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会谈|这不仅是中国与美国的冲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11日,白宫宣布,美国国务院称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出访日本和韩国后,于3月18日在阿拉斯加与中国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及外长王毅会谈。这是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以来中美首次高级官员碰面。美国政府强调了优先在美国本土举行会晤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中国政府方面则强调这是一次高层战略对话。通过这次会晤,双方究竟在向彼此释放什么样的信息?

在谈判中,杨洁篪与王毅的强硬显然是要让美国习惯于以平等的姿态和中国对话。但火药味之余,双方表态更突显了另一个问题。

当地时间3月18日至19日,中美2+2会谈在美国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举行。与以往类似会晤不同的是,两国在例行开场致辞期间,便上演了一场罕见的言论交锋。

中美是次会议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库克船长酒店(Captain Cook Hotel)举行。(AP)

在美方就中国国内及国际一系列事情发表完“深切忧虑”之后,中国显然拒不接受这种“无理指责”的教师爷姿态,杨洁篪与王毅相继反驳,而这又引发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与沙利文(Jake Sullivan)的进一步回应。

正常开场致辞阶段火药味愈发浓郁,虽然四位高官都在强调对话需真诚坦率,但也相互指责对方辜负自己的诚意。这过程中还出现不少更具火药味的插曲,譬如在布林肯和沙利文做完第二轮发言后,美方工作人员遂请记者离场,未让杨洁篪和王毅做第二轮回应,引发中方抗议,记者方留至杨、王二人做完相应第二轮回应后立场。

或许正如CNN引述美方高级官员所言,夸张的外交姿态往往是针对国内观众。两国是次会谈在此次万般吸引眼球的开场致辞后,最终应也不会有实质结果,一如两国官员在会前几日相继表示的那样,两国都不期待谈话会有什么实质结果。这次阿拉斯加中美2+2会晤的意义,本就是寻求可合作的领域,为之谈好大致框架,搁置可搁置的分歧,乃至为无法搁置的分歧划好潜在冲突的底线。

是以,或许是因为过往数年中美近乎敌对的关系吧?使得原本外交措辞相对平和收敛的中方,在与特朗普和蓬佩奥等人“对练”四年后,大大提升了与美国相互指责批评的能力。不过我们要了解到这次会晤的意义,不必因四人在媒体面前的浓郁火药味而过多唱衰。

中方不介意引发美方不适

而从这段开场白中,反而值得留意的是另一个现象:从杨洁篪“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王毅“我们要求美方彻底放弃干涉中国内政的霸道行径。美国的这个老毛病要改一改了!”等火力全开的表态,到美方诧异于中方“似乎试图哗众取宠(intent on grandstanding)”,都可以看到,中方显然要在这场首次面谈的过程中,树立两国关系平等的新常态,而美国对此显然感到甚为不适。

中方的这种强势和美方的这种不适,都是可以理解的,亦都颇具昭示性。布林肯刚从日本韩国归来,相较于日韩政府对其展现出的恭敬和优待,中方这种态势确实差异太大,而除了俄罗斯、伊朗等多年敌对的国家之外,美国也确实很久没见过有国家这般姿态与自己讲话,何况是当面。

与此同时,关乎杨王二人的表态,显然是试图让美国逐步习惯于以平等的姿态和中国对话,对于美国试图“代表世界向中国陈述深切忧虑”的姿态、一再以说教方式指责中国内政的行为,中方显然不再忍受,乃至不惜以甚为激烈的方式引起美国不适,且是在媒体见证下如此行。

在至少未来数年间,这种冲突的火药味也会一再出现。直至美方适应以平等姿态与中国对谈。

什么才是国际应有的秩序?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方亦是在试图扭转美国的话语权。

譬如杨洁篪表示,中国和国际社会尊崇的秩序是以联合国为中心、以国际法为基准的国际秩序,而非少数国家倡议的所谓“以规则为准的国际秩序”,“美国及西方世界不代表国际舆论,当讨论到全球价值时,希望美方三思”——这说明一个根本的问题,所谓中美之争,根本就是新旧秩序之争。

近几年愈发激烈,并远未迎来高峰的中美冲突,实则根本就不仅是中国与美国的冲突,不仅是中国在挑战美国,不仅是中国在挑战现行国际秩序——而是当下围绕西方尤其是美国利益而构筑的现行国际秩序,愈发无法反应以中国为代表的一众发展中国家的诉求,而后者的发展进程,又客观造成了“西方相较影响力式微”的现况。

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当地时间3月18日,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右)向中方代表称,布林肯(左)向中方提及的香港、新疆、台湾、网络安全、经济胁迫等问题不仅为美国人所关注,他们更在过去两月与全球各盟友的互动中,听到相关忧虑。(AP)

世易时移,各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或复兴,令得西方所占比例越来越小,无论是G7至G20的扩充、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之签署、东盟愈发显著的地缘重要性、近期愈发受到关注的所谓“中国模式在非洲发芽”等讨论、又或是日本、印度对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的扩充倡议,都在说明这个现实趋势。

而无论是“民主秩序”、“自由秩序”、“以规则为准的秩序”,都是美国对旧有秩序之包装,其所代表的也仅是以美国为核心、以欧澳等西方国家为外围、以其他依赖该秩序摄取政治军事经济利益的国家为边缘之体系。

那么现下该体系相对式微的趋势,又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政制、治理、政治等思路的另一条选项,意味着对“市场-生产要素-个体-政府”等经济关系的重新思考,意味着对“强而必霸”等国际关系的另一种可能,更意味着大量资源和权益的全球再分配。

驱动这趋势的是什么?是诸如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升级,缩小了与西方发达经济体间的差距;是诸如生产力的提高、资源更有效的分配,造就的居民收入提高,进而形成的全新市场;更是以数十亿人计的众多国家之发展。

念及于此,且不论五大洲的一众发展中国家,便是单论中国,当现行国际秩序愈发无法反应这占全球人口近五分之一的14亿人的诉求时,“以规则为准的秩序”又谈何民主?谈何平等?谈何代表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