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借新疆问题测试“抗华战线”的可行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2月下旬,随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召开,已成为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常规话题的新疆问题也再次升温。但发生在2月22日的此次大会较之以往已有所不同。

相对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美国高调签署“人权法案”、制裁新疆农产品的做法,拜登(Joe Biden)时期的美国则以“国务院正在评估”为由暂时沉默。

与此同时,英国、澳大利亚以及加拿大、土耳其、德国乃至日本等国却加大力度,“谴责”北京,这其中又以英、澳两国最为突出。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发布了预录的视频;澳大利亚则率先呼吁联合国对中国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的指控展开调查。这种局面很容易让外界回想起西方世界在2008年前就西藏问题发动的攻势,一场意识形态层面的激烈斗争也再次浮出水面。

北京在2019年间至2020年间遭遇的新疆问题,至今仍在延续

+6
+5
+4

不过,美国等西方国家借新疆议题制衡中国的策略很难奏效。从最近拜登对欧外交来看,美欧双方的裂痕比奥巴马(Barack Obama)后期时的分歧还要大。譬如就在2月19日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就认为,欧洲不能再过度依赖美国。

必须承认,西方诸国在“新疆人权”问题上暂时拿不出什么有力证据,这其中最具代表性一幕的莫过于2020年时,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获准进入新疆,在拍摄新闻视频时,前往一线的记者与当地警察“和善交流”,并未受阻,这使得BBC不得不在剪出的新闻视频中另花些功夫,除去处理画面外,记者也宣称全程遭遇中方阻拦。

至于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成为西方流行语之一的“新疆种族灭绝”,这一号召也在特朗普下野,其当局瓦解之后暂时回归口头。

2021年2月4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国务院介绍美国总统拜登到讲台前发表演说。虽然此人认同其前任在新疆问题上的态度,但华盛顿方面就给出了另一种评价。(美联社)

虽然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蓬佩奥(Mike Pempeo)在2021年1月19日下野前喊出这一口号后,其继任者布林肯(Antony Blinken)即称“同意该说法”。但到了西方世界,各国首脑对此就保留态度,譬如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就拒绝直接表态,英国下议院同样否决疑似针对中国的“种族灭绝修正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拜登当局对于这场前朝遗留的大戏可能态度也是欠奉的。但这场基于意识形态的风波仍有继续下去的道理,此番的美国可能另有安排,他只想借此确认一下其“盟国”的配合程度。在拜登强调“美国回来了”,表示美国将着力重新修复与北约盟友以及日韩等国的关系之际,他更有必要检验一下合作方的配合效率。

事实上,拜登当局的核心对策,即其所谓“拜登经济学”比起意识形态对峙,更需要有力盟友的协助。拜登在当选之后即称“美国需要与盟国协商设定全球贸易规则,应对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此外,他还确认不会立即采取行动,以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输美半数以上产品征收25%关税的措施。对此,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在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就马上发起针对中国企业的“337调查”。

特朗普时期的贸易战风波在拜登的时代仍存隐患

当然,相对于交替使用极限施压和贸易霸凌,试图借此勒索的特朗普当局,拜登团队可能要圆滑一些。

在拜登的幕僚中,希望中美妥协、各退一步的政界、财经界人士不在少数。以坎贝尔(Kurt Cambell)为首的新一批美国政要还在1月4日指出,拜登治下的美国需要酝酿一种“竞争与和平共存”的对华环境。在美元发生较大幅度贬值,2020年度流入美国的外资为1,340亿美元,较上年下降49%,亦少于流入中国的1,630亿美元之际,拜登在经济等问题上更需要团结其盟友,并期待在相关问题上得到配合。

也就在2月24日,拜登当局已经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对半导体芯片、电动车高容量电池、稀土及药物4项关键产品供应链,展开为期100天的审查作业。考虑到这一系列问题背后的短缺等局面最终难免指向中国,或许,美国盟友们在新疆问题上展示的态度会让拜登调整下一阶段在相关问题上与西方诸国互动的力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