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与正明降实升 美朝二号人物会谈的可能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2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互致口信,强调朝中关系为世所羡慕。与此同时,朝方也向美韩两国发出强硬信号。金正恩胞妹、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出于什么目的谴责美韩联合军演?美韩两国又该如何应对?

3月15日,金与正在美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及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访问韩国的前一天通过《劳动新闻》发表了强烈谴责美韩军演的讲话。金与正在讲话中就韩国政府缩小美韩军演规模一事谴责称,韩方似乎希望朝方做出“灵活判断”和“理解”,而这一举动“不得不说是幼稚、厚颜无耻、愚蠢的伎俩”。金与正还指出,韩国政府再次在全民族面前选择了“战争的3月”“危机的3月”,而非“温暖的3月”。

美韩联合军演自3月8日起就已经开始举行,在距离结束还有两天之际,金与正的讲话才“姗姗而来”,主要是针对3月17日举行的美韩外长会谈、国防部长会谈及18日举行的美韩“2+2”会议。金与正同时警告拜登(Joe Biden)政府称,“如果今后4年想睡个安稳觉,那么最好不要从一开始就制造让人睡不好觉的事端”。金与正的这次讲话是朝鲜首次正式表明对拜登政府的立场,因此备受关注。

从金与正在讲话中提到“战争的3月”“危机的3月”这点来看,朝鲜在美韩“2+2”会谈结束前谴责美韩军演,说明其极有可能正在进行新型武器测试或导弹发射试验,这一点也在金正恩于2021年1月举行劳动党八大时提到过。因此,金与正意在警告美国,若美国对此做出过度反应,朝美间的紧张局势将进一步升级。

金与正在谴责美韩联合军演的同时,还提到了整顿朝韩对话机构“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废除金刚山国际旅游局等朝韩交流合作相关机构甚至废除朝韩军事领域协议的可能性。金与正表示,“进入任期末尾的韩国政府,前景将会非常痛苦不安”。但朝方对积极参与朝韩对话的韩国政府采取敌对行动,反而会进一步恶化国际社会对朝舆论,促使美韩同盟得到加强,起到反作用。

金与正在讲话中表明拒绝与文在寅政府对话,这是因为朝方判断,只要和中国合作,就能实现经济复苏与发展。因此,文在寅政府要做的不是继续执着于重启朝方一直拒绝的朝韩对话,而是要通过与中国的战略合作,把朝鲜拉回谈判桌。

为得到中方的积极协作,应在有美国、中国、朝鲜、韩国参与的四方实务会谈及首脑会谈上正式讨论朝鲜无核化及相应措施问题。尽管朝鲜可以拒绝美国的提议,但考虑到经济的复苏与发展迫切需要与中国的合作,在这种情况下,朝方很难拒绝由中方发起的会谈提议。若能成功举行朝核四方会谈,将全面讨论朝鲜无核化及构建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缓和对朝制裁、中止美韩军演、美朝关系正常化、朝鲜人权问题等有关国家关心的问题,美朝双边会谈也将取得实质性进展。

朝鲜录播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细节,金与正位置显眼:

+17
+16
+15

有必要举行朝核四方会谈的第二个理由是,朝核不仅仅是美朝之间的问题,更与韩国、中国的安保有直接关联。朝核不仅挑战了美国核不扩散体系,也是韩国安保面临的最大威胁。由于朝鲜不断提高核及导弹能力,韩国部署了萨德系统,也就是说,朝核促使美国加强其在朝鲜半岛的军事能力,也对中国的安保产生负面影响。

有必要举行朝核四方会谈的第三个理由是,朝鲜之间存在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和敌对意识。对于朝方的核协商意志,美方表示强烈不信任;而对于美方对朝鲜的敌对政策,朝方也持有深刻怀疑。在这种情况下,美朝很难重启双边谈判,即便双方举行会谈并达成协议,在履行协议的过程中也将障碍重重。因此,韩国和中国有必要参与协商,并提出能够消除美朝双方担忧的折中方案或对策。在验证及废弃朝鲜核设施的过程中,中国也应参与其中,这有助于弃核更顺利地推进。

金与正的讲话再次表明,若朝韩不能就美韩联合军演达成任何协议,朝韩对话将很难重启。因此,韩国政府有必要先同美方紧密协商,在满足何种条件,即达到无核化的哪个阶段时可以暂时或全面中止美韩联合军演。对于被朝方视为严重威胁的美韩联合军演,韩国政府若不制定明确的政策,一味谈论不知与美韩联合军演有何关联的“终战宣言”,显然是答非所问。朝鲜会认为韩国无法完全理解其立场,一再忽视其要求,最终导致朝鲜对韩态度更加强硬。因此,韩国政府应迅速梳理并表明美韩对朝方要求事项的共同立场。

金与正的职务虽然从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降为副部长,但从她的讲话被刊登在《劳动新闻》第二版面和讲话中提到的朝方行动来看,她的地位没有丝毫变化。可以看出,金与正将继续全权负责朝鲜对韩及对美事务。美朝双方当前都对召开首脑会谈持否定态度,在实务会谈中讨论朝鲜安保的核心,即放弃核武存在明显局限。为促使美朝对话取得进展,有必要考虑推进美朝“二号人物”,即金与正和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之间的高层会谈。

原标题:《金与正讲话谴责美韩联合军演及美韩如何应对》

作者:美国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研究员、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郑成长

译者:多维新闻 许嘉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