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会谈|港媒:中央军委国际办给建议 美方为何避开[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高层会晤两天三场,双方分歧从画面可见一斑(请点大图浏览):

+2

对中美阿拉斯加高层会晤,中方的措辞似乎比美方更进一层;从人员力量安排上,港媒引述消息人士透露,中共中央军委负责外交的部门人员不仅到场,还给出了顾问支持,促成了双方的共识;那么美方为何不愿承认这一层面的交流?

香港《南华早报》北京时间3月23日发表题为《解放军为何在中美阿拉斯加会谈出现》的文章引述军方消息人士说,数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方面人员参与并在高层会谈中发挥了重要的支持作用。

这是其中一层作用,消息人士称,解放军在会谈中存在也传递了讯息,北京想与五角大楼建立更好的关系。

3月18日与19日中美阿拉斯加三轮会谈,中国军方在场,在他们给出的顾问支持之下,北京与华盛顿在多方面的安保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南华早报》引述中国军方人士透露,这种人员力量的安排证明北京渴望让对话升级为战略对话,以达成阻止出现意外性的军事冲突的目标。

3月18日中美阿拉斯加会晤,杨洁篪布林肯火力全开互斥一幕(请点大图浏览):

+2

文章引述这名消息源说,中国军方在场,针对阿富汗、伊朗、朝鲜以及在台湾海峡、南海问题,都给出了建议,以防止出现意外性的军事冲突。

“中国外联、外交部是占据会谈主导位置的,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也派出了数名官员做现场支援。”这一办公室是中央军委专门负责监督军事外交事务的部门。

“解放军在阿富汗、伊朗、 朝鲜局势方面是发挥了作用的,在这些领域,中国、美国的利益存在着交集。”

文章指出,通过一带一路计划,北京对喀布尔的经济、安保支持都在加强,因此可以说,中国对阿富汗局势的影响力在日益增长。

塔利班与美国在就《阿富汗和平协议》谈判、划分权力,美军计划在5月1日撤军;但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政府对此未置一词。

这名军方消息源补充说:“美国担心其他大国如中国、俄罗斯在美军撤退后入主这块军事、经济权力真空带。但北京对代替美国在阿富汗、中东的角色并不感兴趣,这一点意味着中美在这一地区的问题上是有合作空间的。”

“数名解放军人士在阿拉斯加会谈的存在,另一层用意是展示中国军方愿同美国对应部门培养军方到军方的、更好的双边关系。”

这名军方消息人士还透露,中方代表团提出了重启军方高层沟通渠道、避免发生意外性的军事冲突的可行性建议,毕竟在中国东海、南海附近海域,两军都增强了武装行动的活跃度。

两方的高层军事对话机制组在2020年11月停止了沟通,当时解放军缺席了一场与美国印太指挥部首长的视频海事安全会议。

解放军首个蜂群无人机杀器48管齐发(请点大图浏览):

+4
+3
+2

从美国国务院官网消息上看,布林肯确实在专题记者会上发表声明、谈到共识时提到:“在伊朗、朝鲜、阿富汗以及气候议题上,双方的利益得以交织在一起。”侧面证实了双方在安保层面的交流。

但在“战略对话”的定义上,中美未能达成一致,中方官媒所有通告都使用这一说法“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反观美方从白宫到国务院再到主流媒体,都没有使用到“战略”一词,只有“高层对话”一说。

美国卫星聚焦运20登陆永暑礁(请点大图浏览):

+3
+2

《南华早报》引述美国国防部前任官员、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汤普森(Drew Thompson)分析认为,北京对阿拉斯加会谈的定位立意出发点仍然是国内民众,与此同时,美国更愿意把注意力放在更广泛的战略问题上。

这位专家认为:“可以理解的是,拜登政府对展开具有阶段计划性的、结果却只带来长篇大论而没有实际效果的、给国内观众播放的会谈不感兴趣。”

不过也有其他的解读说法,《南华早报》引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指出:“问题是看起来双方领导层似乎都有其他的政治日程”,要比重启高层军事对话机制重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