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当局收紧红线或加速沙特离心之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连日来,拜登(Joe Biden)当局对其中东重量级盟友之一的沙特可谓是重拳不断:不仅适时公开了有关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案的中情局调查报告,将矛头直指沙特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同时也收紧了在对沙军售方面的控制,明确表示将不再向利雅得方面出售进攻性武器,并要求利雅得方面停止一切在也门境内的“非人道主义”干预行动。

+6
+5
+4

与外交实用主义蔚然成风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相比,建制派精英出身的拜登当局显然对“价值观外交”更为上心。因此,此时沙特高层——尤其是实际的最高掌权者萨勒曼王储——收紧红线,大幅缩减其“行动自由度”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在拜登当局的紧逼之下,利雅得方面此前已对华府生出的嫌隙之心无疑将进一步拉大。事实上,早在奥巴马(Barack Obama)当局与伊朗“握手言和”之时,利雅得方面已开始悄然调整自身的外交战略布局了。

这一布局调整的重中之重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相对降低美国在沙特盟友体系中的位置,即由战略盟友下调为战术性盟友,进而在对外政策上不再一味追随华府的脚步。另一方面则是向外拓展盟友圈,尤其是低调稳步地改善与中俄的关系。

就中国来说,沙特官方于2018年10月正式加入了北京方面力推的一带一路战略框架,并将之与本国力推的2030愿景计划全面对接。不仅在本土引进了规模不小的相关基建项目,其主权财富基金还十分低调地向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注资。

更有甚者,在刚刚过去的美国大选年,面对特朗普当局全球追打华为的“末日疯狂”之势,沙特却反其道而行之地与华为签署了一份为期十年的,旨在为沙特国内数字化转型助力的政企间合作协议。

与中国相比,沙特与俄罗斯关系的改善更具戏剧性。在叙利亚内战期间,利雅得方面一度对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力挺巴沙尔(Bashar al-Assad)政权的做法颇为不满。但随着奥巴马当局在伊核协议上所取得的“突破性进展”的到来,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固执己见”反倒赢得了沙特方面的不少赞许。

在利雅得决策层看来,莫斯科方面对地区盟友的力挺与华府对地区盟友模棱两可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从某种意义来说,华府已经不再是沙特值得全面信赖的战略伙伴。在这种地缘环境下,与俄罗斯改善关系已成为利雅得方面的当务之急。

以2017年10月,老国王萨勒曼(Salman Bin Abdul Aziz Al-Saud)对俄罗斯的历史性国事访问为契机,沙俄双边关系迅速升温。在当次访问中,双方就达成了一项总额10亿美元,涵盖能源、防务以及交通基建等诸领域的双边投资协议。

也是在此次莫斯科之行中,利雅得方面甚至毫不顾忌华府的“防务安全红线”,效仿土耳其“故智”,与普京当局签署了引进俄制S-400导弹防御系统的军购大单。而在卡舒吉事件发生后,由于整个西方阵营对王储本人的系统性打压,沙俄双边关系的改善有了更为强劲的动力。

普京当局在案发的第一时间即表示,与西方不同,莫斯科方面无意对沙特高层在相关问题上施压,心领神会的利雅得决策层自然毫不犹豫地跟进,沿着提升双边关系的康庄大道持续前行。

+5
+4
+3

可以说,美沙离心的种子自奥巴马当局签署伊核协议的“高光时刻”开始就已种下。虽然特朗普时代,得益于其本人架空“机构外交”——尤其是让传统外交决策大脑美国国务院边缘化,而力推以其亲族为核心的“家族外交”的特殊偏好,对以王储为核心的利雅得决策层的对外行事给予了最高限度的包容,美沙的离心之势得到了部分缓解。

然而,这种依靠领导人个人特质维系的“蜜月期”终究难以持续。当带有浓厚“奥巴马主义”色彩的建制派精英拜登执掌白宫之时,其对沙特大幅收紧价值观外交红线的举措,使得利雅得决策层面临重大地缘战略压力。同时,美沙之间离心之势也在上述情形之下不可避免地再次加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