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事故十周年 如何权衡气候灾难与核电灾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年前的3月11日,日本东海岸发生了有观测记录以来首个超过9级的地震,由此引发的毁灭性海啸冲破了福岛核电站的防线。海水淹没了应急柴油发电机,导致核电厂停电,水泵因此无法向核反应堆内心注入冷却水使得核燃料堆心熔毁,泄漏了大量放射性物质,超过50万当地居民被迫离开家园。时至今日,日本东北部的数个城镇仍然属于禁区。清除核废料、燃料棒和100多万吨的放射型液体预计仍需要耗费数万名工人40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将此次核事故列为七级事件,是继切尔诺贝利之后最严重的核电事故。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此次事故并不会导致日本的癌症发病率出现高峰,但是核辐射对人体长期的影响仍然是个争议性极强的问题。从世界各地人民目睹福岛灾难后的反应就不难预测核电的应用将受到更多的阻碍:含碘盐因为具有防辐射的作用而意外在美国旧金山热销,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下令逐步淘汰核电反应堆,中国建造世界上最大核电站的计划也因此暂时搁置,用核电等清洁能源替代传统燃料的声音也顿时少了底气……

在福岛核事故之前,超过三分之二的日本人支持扩大核电技术的应用,日本政府本计划在2050年让核电供应日本一半的电力,但现在民众对核电的看法发生了180度的转变。日本在事故发生后的10年里,明显更加依赖化石燃料,由于大多数反应堆都必须接受更严格的安全检查,该国境内54座核反应中仅有9座被允许重新启动,目前仅能供应全国6%的电力,其余的核电站不是运转困难,就是被迫关闭。

+12
+11
+10

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会建造更多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设施来实现政府设定的“本世纪中叶完成碳中和”的目标。所谓“碳中和”就是二氧化碳和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通过使用低碳能源取代化石燃料、植树造林等方式,实现正负抵消,达到相对“零排放”。但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仍然需要核电来弥补,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为了避免气候灾难,人类愿意为核电承担多大的风险?核电的风险又是否大到应该因噎废食呢?

抛开福岛核事故来看,核电技术确实是气候友好型的应用,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适合发展核电。地处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的日本是世界上地震最活跃的国家之一,因此在日本使用核电技术本身就是个风险回报不成正比的赌博行为,但其他国家在气候灾难与核灾难间权衡时不该失去应有的判断力。

福岛的悲剧使人们忽视了“良好监管的核能是安全的”事实,然而核电厂在世界范围内接二连三的关闭。与此同时,气候危机正在加剧,世界迫切需要没有碳排放的电力来维持经济发展。国际能源署(IEA)预计到2040年发达经济体将失去一半以上的核电供能。化石燃料无法填补这一能源缺口,届时世界将陷入能源与环境的残酷斗争中。今日,当我们回顾10年前的悲剧时,是否应该意识到,福岛带给我们的反思不应是停止使用核电,而是如何在适合发展核电的地方安全地使用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