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摧毁样板战略村 印度在中印中段边界遭遇重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月10日,发生在印度北部北阿坎德邦杰莫利县(Chamoli)一带的溃坝事件引发的风波还在继续。包括《印度斯坦时报》在内的主流媒体已指出,此次风波不是天灾,是人祸,是新德里当局无视当地地理条件,大举采石、炸山和挖掘隧道所致。此番溃决的塔波万(Tapovan)大坝及发电机组在2013年6月就曾因山洪暴发而遭遇重创。

问题也随之而来,既然涉事地区如此凶险,印度当局为何还要不顾一切地在当地推进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呢?环顾新德里各大主要媒体,外界很难找到直接回答。

发生洪水的杰莫利地区是中印中段边境的对峙区,其中包括中方形成有效控制的乌热地带,乌热地区面积135平方公里,印方在2020年11月26日,在该地西南印方的十几个自然村第一次设置了4G网络。由于印方居民点、哨所等均处于河谷地带,这次洪水也给印方布置在乌热西南方的设施带来了严重损害。(谷歌地图截图)

但在《印度时报》2月9日的一篇报道中,观察家可以发现,杰莫利县的受灾地区中包括6个处于中印边界一线,有印度陆军常驻的高海拔村。印方在当地总共布置了20个类似的村落,维持了3,500人到1,500人的常住居民。这种局面与当地在中印中段边境的特殊位置分不开。

资料显示,杰莫利地区包含中印中段边境总面积855平方公里的争议区,即乌热、然冲、拉不底地区,其中乌热地区印方称“巴拉霍提”(Barahoti)。印军1956年6月曾短暂控制该地,解放军后派遣地面部队等将其夺回。中方还在2016年于当地遣返了一批印度“移民”。在2017年的洞朗对峙发生后,印、中两国在乌热一带的蚕食与反蚕食活动也随之加剧。

也就在2017年7月31日,印度媒体在该国国安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访华之前,集中报道了一起“入侵”事件,印度《经济时报》等媒体指出,一批“印方牧民”在7月25日向前推进后,随即被小股解放军部队劝返。

一场因人祸而加剧的天灾,影响了中印中段边界的局部态势,点击看解说

+3
+2

虽然印度军方称该事件并非“入侵”,是“中印双方对实际控制线理解不同”所致,但印方也在2018年后加大了对该地区的投入。到2018年1月,北阿坎德邦地方长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即指出当地在2018年有五条“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公路”完工,这五条公路延伸至超过海拔4,000米的中印中段边界地区。

印方当局还预留了约1,000亿印度卢比(约合15.69亿美元)的预算,用于把这五条路和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规划的“巴拉特马拉”(Bharat mala)高速公路项目形成对接。到2020年,印度还在当地打通了直通中国阿里地区普兰县强拉山口的混凝土公路,并引发了和尼泊尔之间的纠纷。

发生在2020年的拉达克中印对峙以及中方在印控藏南地区的大规模基础建设刺激了印度军界、政界人士,基础设施有限的北阿坎德邦尤其是中段边境因此风声鹤唳。

印度在中印中段边界的活动一度刺激了尼泊尔,引发了两国间的一场危机

+3
+2

印度军事专家曾称“约有三个旅的解放军布置在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到班公湖的一百多公里的战线”,有可能攻击两百公里外的印度北阿坎德邦地区的军事目标。尽管解放军并没有采取类似行动,但前方的“危险”还是加速了印方修筑设施的进度。

的确,新德里方面暂时仍不能在超过4,000米的中印边界前沿把居民点和哨所全部连成一片,但印方仍在努力改善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2020年11月26日,莫迪当局在信实集团旗下JIO电信的帮助下,终于将移动网络敷设到中印边境一线的至少12个村社,这其中包括一部分本次溃坝的受灾地区。此外,印军工程兵部队也在当地积极修建军民两用便桥等设施,在此次溃坝风波中,就有连接13处村社的5座便桥被冲走。

目前,前往灾区的印度空军已经回传消息,确认塔波万大坝已经被彻底摧毁,附近的大桥也被冲走,尚有部分干道可供通行。对顶住新冠疫情和不利地理条件,仍在中印西段、中段边境大兴土木的莫迪当局来说,这场至少造成150亿卢比(约合2.06亿美元)的风波能否令其采取更为理性的措施,外界可能仍需观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