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男权政治下的女权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因性别歧视言论而引发舆论哗然的前主席森喜朗上个月辞职,令好事多磨的东京奥运再遇波折。3月2日,日本新上任的东京奥组委会长桥本圣子宣布委员会将增加12名女性理事,将女性比例增加至42%。奥运变成日本一场女权“政治秀”,能真正为日本政治带来新景象?

日本政界和奥组委先是将此前担纲东奥会国务大臣、前单车和竞速滑冰选手桥本圣子任命为奥组委会长,首相菅义伟亦任命丸川珠代接替桥本留下的奥运会担当大臣一职,让今年的东京夏季奥运会彻底由女性当家。

从表面上看,东京奥组委的“大换血”似乎反映了政界一种积极纠错的意愿。而承诺会改善性别不平等问题的桥本,上任不久便立刻兑现承诺。她对媒体表示:“(我们)能够增选12名成员,因此我们就决定在理事会增加12名女性。”但这些事件果真能够改善日本性别不平等问题吗?

森喜朗“权宜之计”道歉 难逃下台命运

自2015年以来担当会长的森喜朗在2月初的一次奥组委会议中称,如果要增选奥组委理事会成员,组委会须限制她们的发言时间:“女性好胜心很强,要表现出自己更出色。每当有人举手发言,其他人觉得不能不发言,于是人人都发言”,若不加以限制,“会议难以结束,成为问题”。

森喜朗在这很快进行道歉并撤回其言论,但表明没有辞职的打算。而在2月4日晚,即会议的第二天,他在一次电视新闻采访中也承认道歉是权宜之计:“撤回言论是最快的方法,重要的是奥运会(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日本前奥委会主席森喜朗因歧视女性言论黯然下台。(AP)

尽管有舆论的强烈抵制,这位前首相在政界许多知名的支持者仍然纷纷为森喜朗声援,认为他应当继续出任会长一职。首相菅义伟也仅表示森喜朗的言论“不符国家利益”,从未就后者去留表态。

而身为女性的桥本圣子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都拒绝发声要求森喜朗引咎辞职,表示如果他继续任职奥组委会长,也仍会支持组委会的工作。

2019年8月25日,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出席东京奥运倒数一周年的活动。(Getty)

政坛最高层女性 也非女权主义者

事实上,小池作为日本为数不多进入政界高层的女性,同时也因五次更换政党而以“政治候鸟”闻名。2016年竞选东京都知事时,她承诺改善帮助女性职业发展的幼儿照顾问题、职场性别平等问题,喊出实现“七个零”的口号——当中就包括将当时8000多轮候幼儿照顾服务的家庭数量减至0。

但4年以后,成果却充满争议。轮候名单虽有缩短,但托儿所人手、支援不足等深层问题仍搁置未解,女性仍面临放弃工作照顾子女的选择,作为日本政界最高调捍卫女性权益的政治家之一,其诚意令人怀疑。此次风波后,来自“日本私立三大名门”之一的上智大学的政治学者中野晃这样评论小池:

小池绝非女权主义者,但她清楚在一个极度保守、男性主导的日本,她的女性身份是一种可加以利用的优势。

对于新上任的会长桥本圣子而言,将东奥执行委员会女性人数增加至四成,亦是日本迅速摆脱责骂的有效方法。毕竟,东京奥运会吸引的是全世界观众的目光,贬低女性不仅在日本会触动全社会神经,很容易在如今女权运动声势浩大的国际社会,引起不可挽回的轩然大波。

举办此次东奥会的几个主要负责人通通换成女性,又由女性领导者来进一步推动东京奥组委性别比例改革,不折不扣是日本政坛一场华丽的女权秀。

前首相安倍晋三(左一)、前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左二)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右二)2019年12月15日出席国立竞技场完工典礼。(AP)

掌管日本的男权政治

东京大学从事社会学及媒体研究的教授林香里泶向《纽约时报》表示:“森喜朗本人及其身边的人认为他们可以这样做或说这些话,因为一直以来(的社会现实)都是这样。一旦风波平息了,他们还是能够像以前一样说话、做事。这就是一直以来的文化。”

正如森喜朗本人所说,道歉是为平息舆论,任命桥本、丸川甚至在委员会增选女性理事,亦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前总理小泉纯一郎时代,推出“女刺客”(当中就包括小池百合子)选举策略来对付自民党党内政敌;后来又有安倍晋三喊着“让女性发光”的口号,推出女性经济学(Womenomics),承诺在2020年前将日本企业高阶职位的女性占比提高至30%,最终惨淡收场。

在日本政界,女权政治一向是以反建制的形式存在——民众厌恶由一群高龄男性掌控的男权政治,也是一种激发选民热情的口号。森喜朗的言论,以至政治领袖不分男女的疏于反应,都显示女权既是一种政治忌讳,也是一种政治工具。

图为2020年9月1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和新内阁成员合照。(Getty)

丢给女性的烫手山芋

可是,全女班上场主理的奥运会,如今更像一个烫手山芋。桥本圣子此前对媒体承认:“考虑到目前的形势,日本和其它国家确实都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只剩四个多月的东京奥运会,直至今日未有定案,只对参赛者的防疫等方面做出具体安排。变种病毒持续传播、各国疫苗接种还在进行时,是否应当允许海外观众观赛、允许多少人观赛都未有定论。

在日本神户大学的病毒学家岩田健太郎看来,不设观众的比赛将是“最合理的决定”。他对共同社表示,别的方案 “从医学的角度来看是不对的”。

疫情之余,国内民众对奥运的热情也不高。二月的一项民调显示56%的受访者反对按计划于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奥运会。另一项一月份进行的民调中,更有约80%的受访者要求再次推迟甚至直接取消奥运。民间反对这场奥运会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多。

此次东奥会历经如此多波折到如今的这个局面,无论当家人是谁,打造一场为日本政府和民众能引以为傲的奥运盛事,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能在全球疫情未平之时不出重大问题、平安度过奥运已是万幸,对临时拉上场的桥本圣子、小池百合子和丸川珠代,以及奥组委新增选的女性理事们而言,确保奥运办成难称大功,只会被视作妥当完成任务。若是出什么差错,恐怕更要承受骂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