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为何暂对孔子学院和TikTok网开一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月11日,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拨打越洋电话,传达彼此发言内容之前,来自华盛顿的一些消息让外界提起了些许兴趣。

在2月10日,拜登政府要求美国联邦法院暂停抖音海外版(即TikTok)禁令,以便重新审查这款移动应用程序“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同时,亦有传闻称拜登当局似已“撤回”此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针对中国对外汉语教学机构“孔子学院”的禁令。一些北京观察家因此颇为兴奋,认为这可能是中美关系“呈现审慎乐观的发展趋势”的信号。

图为2013年12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待到访北京的美国时任副总统拜登。两人在8年之后的再度交谈让北京的一些观察家们在春节来临之际感到些许快慰。即便两人的对话可能只是彼此交换信息。(Getty)

单纯从现象层面看,拜登当局此举似乎的确显出了温和的一面,但总的来说,这些“网开一面”也大都是暂时的。

冢中枯骨何足道哉

就“孔子学院”的风波而言,它的遭遇是中美文化输出角力过程中在所难免的一部分。尽管北京方面对其投入成本高,“文化输出”的效率低的局面极为不满,但这不妨碍美国情报机构发布的报告认为,中美关系是一种全球性的“意识形态对决”。

2002年后,孔子学院一度是中国高层人士外访必去的场所,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10
+9
+8

对此,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即在2018年8月签署国会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NDAA)后,要求美国防部终止资助设有孔子学院美国大学的中文旗舰项目,很快,即有15所美国大学因此封杀“孔子学院”。

到2019年6月和2020年3月,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俗称“孔子法案”的《对各国资助美国大学校园机构的关切法案》和《孔子学院透明法案》,彻底限制了该机构在美国的行动。考虑到,中国政府内部同样对于孔子学院的财政投入和工作效率感到不满,北京方面还在2020年7月将该机构从官方直辖转为民间基金会运营。至此,这一曾在2002年后一度代表中国“大外宣”的机构已由此逐渐改变身份,它在北京眼中的重要性也在不断下降。

事已至此,外界或许也可以理解拜登当局在确立后,为何“悄悄”撤回特朗普政府时期有关要求美国的学校及大学披露其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关系的法令。从程序层面上说,这可能是拜登上台后废除特朗普政府末期行政案行动中的一部分;从实质操作层面看,它也显示了拜登当局已经认识到了“孔子学院”现今可能无足轻重,宛若冢中枯骨的地位。

2020年7月后,“孔子学院是中国海外宣传机构中重要组成部分”的地位已发生了改变。

到2月10日,白宫方面在接受采访时即称,此前部分美国媒体有关撤回规定的报道恐嫌“不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考虑到美国朝野在特朗普时期就不掩饰对中国尤其是“孔子学院”等机构的怀疑态度,拜登政府又怎么可能轻易放下对“孔子学院”的限制呢?在重重限制之下,美国对“孔子学院”少捆一根绳子和多捆一根绳子又有什么差别呢?

网开一面的真相

至于拜登当局在抖音问题上的怀柔,这种动作更像是一种延迟。环顾美国司法部在向联邦法院提交的文件,外界只能发现一点,即拜登政府也要审查它,也要就Tik Tok“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评头论足一番。此外,目前拜登政府对Tik Tok和其他与中国科技公司有关问题的审查甚至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表。

有关TikTok命运的问题,已经成为从北京到华盛顿最热的议题之一

+4
+3
+2

拜登政府看起来是讲规矩的,是注重商业利益的,不会像特朗普政府那样,既要勒索中国企业,又要勒索美国企业;不仅要求禁止该移动应用程序,还要和相关利益方将其瓜分。

特朗普集团的行为逻辑可能是基于勒索而来。譬如其贸易战就是要勒索各国企业。美方此举是在征收“边境调节税”,即对全部输美商品加征20%关税不成后才开始向他国索要关税,借此平抑美国国内赤字。而拜登集团相对而言作为老牌政客,可以采取妥协、让步或交换的谈判策略,这一切比起前任自然是相当的利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拜登政府如果对Tik Tok网开一面,这种看似宽容的做法可能与Tik Tok背后依托的华尔街投资者集团有很大关系。

新冠疫情等风波影响之下,一些华尔街巨头在2020年大选中选择拜登。后者也为其提供了更为长远的利益。(路透社)

Tik Tok依托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公司背后有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海纳(SIG)、老虎基金、泛大西洋资本(GA)等活跃在华尔街的投资巨头。这些资本大鳄在美国大选前支持拜登,并在选后取得了拜登团队中的位置,譬如美国银行、推特、Youtube、红杉等企业均有相关人士在拜登麾下。作为利益交换,拜登也有必要向盟友输诚,而对Tik Tok的怀柔就属于其中相对合理的一环。

当然,环顾中美大势,留给拜登的选项也是有限的,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从2001年加入世贸时只及美国13%,到2021年的今天已增至超过七成,未受特朗普的贸易施压打击。美国对这个快速崛起的竞争对手进行打压遏制,以继续维护美元霸权、主导多边规则、获取最大经济利益是长期目标。中国成为美国最大挑战的这一现实也是一目了然。既然中国的发展无法停止,拜登的“网开一面”也终究只能是暂时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