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审视中美关系】决定北京和拜登政府互动的两个现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四年尤其是2020年中美关系的恶化,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广泛关注和讨论。许多人都对中美关系的走向表示疑虑,担心中美之间会否陷入新冷战。最近随着美国政府更替,对中美关系保持谨慎乐观的声音有所增加,但长期来看,中美关系依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当下中美关系处于何种状态?未来何去何从?决定中美关系的基本现实是什么?中美两国政府如何才能超越新冷战陷阱,为人类提供更多可能性?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多维新闻刊出文章《站在历史的风陵渡口重新审视中美关系》,在现实和历史的双重视野下解读中美关系,共分为三篇,本文为第二篇。

第一篇:【重新审视中美关系】北京和拜登政府小心翼翼地相互试探

眼下中美两国政府之所以小心翼翼地进行试探,归根结底是由两个基本现实决定的。第一个现实是中美关系在过去四年尤其是2020年的急速恶化有趋向新冷战之势。

虽然说过去多年以来,人们常说“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两国关系高度复杂,具有矛盾与合作的两面性,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内中美关系就已呈现明显的竞争、博弈态势,但直到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上任,才正式在国情咨文和《国家安全战略》中将中国定性为比俄罗斯更危险的“战略竞争者”和“修正主义国家”。根据这种定位,美国政府对中国开始大打贸易战,封杀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在台湾、香港、新疆等被中国视为内政的问题上刺痛北京的底线,让两国关系蒙上深重阴影。

特朗普任内,美国政府一直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压中国高科技公司华为。(VCG)

2020年初本来随着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少人还期待双方关系回暖,可好景不长,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蔓延到美国后,防疫不力而又面临大选压力的特朗普政府开始密集污名化中国防疫,甩锅中国,要求追究中国责任。北京颁布港版国安法后,美国政府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制裁陆港两地官员。自此之后,两国关系开始断崖式下坠,结构性矛盾愈演愈烈,包括但不限于互相关闭总领馆、对话交流大幅缩减、两国内部民意的对立加剧。

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近乎讨伐的演讲,宣称开启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 )任内的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重新将世界分为自由世界和共产世界,主张建立全球“民主联盟”以遏制中国。尤其是在被视为中美关系重要基础的台湾问题上,美国政府屡次批准对台军售案,美军C-40A运输机飞越台湾领空,时任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和国务院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先后访台,蓬佩奥在卸任前声称“台湾已经并非中国的一部分(Taiwan has not been a part of China)”,令两国关系陷入建交40年以来最低谷。

在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特朗普和习近平隔空呛声,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都警示世界正迈往一个“非常危险的方向”,“我们必须竭尽全力避免一场新冷战”。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博士更是严厉警告中美必须为日趋激烈的竞争设立“交战规则”,否则将可能重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不确定局势。

第二个现实是中美新冷战或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既不符合两国整体利益,又不容于现今世界秩序,背离绝大多数国家、地区的期待。今天中美关系及其身后的世界秩序,与美苏冷战时的双方关系及世界秩序存在根本性不同。当年美苏之间的联系非常有限,相互隔绝和对峙,很容易因为缺乏互信陷入猜疑链,继而爆发冲突。那时候的世界,非但尚未像今天这般联系紧密,而且分为对立的两大阵营。

今天的情势大为不同,不但中美之间在非常多的领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难以切割,而且世界主题早已是和平与发展,过去数十年的全球化已经让不同国家或地区之间的利益高度交织,相互依存度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高。

在相互之间利益联系千丝万缕的情势下,中美两国都难以承受新冷战的代价。(Reuters)

正是基于这样的情势,所以纵使在中美关系已经非常糟糕的2020年,按照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披露的数据,“中美新增友好城市4对,两国友好省州、友城已分别达50对和231对”,中美人民和社会各界互相帮助,“2020年中美货物贸易额为5,800多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8%”。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20年度《中国商业环境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企业对中国市场持乐观态度,不打算将生产线搬离中国。而不论是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印太战略,还是蓬佩奥试图孤立中国的努力,都响应者寥寥。RCEP和中欧投资协定的达成都在有力说明多数国家并不愿简单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因为作为当今世界经济总量最大的两个国家,中美之间若进行一场新冷战,不仅只会酿成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且不利于世界整体和平与发展利益。

上述两个基本现实决定中美关系虽有滑入新冷战趋向,但难以真正陷入新冷战,在两国结构性矛盾愈演愈烈,冲突呈螺旋式上升之外,仍有相当强大的力量维系着两国关系的和平稳定,甚至让两国关系具有止跌回升、触底反弹的可能。这也是为何当传统建制精英拜登(Joe Biden)上任后,中美关系有所回暖并总体呈现谨慎乐观状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