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扯下面具 挑战新闻业展现网络霸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经过数个月的磋商,Google与澳大利亚新闻媒体的争拗逐渐尘埃落定。不过,另一涉事科网巨头Facebook却拒绝向澳大利亚政府妥协。17日起,Facebook决定禁止澳大利亚媒体发布新闻内容及相关文章,澳大利亚用户亦没法阅读及转载新闻内容。

Google当初也曾威胁撤出澳大利亚市场,最终只流于口舌之争,但Facebook今次直接付诸行动,明显志在向澳大利亚政府发出具有欺凌意味的最后通牒。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狠批,这就是科网巨企目中无人的傲慢。

在Google选择与澳大利亚各大新闻媒体逐一签订商业协议之前,Google与Facebook原本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澳大利亚政府准备在国会着手推动被指威胁科网巨企利益的《新闻媒体议价法案》(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后,Google曾扬言将搜寻引擎服务撤出澳大利亚,借此威胁当局暂缓通过法案。

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及财长弗赖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最终迫使Google决定“半让步”,在今周先后与当地各大传媒,包括新闻集团、Seven West Media及Nine Entertainment等龙头签订涉款高达数千万澳元的商业协议,以换取Google在其新推出的Google News Showcase平台能够采用产自这些媒体的新闻内容。

《澳大利亚人报》、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等是澳大利亚大报,均隶属新闻集团,故皆与Google达成了上架协议。(Getty)

一般分析相信,Google可能在银码上让步了,它愿意付出让各大媒体皆称心满意的协议金额,从而免却日后通过《新闻媒体议价法案》后为Google带来的成本不确定性。

Facebook拒不跟队

当各界皆认为新闻业界与科网巨企的争拗即将落幕,岂料原先与Google站在同一阵线的Facebook却继续兴风作浪,尽管目睹Google已逐一与当地新闻媒体达成协议,但Facebook似乎不愿意跟随Google的做法。

为了抗议澳大利亚政府继续推进立法,Facebook在17日决定禁止澳大利亚媒体在旗下社交平台发布新闻内容和相关文章,澳大利亚用户也没法阅读及转载相关文章。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现已没法在其Facebook专页发布内容。(Reuters)

然而,Facebook祭出“新闻禁令”的同时,却“误杀良民”,多个公营机构及政府部门,譬如气象局、地区消防局、地区健康部门等非新闻媒体类专页的帖文突然消失,而且被禁止发表及转载帖文。在疫情之下,连带医疗及疫苗接种安排等重要公共卫生资讯因而传播受阻。

此举立即令Facebook完全失去道德光环,被斥以公众利益作筹码,以换取公司利益。

Facebook不愿意妥协的原因,是因为担心澳大利亚立法会留下先例,或者不满新闻业界要价过高,威胁Facebook内容经营业务利润。而Facebook居然选择敢于不妥协的原因,是它认为,新闻媒体实质上极度依赖其平台。

Facebook官方声称新闻相关内容占平台帖文的比重仅少于4%,Facebook透过新闻内容而获得的商业利益极少。故Facebook认为真正从中受惠的是新闻业界。

单在去年,Facebook已为各大澳大利亚新闻媒体免费引流接近51亿人次,它声称这批流量价值超过4亿澳元(逾24亿港元)。

也因如此,Facebook认为澳大利亚政府错判了媒体业界与社交平台之间的关系,故《新闻媒体议价法案》对Facebook存在严重不公。

新闻业界如何应对科网巨企全盘掌握引流通路的霸权地位成为焦点。(Reuters)

莫里森的勇气

无论Facebook的解说多么冠冕堂皇,考虑其强大社会渗透力,它不惜将平台上所有具公共意义的新闻内容下架,不但威胁公众利益,而且还赤裸裸地展示其为求达到商业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网络霸权行为。难怪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在声明中以“恐吓”(intimidate)这一强烈字眼,形容Facebook的霸道做法。

Facebook的名声,过往几年早因被指披露用户私隐和容许假资讯在平台散播等争议而日益败坏。今次Facebook在澳大利亚“霸王硬上弓”,凭着自己无远弗届的网络社交渗透力,恃强威迫当局及新闻业界让步,势将进一步加深公众对Facebook的负面观感。

Facebook's actions to unfriend Australia today, cutting off essential information services on health and emergency...

Posted by Scott Morrison (ScoMo) on Wednesday, 17 February 2021

因此,本着捍卫公众利益和新闻价值的前提,莫里森政府这次毅然抗衡Facebook借着其“大到不能倒”的互联网影响力而谋取利益的霸权做法,无疑立下了一个良好先例,给予各国一份可参考蓝本,试图在新闻媒体和科网巨企之间找出一个利益平衡点。

而国际社会也应该持续向科网巨头予以强硬施压,杜绝它们肆意运用自己强大的议价能力,威胁更高层次的公众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