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代表提名人的表态值得中国警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11日,美国候任总统拜登和副候任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在特拉华州的一场活动上观看拜登提名的贸易谈判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讲话。(AP)

当地时间2月25日,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候选人戴琦(Katherine Tai)完成了在参议院的听证会。虽然拜登(Joe Biden)提名华裔贸易律师戴琦为该职务的候选人表明了新任他想要快速解决与中国贸易冲突的想法,但是从戴琦在听证会上的表态来看,拜登政府将在一定程度上沿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对华贸易强硬立场。

身为华裔的戴琦虽然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是政治立场却毫不亲中。作为资深的国际贸易专家,她曾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中国事务贸易执法首席顾问,并一手经办了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的对中国的贸易争端诉讼。

加入国会担任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民主党的首席贸易顾问后,戴琦于2020年助推了民主党的《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ur Prevention Act)。该法案规定禁止美国进口所有来自中国新疆的产品,除非相关企业可以证明其产品的生产链中无强迫劳动。受到该法案的影响,中国新疆大部分出口美国的棉花面临极高被禁风险。

鉴于戴琦从政经历中众多对中国不友好的记录,她的提名并没有让饱受特朗普贸易战之苦的中方感到放松。相反地,回顾她在2月25日听证会上的回答,可以说戴琦将继续使用关税作为反制中国“政府主导型经济模式”的“合法工具”,在要求中国履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承诺的同时,继续在诸如“劳工”、“环境”等贸易规则的改革上找中国的麻烦。戴琦口中“以劳工为中心”的贸易模式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因为在惩罚性关税的众多受害者中,美国跨国企业的员工以及蓝领劳工们也是利益受损者。

尽管经济学家们一再论证关税并不是解决贸易冲突的办法,戴琦本人也曾表示过要与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划分界限,但是戴琦在听证会上一再拒绝承诺是否会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施加的惩罚性关税,而且从她不支持自由贸易的态度上就能侧面探查出她的对华强硬立场。她在听证会上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贸易政策都基于‘国家间的贸易越多,贸易就越自由化,越和平繁荣’的假设。但是这样的自由化通常导致劳工与环境标准的下降”。她还在听证会上呼吁改革全球贸易规则,以消除中国损害劳工利益赢得国际竞争的做法。

当地时间2021年2月25日,美国贸易代表提名人戴琦出席参议院的听证会。(Getty)

这样的表态不仅仅意味着中美贸易战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同时还标志着美国在国际贸易上迎来了重大的分水岭。过去的美国一向遵循市场规律,追求国际贸易自由化。在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政策后,外界都寄希望于拜登政府可以重新奉行自由贸易的路线。可惜从戴琦的发言来看,拜登政府只不过是将“美国优先”的政策包装得更隐晦罢了,其对华贸易的核心其实就是特朗普政策的延续。

戴琦在听证会上还表示美国需要与盟友合作,推动中国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并利用更多的战略投资、供应链弹性和贸易执法来遏制中国的野心。这也意味着很多希望与中美建立伙伴关系的国家将被迫选边站队,不过现实并不会如美国所设想的那般顺利,因为包括欧洲在内的多个美国传统盟友一直在不断加深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无论如何,拜登的“美国优先”不会如特朗普那般民粹,这就提供给中国更多可谈判和竞争的空间。同时也将极大地考验戴琦的智慧与美方的诚意,如果真的如戴琦在听证会上所言“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需要中国的合作来应对全球挑战”的话,那么在她提名确认后,领导落实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就应该拿出更多互利互惠的贸易措施,为中美两国未来四年的经济关系奠定积极互信的基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