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视外交:北京就应该让美国感到不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11日,白宫宣布,美国国务院称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出访日本和韩国后,于3月18日在阿拉斯加与中国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及外长王毅会谈。这是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以来中美首次高级官员碰面。美国政府强调了优先在美国本土举行会晤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中国政府方面则强调这是一次高层战略对话。通过这次会晤,双方究竟在向彼此释放什么样的信息?

中美于3月18日至19日在阿拉斯加举行的2+2会谈无疑是上周国际焦点,既因其重要,亦因双方爆发罕见而激烈的争吵。不过整体而论应算谈得不错,尤其是对中方而言。

一如预期,两国并未达成实质结果;同样一如预期,四人就可合作的领域商洽了合力方向,如朝鲜、伊核、气候治理等;就可搁置的分歧传递了各自考量,如经济、贸易、科技等;为无法搁置的分歧知会了潜在冲突的方式,如人权、民主价值观等等。

是以,中方将该会晤概括为“坦率、有分歧、建设性及有益”,美方亦形容为“艰难且直率,提供了更多信息,可探索后续合作”;是以,两国还将继续争吵至少十数年,但有时争吵反而更有利于立场传递,不影响两国管控分歧、着手合力——也有鉴于此,相较于会谈内容,更值得注意的还是中方展现出的硬气。

中美2+2:图为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左二)及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左三)3月18日出席会议,与美国高级外交官员会面。(AP)

美方在开场白中谴责性的措辞,以及在做完第二轮发言后未待中方做补充遂请媒体离场,这些固然是杨洁篪发难的原因,但美国向来“居高临下”,中方不会没有预期,而美方之所以做第二轮发言,也是因杨洁篪在第一轮发言超时——所以,杨王的强势摆明是刻意的,二人乃藉两国政府首次会晤之机,树立相互平视的前提,让美方明白,中国不接受美方在双边场合摆出世界领袖的姿态,“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不久前,习近平在参加全国两会分组讨论时表示,今天中国的“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也不像我们当年那么土了”,引起不小关注。而阿拉斯加的会晤,何尝不正是“平视世界”一词的外交演练?

美方言及“民主、自由、以规则为准”的国际秩序,但这些旧有秩序本就是以美国利益为核心、以西方国家为外围、以其他依赖该秩序摄取政治军事经济利益的国家为边缘。然而时值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往处于边缘的国家正愈发走向核心。以中国为例,当旧有秩序愈发不能反应这全球人口近五分之一的14亿人之诉求,又谈何民主?谈何平等?谈何代表性?遑论中国仅为亚非欧拉众多发展中国家之一?

因此,虽然中国国内不乏有人忧虑,担心官方甚为强硬的姿态,会巩固美国国内对华鹰派立场,引发美国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反击。但那又何妨?中方毫不介意让美国感到不适。杨王二人的表态,仿佛就是在向美国重申,“我们不认可你们单方面构建的‘规则秩序’,我们只承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

当中国官方摆出“平视外交”的姿态,展现出平视美国的硬气时,其背后是中国国力持续的崛起,是“西方政经秩序相对式微”的格局之变,更是世界要更具代表性的现实需求——这些话若不由中国向美国讲,还能由谁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