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重整旗鼓高调回归 打响共和党内部战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基本沉寂逾一个月后,特朗普2月28日在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以一通长达90分钟的演讲宣告自己高调回归,并暗示可能会在2024年再次参选。相比之下,此前试图藉国会暴乱案扬弃特朗普主义的共和党建制派,则被完全排除在CPAC之外。这场本应该集结保守派内各种势力的集会,完全变成了欢迎特朗普回归的庆典,在彰显其非凡影响力的同时,也不安地凸显了共和党内部的大分裂。

CPAC是美国最大的保守派年度集会,当共和党竞选总统失败后,CPAC通常是下一届候选人打响前哨站的舞台,但这届大会无论是从场地布置、议程设置还是出席人士来看,都成了特朗普回归的加冕礼。

CPAC彰显特朗普影响力

首先,举办地址不如往常设在华府附近,而是移至特朗普如今的据点佛罗里达州,会场内甚至摆放了一尊两米高的特朗普金像。再者,会议的主题“不被取消的美国”(America Uncanceled)就替被社交媒体封号、“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的“受害者”特朗普鸣不平,主办方还安排了7场以“保护选举”为主题的讨论,继续宣扬特朗普未经证明的选举舞弊论。

CPAC与会者纷纷与特朗普小金人合影。(美联社)

另外,CPAC演讲台完全被特朗普盟友把持。主办方将17名支持弹劾特朗普的共和党议员拒之门外,就连目前领导共和党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也不在邀请之列,无疑是报复他此前激烈指责特朗普“实际上和道德上都需对国会暴乱案负责”。前总统彭斯(Mike Pence)等与特朗普交恶者则自觉未有出席。而2024年潜在竞选者、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Nikki Haley)也缺席大会,她因在国会暴乱案后一度与特朗普割席而被其阵营排挤,2月中时求见特朗普时也被拒之门外,因此清楚自己不受欢迎。

这样一来,最后出席的各嘉宾都宛如特朗普门徒。密苏里州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强调自己“拒绝认证选举结果”这等功绩;佛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高呼“我们不会重新回到老旧、失败的建制派路线”;负责竞选的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主席斯科特(Rick Scott)也高举特朗普主义,警告“否则会失去特朗普激发的工薪阶层,会失去选举,并最终失去这个国家。”

特朗普矢言扫除党内异己

当然,最大的主角还是特朗普本人,在其90分钟的回归演讲中,他除了猛烈攻击拜登政府上任一个月后的种种“败绩”,也强调自己不会另立新党,重新宣告了自己对共和党的掌控权。

他还展现了自己扫清党内“反特”势力的决心,点名批评投票支持弹劾的犹他州联邦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和带头反对他的共和党众议院三号人物切尼(Liz Cheney)等人,称他们为“徒有虚名的共和党人”(Republicans in Name Only, RINO),呼吁支持者“将他们全铲除出去,他们会毁掉现在的共和党。”

至于是否会再次参选,特朗普则不像新闻网站Axios此前揭露的那样,会高调宣布自己是“2024年共和党的推定候选人”,而是暗示自己“可能会第三次击败民主党”(特朗普咬定自己2020年胜选)。《华尔街日报》引用消息指,特朗普会根据2022年中期选举决定是否参选。这也意味着他将在未来火力全开投入这场大选,他在2月26日已经采取行动,支持前白宫顾问米勒(Max Miller)挑战投票支持弹劾的共和党众议员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

这次CPAC无疑证明了特朗普在党内的巨大影响力,大会的调研也显示,95%与会者希望共和党继续特朗普路线,68%支持特朗普2024年再次出战,55%指特朗普是其心中2024年的候选人。就全国范围来看,多个民调也显示共和党内对于特朗普的支持度,在因国会暴乱案小幅下降后,又重返此前的水平。

特朗普支持者在CPAC会场外欢呼。(美联社)

共和党建制派似服软

而与特朗普看似势不可挡的回归之路形成对比鲜明的是共和党建制派的弱势和涣散。曾在2月13日弹劾案后激烈指责特朗普的麦康奈尔,在2月25日放软态度,在被问到“如果特朗普2024年获得党内提名会否予以支持”时,笃定回答道“绝对会”。共和党内“反特”势力的领军人物、犹他州联邦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也承认,“特朗普目前在党内是声音最响亮、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如果他在2024年参选的话,会获得压倒性优势。”这似乎展现出建制派大老不敢正面应战的局面。

如此局面无疑让人感慨。在1月6日国会暴乱事件后,外界一度认为这是共和党建制派与特朗普分道扬镳、扬弃极端民粹路线的大好时机。但如今看来,建制派未能趁特朗普被封号后的党内舆论混乱期占据高地,而是给了特朗普重整势力的时机。

这部分原因是,擅长“放长线钓大鱼”(long game)的麦康奈尔选择了左右逢源。他一面谴责特朗普煽动支持者冲击国会,试图为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定调;一面又难以割舍其在保守选民中巨大影响力,避免弹劾对方从而彻底开战。麦康奈尔希望通过这种渐进式做法,暗中支持更符合共和党传统路线的候选人在2022年中期选举竞选,从而扩张自身力量。但他未能给共和党设计新的蓝图,让温和派选民失去方向,同时还将明面上对抗特朗普的重任,推给了共和党内根基不深的众议院三号人物切尼(Liz Cheney)和路易斯安娜州参议员卡西迪(Bill Cassidy),而他们未有实力团结起更多的温和派。

前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的女儿丽兹·切尼(Liz Cheney)作为国会共和党人反对特朗普的代表人物,实际上2016年11月才初次当选。(美联社)

当然,共和党内反特势力本来就势单力薄。“共和党反对特朗普”(Republican Voters Against Trump)组织的策士Sarah Longwell就指出,共和党内的“反特”势力可能只占一成,而除非彻底打倒特朗普,共和党无法找回灵魂,而这并没有发生。而另一共和党内的著名“反特”组织“林肯计划”(Lincoln Project),更因共同创始人涉嫌性骚扰而面临解体危机。

因此,比起外界希望看到的共和党大分裂、特朗普主义被驱逐的戏码,特朗普依然屹立不倒,在党内一呼百应,还磨刀霍霍准备肃清党内异己,而建制派和温和派则处于弱势。

当然,斗争依然会持续,只是会更多地转入更加难以察觉的初选代理人以及筹款之争,这种隐秘内斗而非光明正大的意识形态之战,可能会将战线越拖越长,同时也在不断消耗共和党有限的资源,对该党在2022年中期选举来说并非好事。而更糟糕的是,经历了国会暴乱案冲击的特朗普主义可能会更加极端化,一旦特朗普扫除异己,重新宣誓共和党的绝对主流地位,共和党建制派可能再也无法找到契机摆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