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拜登为何让贺锦丽如影随形 却不给她任何工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23日,拜登与贺锦丽在白宫玫瑰园前行。(Facebook@President Joe Biden)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还在斟酌,交给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重任具体将是什么?

拜登发脸书(Facebook)说:“进入一届新政府意味着迎来一位新的午餐伙伴。”他表示将每周和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在白宫共进一次午餐,这一传统将会延续下去。两人达成共识,认为这是建立信任和分享想法的好机会。

A new Administration means a new lunch partner. My first weekly lunch with Vice President Kamala Harris is in the books!

President Joe Biden 发布于 2021年1月22日周五

美国《纽约时报》发表题为《拜登想对贺锦丽委以重任,只是没有确定那将是什么》的文章说,当拜登在国事厅签署一项又一项的行政令、听取有关疫情和经济相关的每日简报时,贺锦丽总会陪伴左右。

拜登表示,他做的“所有决定”都曾咨询过贺锦丽的想法,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上任以来,贺锦丽一直是拜登的得力助手,通常,两人每天在白宫共处四个到五个小时,这比他们的前任要长得多。

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曾问时任副总统拜登,想在这一岗位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拜登回答,“在他做出重要决定之前,我想成为那个房间里的最后一人。”

今年,拜登又将这个问题抛给了贺锦丽,拜登告诉她,想让她成为那个“最后的声音”,让他保持警醒,并永远对他保持诚实。

彭斯站在身后为特朗普鼓掌,面带笑容,直至决裂时刻(请点大图浏览):

+6
+5
+4

拜登为何处处想着贺锦丽?首先,白宫幕僚长罗恩·克莱因(Ron Klain)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表示:“总统给了我们明确的指示。”“我们的目标是让她尽可能多地参与进来,增加公开露面的机会。”

其次,克莱因表示,拜登曾作为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副总统,他理解在公共活动中站在总统身后两步的感觉,对这一职务有一种本能地理解,自然对哈里斯的处境有这种独特的同理心。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University of Virginia‘s Miller Centre)总统研究主任芭芭拉·佩里(Barbara Perry)曾坦言,“副总统的角色与总统只有一步之隔,但除非总统去世或者病重,否则副总统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干等着。”

甚至有人说,对于一些副总统来说,这个职位意味着你“永远都不需要工作”。

尽管如此,到目前为止,贺锦丽尚未被任命去负责新一任政府的某项具体的重点工作。

一名白宫官员表示,贺锦丽致力于成为拜登的最佳合作伙伴,但目前由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响,她将不会在新政府上任的前六个月内出国访问。

细数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笑容展露、一起走过的地方(请点大图浏览):

+8
+7
+6

此外,由于目前民主党与共和党各占参议院50席,“在参院投下决定性一票”预计将称为贺锦丽未来两年的主要工作之一。

贺锦丽对自我定位的表态是,正在适应新的节奏,努力在多个方面为总统带来价值,并渴望帮助解决美国的多重危机。

“自我们国家成立以来,副总统只投出过268张打破平局的选票。作为你们的副总统,我将不知疲倦地工作,包括在必要时履行这一宪法职责,”她在就职前曾写道,“与此同时,我希望参议院不要僵持,而是找到共同点,多为美国人民做些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贺锦丽目前公开履行过的任务有一项,在拜登宣布美国重返世界卫生组织(WHO)几个小时后,贺锦丽与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通了电话。这或许表明,在一些重要事项上,贺锦丽可以代表拜登向外界发言。

而且拜登或不会竞选连任,贺锦丽将有希望角逐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