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与新闻媒体达成“美好协议” 澳大利亚政府能乘胜追击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闻媒体议价法案》(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即将放上澳大利亚国会辩论前夕,当地两大传媒集团Seven West Media和Nine Entertainment先后宣布已与Google达成付费协议,允许Google去年(2020年)新推出的Google News Showcase平台转载其自家生产之新闻内容。

澳大利亚财长弗赖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表示,该法案的蕴酿,成功促使Google让步达成这些“美好协议”。在这场与科网巨企的对决,澳大利亚政府似乎赢得十分漂亮。

Google半让步,在法案通过前与澳大利亚各大新闻媒体达成协议。(美联社)

“我从新闻媒体方和科网公司方分别听到的所有说法,都是形容这些协议是慷慨的交易;它们是公平的交易;为澳大利亚媒体产业带来裨益的美好协议……”澳大利亚财长弗赖登伯格得知Google与两大澳大利亚媒体达成付费协议后表示。

根据澳媒《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引述报道指出,Google分别向Seven West和Nine两间传媒集团付上的内容版权“年费”皆高达3,000万澳元。《金融评论》同时报道,《卫报》澳大利亚版及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相信会在未来两周内与Google达成付费协议,未来将其自家新闻内容供应给Google旗下新闻平台News Showcase。

弗赖登伯格为Google与各大澳大利亚媒体达成付费协议赞好。(Getty)

另一大跨国传媒集团、媒体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旗下的新闻集团(News Corp)亦已经与Google达成为期三年的商业协议。双方并没有公开实际协议金额,据欧美媒体报道,新闻集团从Google获得了“可观的款项”(significant payments)。与此同时,Google还会帮助新闻集团投资多项业务,包括增强多媒体新闻内容和扩张“订阅制”平台。

由于新闻集团拥有英国的《泰晤士报》、《太阳报》;美国的《华尔街日报》与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人报》等多份国际龙头大报,故它与Google达成的协议,对未来新闻产业与科网巨头的合作有着标志性作用。

美国大报《华尔街日报》隶属传媒大亨默多克(右)持有的新闻集团。(Reuters)

新闻法案“辣”在哪里?

澳大利亚政府着手推动的《新闻媒体议价法案》(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之所以惹来Google为首的科网巨企不满,甚至曾威胁将搜寻引擎服务退出澳大利亚,最主要在于该法案计划覆盖的范围,是要求Google若在搜寻服务Google Search呈现某新闻媒体生产的新闻内容,就需要向该媒体付费。只要《新闻媒体议价法案》一旦开了先例,让Google按网络搜索效益向新闻媒体缴付“版权费”,那么其他欧美国家便很有可能跟随仿效,这样就会严重损害Google的广告收益。

由澳大利亚政府财政部辖下竞争及消费者委员会(ACCC)早前发表的法案咨询文件提到,政府的官方立场是希望这份法案能够处理“新闻内容提供者从生产新闻中所能获得的盈利收入”。

《澳大利亚人报》、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等是澳大利亚大报,均隶属新闻集团,故皆与Google达成了上架协议。(Getty)

过往很多当地新闻媒体多次向政府投诉Google和Facebook在使用其新闻内容后没有付上相应合理的款项。

需要厘清一点的是,不少人误会Google与澳大利亚政府及新闻媒体一方争拗点在于“Google不愿意向新闻媒体付钱”——这其实不太准确。Google当初推出News Showcase这项应用程式功能,用作宣传的招徕,自称矢在“帮助媒体出版者营利化(monetize)自家内容”,从而“协助新闻业界在电子时代里得以繁荣兴旺”。所以,Google不是不愿意向新闻媒体付钱,而是希望在News Showcase新闻内容平台的框架下,向新闻媒体“在可控价格范围内”定额缴付版权费用。

Google的成本计算

而《新闻媒体议价法案》一旦通过,正正就从法律层面削弱Google所期望的价格可控能力,因为法案将给予新闻媒体更加巨大的议价权利。譬如,新闻媒体可以不再局限于从Google News Showcase单一功能上向Google收费,还有权从Google其他子业务,包括搜寻功能Google Search、同一母公司Alphabet旗下YouTube等多方面向Google逐项收费。一旦这样计算下来,Google将更难控制成本。

所以,Google宁愿趁未有立法之前,配合去年底新鲜出炉的News Showcase功能,与各大新闻媒体逐一谈妥可控价格范围内的协议。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坚持向Google等科网巨企“企硬”,不理威胁继续推动《新闻媒体议价法案》。(美联社)

《新闻媒体议价法案》的另一项“辣招”,是新加入第三方仲裁机制。这也是Google的“死穴”。它表明,一旦媒体方与科网平台方之间就着新闻内容付费或补偿方案谈不合拢,无法达成商业协议,将可以透过仲裁机制来厘定协议的付费金额。一旦诉诸第三方仲裁收费水平,Google的成本控制能力自然进一步被削弱。

如是者,当法案通过后,在新闻媒体获得最大的法律保障和第三方仲裁机制下,Google将完全失去讨价还价的能力。所以,Google实在有必要在如此“辣”的法案在澳大利亚国会通过之前与新闻媒体达成商业协议。

而这次澳大利亚政府无惧Google撤出威胁,坚持在立法层面快速推动法案,试图扭转科网巨企掌控协议价格控制权的局面,最后也斩获了它想看见的成果。

然而,与Google谈妥了,另一大科网巨头Facebook却继续兴风作浪。Facebook拒绝向澳大利亚政府屈服,17日起决定禁止澳大利亚媒体在旗下社交平台展示新闻内容和相关文章,澳大利亚用户也无法阅览本地及外国新闻资讯

遭Facebook禁制的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专页,该专页已没法显示内容。(美联社)

Facebook表示,正在与当局密切磋商,期望尽快平息争议。各界的焦点很快就从Google转移至Facebook身上。

民众压力同时也在澳大利亚政府,他们下一步会否乘胜追击,与Facebook周旋到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是否联手向网络巨擘抗衡?也将会是未来的重要看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