作,希望拜登政府“推动中美关系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但也明确警示美国政府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总基调是软中带硬。

与此同时,自拜登宣誓就职以来,美国政府同样秉持既强硬又留有余地的对华态度。在布林肯多次讲话或接受采访中,他虽在新疆维吾尔族、港版国安法等议题上抨击中国,甚至认同蓬佩奥将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行为定义为“种族灭绝”,但又承认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认为美中关系是一个复杂的关系,既有对立的方面,也有竞争的方面,同时也有合作的方面。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既曾发声敦促北京停止对台在军事、经济和外交上的施压,又明确表示美国支持“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的立场没有改变。2月4日拜登在美国国务院发表他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讲话,虽将中国定义为最严峻的竞争者,但也声明“我们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2月7日拜登再度谈到,中美需要的不是对抗,但预计会有非常激烈的竞争。

2021年2月4日,拜登在美国国务院就外交政策发表演讲。(AP)

正是在两国都小心翼翼的背景下,最近两国的互动颇值得玩味。在军事上,两国互不示弱,美国侦察机、航空母舰打击群现身南海,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Charles Richard)称美国与中俄爆发核战争存在“现实可能性”,中国则在南海举行军事演习,时隔三年突然发布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达到了预期目的。在领事馆问题上,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提及布林肯的首要任务之一是确保美国在华人员配备恢复到以前的水平,暗含重开美国驻华领馆的可能,崔天凯则表示解铃还需系铃人,美方应该表示出善意,中美相互关闭总领馆并不是中方要做的,也不是中方第一个做的,“先做的人是不是应该采取纠正的行动?”2月6日杨洁篪和布林肯通话,双方虽言辞强硬,态度各异,但沟通即进步。

2月11日,中国农历传统节日除夕,习近平和拜登通话,互致祝福,虽然通话内容偏向各自表达各自立场,因应各自国内实际情况各取所需,但能开展正常对话,愿意沟通,本身就有助于两国关系气氛慢慢好起来。在此前后,拜登政府撤回特朗普政府要求美国学校披露与孔子学院联系的政策规定,以及要求美国联邦法院暂停抖音海外版TikTok禁令,让中美关系呈现审慎乐观的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

应该说,中国政府是希望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但存在疑虑,也不太会过于放低身段来示好美国,故倾向于在划定红线,表明立场的同时积极释放和解信号,有耐心地等待两国关系的改善。这也是为何同样是在抨击和涉嫌污名化中国,譬如将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行为定义为“种族灭绝”,对于蓬佩奥,中国政府严加痛斥,对于布林肯,中国政府则留有较大余地。个中区别,意味深长。

拜登政府同样如此,虽然基于两党对华强硬的政治正确频繁作出强硬表述,甚至不少说法都是沿袭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指控,但始终对两国合作保留回旋空间。而且当下拜登政府的重心在内政,是沙利文所说的美国必须“先整理好自家屋子”,这也是普萨基提出要以“战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的手法处理对华关系的原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