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坚”去哪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2020年)11月败选以来,中国外交似乎进入一个较平静的阶段,虽然间或有与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的交锋,但此前最为剑拔弩张的中美关系随白宫易主进入了战略调整年期。而在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攻讦声音明显降低分贝之际,中国的外交辞令也变得较为柔和。民众感觉最明显的,便是“战斗力极强”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存在感似乎不如过往,所谓“战狼外交”有所降低调门。

当然,其中最直接原因便是赵立坚近期轮岗较少,距离他上次主持发布会(1月29日)已有三个星期。而他的另一主战场Twitter,也主要是转发另一发言人华春莹的言论,再加上正逢春节假期,转发或自主发布内容也多为恭贺新禧、与各国展望未来的积极祝福。

赵立坚Twitter置顶的新年祝福。(Twitter@Lijian Zhao)

他最近一次与美国的唇枪舌战,是2月18日反驳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加入加拿大发起的《反任意拘捕宣言》。赵立坚呛声布林肯:“最好把任意拘捕的帽子留给自己,孟晚舟没有违反任何加拿大法律,却被任意拘捕逾两年。”这番言论力度相较于他过往的激进风格,显然平和许多。

事实上,赵立坚一直对拜登(Joe Biden)政府有所保留,他在1月28日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布林肯认可前任蓬佩奥(Mike Pompeo)的“中方对新疆少数民族实行种族灭绝”一事时,虽然激烈攻击“蓬佩奥之流炮制涉疆世纪谎言”、“蓬佩奥的反华言论已经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但对于布林肯则明显放缓了语气,表示“希望拜登政府有关人士正视新疆稳定发展的事实,倾听包括新疆2,500万各族人民在内的14亿中国人民的呼声,本着基于事实和负责任的态度,稳慎处理相关问题。”

这就可以看出,所谓“战狼外交”并不是一味的激进、对任何批评之声都强力反驳,而会有张有弛地随国际舆论环境调整。在拜登政府重新审视对华路线、放弃了病毒起源污名化及暂停强迫TikTok买盘等做法后,赵立坚也放低了调门,在回应中美分歧事项时也采取了较为克制的言论。

甚至可以说,所谓“战狼外交”本就是对外界“狼”的防御式反击,当外界不再有“狼”,也就不再需要保持“战狼”姿态。

“战狼外交”源于国际逆势

事实上,中国近年来外交风格的调整,一方面固然是随国家利益外扩而实行更主动的外交政策,这一策略的转变从胡锦涛主政后期就已相当清晰,但以赵立坚为代表的这类更为带有攻击性的言行,则是在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关系转恶之后,对美国乃至国际社会各种质疑与攻击的回击。

面对愈发偏激乃至颠倒黑白的外界舆论攻击,中国自然不愿意被动挨骂,乃至会以更加激烈的语调反驳,在外国社交平台上积极传递观点。例如华春莹从2019年10月起注册Twitter,直接与外国民众对话。而言语颇具进攻性、常在Twitter发表观点并与人激辩的赵立坚,也于去年2月正式出任外交部发言人,用于对抗国际越发猛烈的舆论炮火,遂被贴上带有贬义性质的“战狼外交官”标签。

中国外交部现在的三位发言人风格不同。(Twitter@Lijian Zhao)

正如以上所言,赵立坚所代表的“战狼外交”,比起是处处主动进攻,更多地是对于国际舆论环境的反应。而一旦国际舆论有所缓和,外国政府不再主动发起攻击,中国外交部也会随之调整风格,例如在尊重事实、讲求正大光明的竞争的美国新政府上台之后,赵立坚的尖锐言论也随之减少。

我们可以预期,即使再轮到赵立坚主持发布会时,只要拜登政府不重蹈特朗普政府刻意污蔑的覆辙,那么赵立坚也不会那么刀刃向人。

“豺狼来了有猎枪”

另外,“战狼外交”始终只是中国外交的一个面向。单从外交部发言人配置来看,华春莹之风格以温和亲切及讲道理为主,而在去年7月上任的汪文斌也中规中矩,气质偏向传统中国外交官,赵立坚则多以进攻性风格示人。

再以中国处理中印边界冲突为例,在中印去年6月在边境地带加勒万河谷爆发流血冲突后,相较于印度方面的高调,中方从头至尾都未表现出任何“战狼外交”的痕迹,直到双方达成撤军协议、结束对峙状态后,才公开牺牲将士的姓名和还原事发经过。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回望1958年中国战争电影《上甘岭》中备受传唱的插曲《我的祖国》之歌词,“赵立坚”和所谓“战狼外交”其实不正是“猎枪”之一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