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防务自主的难言之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拜登(Joe Biden)当局履新以来,华府新执政班底们使出浑身解数去修复被前任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严重损害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双方不仅在波音-空客财政补贴争端及其相关的贸易战方面达成和解,而且在双方期许有时,却因种种原因一再搁置的高新技术产业,尤其是半导体产业及数字技术产业联盟议程上也有积极进展的迹象。

+6
+5
+4

但大西洋两岸之间表面和缓的局面并未解决美欧双方在地缘战略——特别是防务安全战略层面的根本分歧,上月中举行的首届线上慕安会中,法德轴心欲继续打造欧洲自主防务安全体系的意愿仍然一如既往地强烈。

然而,法德的勃勃雄心之下却面临着相当严峻的现实挑战。作为上述宏愿核心的欧洲防务联盟2025愿景计划一方面受制于欧盟国防工业整合的惨淡现状,另一方面受制于欧盟内部在地缘利益诉求上的重大分歧。

就国防工业整合来说,目前为止,欧盟成员国仅在军用空间技术以及军用电子技术领域实现了较高程度的产业整合——在这一细分领域实现了英国宇航集团(BAE)、空客集团(EADS)与法国泰雷兹(Thales)集团三足鼎立的局面。

同时,在其他多数领域依然呈现出一片群雄逐鹿的场景,产能过剩问题仍然普遍存在。以水面舰艇建造为例,目前欧盟范围内有20家企业在从事类似业务,而大洋彼岸的美国只有通用动力与诺斯格鲁曼两家巨头。

在国防工业的整合困境之外,欧盟成员国之间在地缘利益上的分歧也成为阻碍防务联盟的愿景实现的重要绊脚石。

与法德轴心存在重大地缘诉求矛盾的中东欧国家——尤其是波兰与波罗的海三国自不必说,法国的“欧陆军事霸权诉求”与德国的“欧陆经济主导权图谋”都让后者如芒在背。

而马克龙当局与莫斯科方面在欧盟安全事务上的暗中媾和更加坐实了后者对“巴黎霸权”的战略猜疑,以至于波兰的重量级智库华沙企业研究所在巴黎方面提出防务联盟计划的当口,就直接将这一举动斥为对波兰的“系统性谋杀”。

因此,绝大多数中东欧国家目前仍然将在防务安全事务上全面追随华府作为本国无可置疑的国策所在。

+8
+7
+6

与高调质疑法德轴心的中东欧国家相比,北欧四国看似与法德和气生财,实际上内心深处的“自主安全”小算盘一刻也未停止过。不同于法德轴心对北约机制的貌合神离或者中东欧国家对北约体制的全面拥抱,北欧四国对北约采取了某种为我所用的功利主义策略。

比如丹麦官方与美军情报部门之间长期保持着低调的合作关系,双方在对俄及反恐领域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情报共享。但当美军情报部门“越界”通过上述合作关系对整个欧盟实施间谍活动时,丹麦政府毫不犹豫地出面斩断黑手——去年11月发生在丹麦的美国间谍丑闻即是明证。

在北约机制之外,北欧四国并未对法德轴心倡导的防务联盟愿景给予实质回应,而更倾向于通过北欧理事会(Nordic Council)进行北欧范围内的防务安全合作。

在国防工业整合步履维艰以及欧盟内部地缘利益矛盾难以调和的双重制约下,法德轴心的欧洲防务自主宏愿之前景仍然将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晦暗难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