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义伟长子陷非法宴请案 日再现“忖度政治”式丑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日本首相菅义伟长子非法宴请政府高官一事不断发酵,该丑闻继疫情管控不当和东京奥运屡生波折之后,进一步冲击菅义伟政府本已不断插水的支持率。同时,日本也再掀对“忖度政治”的反思,从安倍政府的加计学园及森友学园弊案,到如今的菅义伟长子丑闻,处处可见“忖度政治”的影子,为何日本始终无法摆脱这一政治文化?

自《周刊文春》本月3日踢爆菅义伟长子菅正刚不当宴请政府高层以来,这一丑闻愈演愈烈,更多官员被牵连入内。2月22日,13名接受款待的干部中11名因违反利益冲突守则被处罚,菅义伟同日也不得不在国会替儿子的违法行为道歉。

总务省高官擅自忖度肇祸?

据报道,菅正刚自2008年起在广电业务公司“东北新社”担任常务董事。该公司曾在2016年至2020年间39次宴请负责管辖广电业务的总务省高官,而菅正刚一共出席了21次这类饭局,还曾在2019年以人均消费74,000万日元(折合约5,180港元)的规格招待了时任总务省审议官(二号人物)、现任内阁公共关系官山田真贵子等人,并赠送了高级伴手礼和消费券。

而《日本公务员国家伦理法》规定,公务员不得接受与其本职存在利害关系方的礼物及招待,且课长级别以上的公务员一旦获得民间超过5,000日元的宴请就必须进行申报,但卷入此次宴请丑闻的13名高官都未曾申报,因此属明显违规行为。

菅义伟因疫情、奥运等课题支持率一路下跌,最近又卷入长子非法宴请高官丑闻。(Getty)

尽管涉事高官纷纷辩称当时没料到存在利益冲突,但以敢言闻名的日本记者大谷昭宏就不客气地指出:“像东北新社这种没什么名气的公司,若不是菅义伟首相儿子邀请,基本上不可能宴请到总务省的二号人物。”

《东京新闻》也指出,事实上,总务省一直属于菅义伟的势力范围。菅义伟在2006年至2007年随安倍首次入阁时便是掌管总务省,他在2012年担任官房长官后也一直对总务省保持强大影响力。更值得注意的是,菅义伟曾在仕途上大力培养长子,在出任总务大臣期间任命其为秘书官。只不过菅正刚无心留在官场,在安倍第一届政府草草收场后便转战商界,不到30岁就进入“东北新社”担任常务董事。当时也正值该公司开拓卫星电视业务、需要向总务省申请牌照之际,招徕菅正刚无疑是希望藉其打通政府关节。

总务省官员自然清楚个中关系,有熟悉总务行政动态的自民党议员表示,“如果菅正刚来宴请我,很自然会想到他父亲。”

不过在事发之后,菅义伟坚称自己完全不清楚其长子行为,且“自己与长子是完全不同的人格”。如果他此言属实,那么这起丑闻既有菅正刚及其公司刻意利用相关背景诱请总务省官员,而这些官员可能也误认为宴请是受到菅义伟授意,或顺水推舟、或在清楚违反伦理法规定的压力下赴宴。在野党立宪民主党议员莲舫就直问:这难道不是“忖度政治”?

忖度乃国民性格 难引发政治大地震

“忖度政治”即官僚或商人察言观色,予以上司的亲朋好友方便,并以为这得到了上司直接授意。尽管这类投机取巧行为在各国都是常事,但在日本讲究“读空气”、“看眼色”的社会文化中更加严重。此前将安倍拖下水的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弊案便是“忖度政治”的代表案例。

回顾2017年森友学园弊案,森友学园计划打造一所右翼保守主义小学,由于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与安倍夫妇都关系匪浅,不仅原计划将小学命名为“安倍晋三纪念小学”,还请到安倍妻子安倍昭惠做名誉校长,因此在2016年购买建校地皮时成功争取到当地财务省虚报地下垃圾清理费用,以1.34亿日元的超低价拿下了估值9.56亿日元的国有土地。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笼池泰典就表示安倍夫妇没有“直接”干预地价,但“忖度”是有的,意指财务省官员压低价格是揣摩上意后的自发之举。

而同在2017年爆发的加计学园案也是类似,安倍晋三老友加计孝太郎旗下的加计学园,当年以国家经济战略区的名义拿下爱媛县今治市一块免费地皮用于新建兽医系,还获得当局资助的96亿日元建设资金。时任文部科学省事务次官前川喜平表示,由于首相秘书柳濑唯夫曾与加计学院方面会谈,因此普遍认为此事来自首相府直接授权,不得不赶紧推进。但柳濑唯夫指兽医系并未获安倍指示,也并非下级认为的所谓“首相项目”,暗示这是文部科学省自作主张。而如同森友学院案一样,该丑闻最后成了各方自说自话的罗生门,只能以“忖度政治”结案。

安倍晋三曾被卷入的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丑闻,也被指存在忖度政治因素。(美联社)

这类丑闻究竟对政府有多大损害?虽然两案闹得满城风雨、引发数万人上街要求安倍辞职,安倍政府支持率彼时也一度跌破30%,但安倍利用朝鲜试射洲际导弹大打国安牌,且趁在野党分裂之际突然解散国会,因此仍在2017年10月众议院选举中保住了三分之二的修宪势力。这似乎证明尽管这类丑闻虽为大众反感,却不会成为选民投票的“单一议题”(single issue),也难以在日本选举政治中付出代价。

而此次的菅义伟长子事件尽管因为涉及直系亲属而非好友,被日媒评价严重程度胜过森友学院案,但目前也难以评估具体后果。《每日新闻》2月13日所做的民调显示,菅义伟政府因为压平了第二波疫情曲线,支持度从33%的低谷略反弹至38%,当然彼时丑闻尚未完全发酵,需要后续更多数据才能做出进一步评估。

但如果安倍经验可以借鉴,那么菅义伟也大概率不会因该丑闻伤筋动骨。这可能是因为忖度文化并非政界陋习,而是整个社会无处不在的潜规则,揣摩他人意图算得上是日本国民性格的一部分,因此民众固然对“忖度政治”引发的丑闻充满反感,却也能对涉事者心态感同身受,能在一定程度上予以理解和接受。当然,政客有时故意利用这种含蓄的社会文化打擦边球,间接指示下属违法,在事发后因没有直接证据而将自己撇个一干二净,一味归咎下属擅自忖度,这自然需要大力揭发和批判。但考虑到日本“忖度文化”盛行的社会大环境,相关批判和反思或许也难以引发质的改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