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2+2阿拉斯加会晤在即 选址令人想起美苏冰岛会晤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应美国方面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Jake Sullivan)即将于今日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

阿拉斯加与夏威夷一样,并不在美国本土,美国选择一个离北极圈仅有5度的地方作为会谈地址,背后有着特别的外交考量。安克雷奇的泰德·史蒂文斯国际机场(Ted Stevens Anchorage International Airport)是东亚和北美之间空运的最大中转站,80%跨太平洋的货机都需要在这里中转。中美建交时签订的《中美航空协定》使中国的远程客机也开始了在安克雷奇中转的传统。

正是安克雷奇中转站的独特身份,让中美双方在即将到来的会晤中处在了微妙的外交平衡中。中美的参会人员都需要长途飞行才能到达,赋予了此次战略对话“相向而行、共同努力”的意义。这让人不禁想到了1986年美国时任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与时任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举行的会晤。

很多人都将苏联解体当作冷战结束的标志,但事实上,冷战结束的共识早在此前4年的冰岛会晤决定消减核武器时就已经达成。美国距离冰岛需要5小时的飞行,从苏联飞抵冰岛也需要5个小时。1986年戈尔巴乔夫建议与里根在冰岛会晤,在此之前,双方均持有大量核武器,足以导致两国相互毁灭对方。尽管双方没有正面的冲突,但是双方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军事结盟、战略部署、间谍活动、太空竞赛等,任何一个诸如第二次中东战争、古巴导弹危机的事件,都有极大风险让世界滑向末日边缘。

在冰岛会晤中戈尔巴乔夫建议大幅进行核裁军,在5年内把两国的进攻型武器削减一半,10年内全部消除;销毁亚洲80%和瞄准欧洲的全部中程导弹;将《反弹道导弹条约》(Treaty on the Limitation of Anti-Ballistic Missile Systems)的守约期限延长至10年等。尽管会议的最后因为苏联要求美国扼杀“战略防御计划”(Strategic Defence Initiative)导致双方不欢而散,但是双方在消减核武器上取得了重要共识,这在两国军控谈判的历史上尚属首次。

戈尔巴乔夫在冰岛会晤上想要一次性解决中程导弹、战略核武器和战略防御计划的主张虽然没有立刻得以实现,但是当时各国政府和舆论都抱持着“会谈前不乐观,会谈后也不悲观”的态度,认为冰岛会晤朝着缓和冷战双方的关系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两国领导人在多年后出版的回忆录里都对冰岛会晤给予了积极的评价,戈尔巴乔夫评价1986年的会晤为“一次真正的突破”,里根也表示冰岛会晤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事实也正如他们所言,冰岛会晤的确成为了缓解美苏军事竞赛和国际紧张局势的重大转折,把注意力从军备转到了综合国力的竞争上,增加了战略互信,建立了对话机制。

冰岛会晤后,两国保持了近3年的对话态度,使两国关系开始从对抗走向接触。苏联仍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势,频频对美国发起建议攻势,尽管双方承认在阿富汗、两伊战争和如何削减核武器上仍存在重大分歧,但两国一致认为经常交换意见是非常必要的。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国元首于1987年12月8日在华盛顿特区正式签署了《中程导弹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至此,可以说冰岛会晤是扭转世界局面的重大外交事件之一,而在35年后的今天,中美2+2阿拉斯加会谈在即,希望双方不辜负“相向而行”的外交考量,努力弥合矛盾。同时外界也不要因为会谈结束后没有显著的成果而过于悲观,因为冰岛会谈告诉我们,愿意开始对话,就是扭转对抗局面的一个良好开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