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各界谈《海警法》:中国威胁论被低估还是被夸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王毅3月7日出席全国两会记者会,在回答日本记者《海警法》相关提问时指出,中日关系要走向成熟稳定,需要保持定力,不受一时一事的影响。(中国外交部)

在3月7日下午举行的中共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回答中外媒体提问,其中,日本记者问到中国2月1日起实施的《海警法》相关问题,称此举引起了日本国内对中国的戒备感。王毅回应,这只是一项例行的国内立法,不针对特定国家,完全符合国际法和国际实践。实际上,包括日本在内很多国家早就制定和实施了类似法规。

就在中国《海警法》颁布不久,4艘中国海警船在日本领海附近海域航行引起日本高度关注,中日两国围绕钓鱼岛再度出现公务船对峙的情况。日方乃至美国对中国的这部《海警法》高度关注的主要原因在于,该法明文规定中国海警船可以对外国船只动用武力。那么此次中国施行《海警法》后,对中日关系乃至中美关系,以及地缘战略上将产生何种影响?多维新闻特约记者刘海鸣就此话题对日本相关部门的官员进行了采访。

中日实力差距拉大

2月16日,4艘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海域与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发生对峙和缠斗事件后,日本政府对此深感不安。由于中国在2月1日开始实施《海警法》,这是该法施行后,日本与中国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较量。

事件过后,日本海上保安厅长官奥岛高弘对媒体表示,在国际法允许范围内,遵循法律原则,不排除使用武力。

记者就此采访了日本海上保安厅负责东海事务的官员山田政光。他说,目前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只及装备已经不能与中国匹敌,在2月16日进入钓鱼岛海域的中方海警船2502是目前中国最大级别的海警船,吨位超过5000吨,是多用途防撞型的海警船。

他介绍,2502船长128米,宽16米,航速22节,舰首拥有武器平台,至少有两个炮位可以用来加装舰炮或其他武器,还装备了军用版的360海空搜索雷达。舰身后部还设有直升机起降平台。中国海监东海支队拥有同型舰2501、2502两条。具有压倒日本海上保安厅的战力。

山田表示,日本海上保安厅在钓鱼岛应对中国公务船中已经力不从心。“目前中国仍在扩大海警的实力,日本海上保安厅(与中国海警)的实力差距将进一步拉大。”

应对策略逐渐转变

面对日益强大的北京,东京当局的钓鱼岛领土纷争应对策略正在悄悄发生改变。在民主党政权期间施行了钓鱼岛国有化后,当时的日本政府对北京处于强势地位,因此无论是政治层面和安保层面,日本都显得自信且咄咄逼人。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海警的装备和实力得到了很大提升,北京在海警装备上的投入连年提升。中国公务船进入钓鱼岛海域的频率和时间长短不断提升。

日本安倍政权时期,对中国采取了相对柔软的接近政策,因此两国彼此形成了一定的默契,中国方面也对进入钓鱼岛海域的次数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克制,钓鱼岛海域形成了一段相对平静的事情,双方公务船在解除中保持了一定的默契。

但这种情况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爆发,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访日的无限期推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安全局次官小早川宪一表示,疫情全球爆发后,西方爆发了新一轮针对中国大陆的对抗风暴,作为西方国家的一员,与分享共同价值观的盟友一道,对中国进行了牵制,但日本的牵制在西方国家中看来,还是相对温和。

疫情前,中国与日本因美国的孤立主义政策开始接近,尤其在贸易领域,双方对全球化的认同感相对一致。但这种情况在疫情发生后得到了彻底的改变。由于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国家在疫情期间对于中国产生的不信任和不满的情绪不断加深,中日之间的分歧和裂痕也开始加大。

这也影响到了双方关系的基石经济贸易领域,尽管进入2021年之后的前两个月日本对华出口依然保持坚挺,但这并不能掩盖双方贸易前景中的危险因素。日本政府正在加速产业链的重新布局,一批日本企业也正在离开中国。

日本政府应对中国的策略正从优先经济贸易,转向多角度综合考虑,正如日本外务省官员谷村洋一对记者表示的那样,“近期日本对中国的不信任感正在上升。”日本的对外战略正在重回“美国轨道”。

中国海警法冲击波

在中日关系因疫情以及中美“新冷战”等多重因素恶化的时刻,中国在2021年2月1日实施的《海警法》又给两国关系“当头一棒”。这一法律赋予了中国海警船对包括日本在内的外国船只在包括有争议海域内的领海内使用武力的权力。

山田政光认为,中国此举使得日中海警船在东海发生擦枪走火事件的概率大大提升。他表示,日本海上保安厅已经做好准备,应对来自中国的“挑衅”。但他也说,日本方面没有与中国发生正面冲突的意愿,希望能够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目前的问题。

分析认为,中国《海警法》实施满月,对于日本来说,其感受到了威胁与寒意是不言而喻的,尽管目前日本各层级的官员在不同场合下都表达过和平解决争端的意愿,但同时也对中国发出了相当强硬的牵制性讲话。

日本对中国进行的可谓是软硬兼施。

而对于北京来说,面对西方在疫情期间的日渐强硬,自身在国际社会中被西方牵制孤立恶化的外交环境,《海警法》实施在维护中国领土领海核心利益上,给予了其强力部门以法律依据,同时对西方近期对华的一系列强硬态度做出了回应。

拜登上台之后重申修复盟友关系,日美关系有望升温。(Reuters)

而针对于此,日本长野国际大学教授宫下青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海警法》将成为日美同盟的试金石。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日本因美国孤立主义导致双方出现关系疏远,但这种疏远在拜登(Joe Biden)政府时期已经终结,日本重新投入美国的怀抱。

宫下青认为,由于过去四年的起伏,东京对华盛顿的反复早已感到心悸。因此,对于拜登政府会在日中钓岛争端上扮演何种角色,依然保持着听其言观其行的谨慎态度。

他认为,中国《海警法》的实施,无疑对日中关系造成了冲击波式的效应,双方的互信恐怕难以摆脱下降的命运。

东亚安全风险空前

目前,台海局势紧张,钓鱼岛海域局势亦升级,东亚地区面临的安全风险空间加大。

宫下青认为,目前东亚地区的紧张局势根本原因其实是疫情期间,西方对中国的不信任感增加,对中国加强了战略挤压的结果。

他说,中国在面临西方的战略挤压时,被迫做出了反击。即使很多舆论认为近些年来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的是一个雄心勃勃,进行战略性扩张的角色,但由于中国自身受到的诸多因素的限制,其战略性扩张是有极限的。

宫下青认为,相反西方目前抱团对中国进行的战略挤压并没有设置底线,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正受到空前的安全威胁,北京正感受着空前孤立感带来的寒意。尤其西方目前仍然对新冠病毒为实验室泄露的观点乐此不疲,更导致西方一些国家的政治人物在制定对华政策时采用了前所未有的攻击性方式。

他称,目前日中之间的钓鱼岛对峙,只是西方在疫情期间对中国进行战略挤压的一个很小的反应点。西方应该考虑中国的感受,即使中国前期所做确实有些咄咄逼人。

分析认为,包括中日关系在内的东亚地区局势在近期美国拜登政府强化对亚太地区的介入的大背景下,日本与中国的关系开始疏远也成为加大地区冲突风险的重要因素。不过,在各国面临疫情困境的情况下,在安全领域做出任何过激举动恐怕对各方都将是不利的选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