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重整盟友体系第一步效果如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此,我必须澄清此前所有有关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相关疑虑,那就是华府在今后将会与我们的欧洲盟友紧密合作,以期共同应对自由国际秩序所面临的挑战”——2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这段“发自肺腑”的感言,似乎意在通过推心置腹的方式重新取信欧洲盟友,并以此修复乃至重整被前任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破坏得七零八落的跨大西洋盟友体系。

但现实图景远比这位华府新主的预想复杂吊诡得多,从会议反馈的结果来看,英法德三方均采取了表面附和却极力回避实质问题的姿态,这样的局面自然远非拜登当局所期。

马克龙:美国已不是全球强权

作为对拜登在主旨发言中力促重整跨大西洋联盟,但又指明此番重整并非简单回归过去——尤其是冷战时代集团政治的“良好呼应”,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特别强调了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再平衡的重要性:他指出只有欧盟能够承担足够的自我保护义务时,跨大西洋纽带才能更为平衡。

同时,马克龙恰到好处地向白宫新主表示法德当前正沿着华府期许已久的“防务预算分担”目标稳步前进,力争早日实现防务预算达到本国GDP2%的“红线目标”。

+5
+4
+3

如果结合马克龙本人在去年的慕安会上所做的相关表态,或许更能看出其上述发言的深意所在。

彼时,马克龙强调欧洲打造独立自主的核安全体系的重要性,并一再向当时与会的德国防长卡伦鲍尔( Annegret Kramp Karrenbauer)暗示法国将为整个欧盟提供核保护伞的意图(在英国正式脱欧的背景下)。以此为基础,彼时的马克龙公开提出要打造一套与美国主导的北约平齐的所谓欧洲共同防御机制。

显然,在奉行“美国优先”原则的特朗普时代——尤其是种种执政乱象频出的特朗普时代后期,马克龙此举颇有试探华府战略底线的意味。如今,当新任的拜登当局相对明确地划出上述底线之时,采取就坡下驴,继续推进欧洲自主防务议程就成了巴黎方面的题中应有之义。

更有甚者,马克龙把拜登的“新型伙伴关系”倡议又往前推了一步,直言现在的美国已不是全球强权,而已经转变为“太平洋强权”。

默克尔低调沉默

与法国不同,长期作为欧盟经济引擎的德国并未在防务安全领域过多着墨,面对拜登号召盟友与华府一道守护自由国际秩序的“殷切呼吁”,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回应中巧妙地进行了“红线范围”内的焦点转移,十分“务实”地将之移至与德国“才德相符”的经济发展及其相关的社会民生领域。

在发言中,默克尔对围绕抗疫的全球多边主义合作给予了极大关注。为此,甚至不惜部分“背弃”拜登联合反制中俄对自由国际秩序威胁的倡议,公开表示西方世界应与中俄携手进行更为高效的抗疫合作。

显然,对于心系“经济引擎”核心利益的柏林方面来说,务实地解决严重制约经济发展动力的全球疫情问题远比追随拜登的重整盟友体系雄心重要得多。

+6
+5
+4

值得注意的是,默克尔没有在慕安会上直接触及防务安全领域并不意味着柏林方面在此没有成形的盘算与进展。

结合去年慕安会期间卡伦鲍尔与马克龙在欧洲自主防御体系问题上的紧密互动以及今年慕安会上默克尔的“低调沉默”,德法双方极有可能已经就防务安全问题达成相当程度的共识。加之此次慕安会上又得到来自华府新主的“欧洲安全结构再平衡”的承诺,不夸张地说柏林方面在防务安全领域已基本实现了其长期追求的“美法平衡”的理想预期。

唐宁街进退两难

与法德底气十足的战略定力相比,仍然处在脱欧后遗症之中的英国在重整跨大西洋盟友体系的议题上就显得颇为急不可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唐宁街方面相对于法德轴心的“真诚急切”并未换来拜登当局更为热切的回应。

相反,从会议安排来看,英国已然被华府新主下调到了“边缘盟友”的位次。在此次云峰会中,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发言被安排在了国家领导人部分的最后。从其发言内容来看,约翰逊在华府新主面前采取了显而易见的“低姿势”。

通篇演讲几乎全面附和拜登的“重整盟友”基调,甚至连一些在重要问题上的措辞都极为相似。比如,与拜登一样将中俄定性为对自由国际秩序的威胁。

+5
+4
+3

显然,处在脱欧后遗症中的英国尚未打造出一套兼具系统性、前瞻性与可操作性的后脱欧时代国家对外战略,目前只能采取紧抱美国大腿,并试图以此重塑“英美特殊关系”的权宜之计。

然而,从当下效果来看,这种权宜之计远未达到唐宁街的“美好预期”:最为明显的一点就是拜登当局至今仍然将欧盟而非英国作为重整跨大西洋盟友关系的核心环节。

更让唐宁街方面挠头的是,紧跟华府起舞的策略有时甚至对英国的核心利益构成了实质损害。约翰逊当局近来在对华问题上左右摇摆,前后矛盾的表现即是明证。

紧跟华府的策略要求约翰逊当局追随拜登政府的脚步对中国进行后者要求的各类打压,但在经贸领域亟待中国助力的现实又让唐宁街方面顾虑重重,进退两难。

为此,唐宁街方面已经开始对拜登当局的某些举措采取了“口惠而实不至”的追随策略——这一点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从本届慕安会的各方反馈来看,欧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并未得到根本缓解,英美之间虽然不存在上述矛盾,但现实的地缘图景让唐宁街方面在追随华府新主的诸项举措上不得不三思而后行。可以说,在未来相当一段时期内,拜登当局重整盟友体系的努力仍然前路多艰,前景难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