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依之地》夺金球: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再反思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甫获得2021年金球奖最佳戏剧影片与最佳导演的《无依之地》(Nomadland)讲述的是房车客的生活、被美国经济大萧条影响的人,以及对市场经济的再反思。片中有提到:“我们不仅接受着美元和市场的暴政,我们还拥抱它……我们带着金钱暴政的枷锁,度过了一生……如果社会要抛弃我们,把我们扔在牧场,我们必须要团结起来,互相扶持。”给予受资本主义箝制极深的美国一个反思的机会。

《无依之地》剧照。(《无依之地》官方宣传剧照)

华裔导演赵婷是首位获得金球奖最佳导演的华裔女导演,也是继李安后的第二位获奖的华裔导演、继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后的第二位获奖的女性导演。赵婷以华人女性的独特视角,拍出一部另类的“公路旅行”片。

崇尚市场经济与个人主义的“美国梦”,以“努力就会成功”凝聚蓝领阶级的向心力,同时吸引大批移民。但在同时,那些无可避免的“掉队者”却也被烙上“咎由自取”的烙印,各种社会补助成为“好吃懒做”的代名词。

这样的论述在金融风暴与之后的各种天灾人祸中,由于“掉队者”的大量增加,终于招致了公众的疑虑与不安。特别是,许多人在金融风暴中失去房子、财产因而流离失所,但一手造成金融风暴的华尔街菁英却能领到政府特别拨款的巨额救济金,继续过着奢华的生活。

这一事实粉碎了市场经济中对“无形之手”的盲信,以及个人主义中对“个人责任”的崇拜:所谓无形之手终究来自于华尔街精英,而他们更无需对玩弄全球经济负起任何责任。这促成公众对公平正义的追求,近年越来越多聚焦于阶级,反思市场经济的电影获得大众共鸣,源自于此。

但《无依之地》并未着重在大道理上,而是简单地透过镜头,让观众一窥底层劳动者的日常生活。当观众看到一个个六七十岁的老太爷、老太婆,还徘徊在路上寻找着下一个打工的机会,而一切可能只因为一场横病榨干了他/她所有的财产时,不得不承认资本主义带来的弊病。

此外,对于房地产,“家”概念的构成也有许多思考。“我不懂你为什么鼓励大家投入一辈子的积蓄去负债。”片中女主角对着房地产商有这样的一段话,房地产商反驳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女主一样无依无靠的生活,但这却是答非所问,因为女主也曾经过着一般的生活,直到这“一般的生活”轰然倒榻。

房地产商总是巧妙地置换“家”(Home)与“房”(House)的概念,在公众心中植入“越昂贵的房子代表越珍贵的家庭”的印象,以此大肆炒作房产。事实上,女主那间在废弃小镇的“房”早已一文不值,但只要丈夫还在,那就永远是“家”;若丈夫不在,又如何能称之为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