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智库:中美会谈可能是一次着眼大局的“勉力之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10日,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将与中国外交事务高层官员于3月18日和19日在阿拉斯加会晤。

3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参加此次中美高层战略对话。

这将是自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以来中美两个大国之间首次高级别的面对面会晤。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此次中美高层会谈的议题将包括新冠疫情、气候变化,还有一些双方存在分歧的问题,包括中国对香港的立场和向台湾施加的压力,以及中国已经对澳大利亚实施的“未宣之于口的经济禁运”。这位官员说,美方还将讨论中方的某些被认为有损美国工人和农民利益的做法,以及知识产权窃取、强迫技术转让和人权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对话的地点选在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阿拉斯加位于北美大陆西北端,远离美国本土。从地理位置上看,安克雷奇大致是中美双方地理上的中点,它向外界发出的信号是,双方在“相向而行”,或多或少处于平等地位,避免给人留下一方为达成协议而做出过度让步的印象。

2017年4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在中美元首会晤后,返回中国途中在安克雷奇作技术经停,会见时任阿拉斯加州州长沃克。(新华社)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当前中美关系的背景下,选择在安克雷奇会谈,政治氛围肯定要比华盛顿少很多“敌意”。选择远离美国本土的阿拉斯加举行中美会谈也是一个象征——未来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还需要跨越很远的距离。

对于此次中美会谈,从世界金融界到中国金融界,再到很多社会层面,都有一种长期压抑后的乐观预期,大家都乐于见到中美两国重新坐下来,终于开始谈判。很多人对此抱持乐观的态度,非常希望双方能够借此次会面打开局面,尽量重新恢复以前顺畅的沟通和交流,最好是能够恢复过去的中美关系水平。

然而,类似的乐观预期恐怕这一次会落空,因为这一切乐观预期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发生。

作为独立智库,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有专业责任谈一些客观的看法与判断。首先应该肯定的是,中美两个大国的确有必要重启沟通与对话。在当今世界,即使双方有明显的分歧和地缘政治摩擦,但双方都无法忽视并绕开对方。基于理性,中美两国必须着眼于大局,打开沟通窗口,这样才能打破僵局,避免误判。

其次,现实以及形势都表明,中美两国都是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而“勉力为之”。即使此次会谈收获很小甚至毫无收获,两国都需要开启会谈。可以认为,中美两国因为各自的理由,都需要一次形式上完成、但实际效果可能并不成功的谈判。

对中国来说,在中美关系问题上,过去几年经历了从希望到失望的重大转折。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没有得到完全履行,有可能这是中美关系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在签字之时就没打算完全履行的情况。这种大国心态表明,中国早已不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中国完全将自己置于世界顶级大国的地位,所做的一切就是让这个世界(尤其是美国)承认这一点。

中美关系未来该如何前进引发世界关注。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中国可以“平视世界”的说法引起一定的关注,这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中国崛起后的心态和自信的变化。如果美国对中国没有表现出平等与尊重,则中国可能不会考虑两国高层关系级别的外交再定义,不过,具体某些问题则可以就事论事地来商量。

对美国来说,美国实际上同样需要一次“不成功的会谈”。现在的世界,尤其是欧洲对于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的政策是不赞赏的,很多美国的盟友,承担不起立即转向与中国对抗的成本。甚至在美国国内的部分行业和战略研究机构,基于利益或者各自的判断,也希望拜登政府要改变过去特朗普时期的政策,他们认为,如果美国对中国“示好”,主动开一个口子,则中国会真的“相向而行”,那么今后的一切就会逐渐好转。

所以,继承了特朗普遗产的拜登政府,不得不做出适当的努力,在形象上展示自己的努力。但在实质上,可能性更大的是,对于拜登政府中的至少一部分人来说,实际希望中国严厉拒绝美国的“示好”和主动,这样他们就有了充分的、有说服力的证据对盟国以及一切怀有“缓和意图”的人讲,“你们看,这样与中国打交道是行不通的”,而美国能够选择的道路,唯有在战略上的对抗。这对于美国和盟国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是迫使美国的盟国付出必要成本和下定决心的关键。

2021年2月4日,拜登在美国国务院就外交政策发表演讲,提到要联合盟友应对中国。(AP)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在一两个月前,中国也前所未有地为美国划定了各种红线,列出一系列“不能谈”的问题,因为那是中国内政和底线,显示出“爱谈不谈”的姿态。美国则是一方面没有在贸易战等领域有任何的松动,同时仍在加紧实施“盟国团结政策”,等于是在特朗普政策的基础上“做加法”,额外加上了一个盟国的地缘政治筹码。

所以,现在的中美两个国家,各自犹如一辆重型卡车,一旦开动起来,要想刹车、转向、掉头,那都是非常困难的。美国很清楚中国国内形势的变化,中国面临一个发展中大国走向现代社会时必然遇到的很多问题,中国需要团结和凝聚力;美国则面临后现代社会的诸多问题,需要在共识的基础上采取行动。

这种背景下,两个国家都会因为各自不同的理由,需要一次“不成功的会谈”。至于未来的两国关系,对两国外交人员都提出了挑战。在美国掌管外交的行政部门,目前并没有看到杰出的人物,缺乏如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那样的能够为解决问题带来突破的人才。至于中国方面,目前主要是按照既定的政策去执行的人。

整体来看,中美两个大国关系的改善,一方面需要打破过去的僵局,着眼于大局建立起沟通的渠道与机制;另一方面,目前两国基于各自面临的问题和形势,对此次会谈达成有效的成果又不能抱过高的希望,一次“不怎么成功的会谈”对于双方都是可以接受的。

最终分析结论:

中美两国即将在本年度首次面对面沟通,这是一次着眼大局的必须之旅,但同时也可能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勉力之行”。

本文获安邦智库授权刊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