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认定新疆“种族灭绝”证据不足 美国对外为何不会改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月19日一篇独家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办公室2021年年初得出结论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中国在新疆进行了“种族灭绝”行为。这和拜登(Joe Biden)政府当前的立场完全不同。

2021年2月4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国务院介绍美国总统拜登到讲台前发表演说。(AP)

这是美国国务院内部外交官队伍和法律队伍意见不一。但外交官的判断和认定应该基于内部的法律依据。按照这篇报道,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拜登就职前1天认定中国在新疆进行了“种族灭绝”,迎合了国务院内部“人权专家”的意见,也就是当时的美国国务院全球妇女议题无任所大使柯莉(Kelley Currie)和当时负责国际宗教自由事务的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

这两人的判断素材主要来自于一位中文名叫“郑国恩”(Adrian Zenz)的种族主义者。此人自称相关研究项目独立于政府,实际上则是美国政府极右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的成员。他近两年围绕新疆议题制造的故事和数据,成为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西方媒体及政客广泛引述的“证据”。

拜登上台后,他提名的驻联合国大使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1月末曾对参议院外委会表示,前国务卿蓬佩奥对中国在新疆针对维吾尔族人实施“种族灭绝”的决策,“没有遵循所有的程序”,美国国务院希望确保这些规定得到遵守,以确保这一称谓得以保留。

这种谨慎姿态也被右翼势力和抗华势力视为“示软”,随后布林肯出面,强调自己认可中国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这一结论。托马斯-格林菲尔德为了通过提名,也不得不向委员会右翼议员做出书面说明,认可并延续蓬佩奥对新疆议题的定性。

拜登曾和中国领导层交往密切,对华关系认识也在发生变化。点击查看大图:

+5
+4
+3

蓬佩奥选择在拜登上台前1天做出这一认定,纯属政治化的举措,其中的信号非常明显,就是为了给拜登政府对华决策制造难题,同时强化自己“对华强硬”的标签。布林肯延续蓬佩奥的立场,也是将新疆议题“政治化”操作,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这也是当前美国国内对华强硬的政治氛围所决定的,在对华战略或印太战略出台前,拜登政府只能通过延续前任立场定性的方式展现对华强硬,并不急于修正。

其实,在和中国博弈的过程中,美国最擅长制造麻烦,然后以近乎零成本的方式获取最大效益。尤其对于喜欢推崇所谓的民主价值观的民主党政府而言,更是如此。拜登政府可以借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虚假指控,帮助打造他竞选时所承诺的民主联盟,以此联合加大对华施压。

现在,编造新疆“种族灭绝”言论的各方势力,已经开始营造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舆论氛围。美国右翼议员已经开始考虑借新疆议题提案抵制北京冬奥会。这和西方2008年借西藏人权议题抵制北京奥运会的做法一致。美国政客营造或迎合这种舆论,可以转移国内矛盾,同时展现对华强硬姿态,持续消耗中国的外交精力。

即便拜登和布林肯根据内部情报及法律依据判断,认为新疆状况达不到“种族灭绝”的级别,他们也不会轻易改口。在对中国束手无策或者无计可施的形势下,他们绝不放弃新疆人权这个方便的借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